踏入雪姬房的瞬間,眼中只見到那抹白色身影,背對著,矗立在水之間。

 

  心中猛地狂跳,我不顧一切直奔而去,躍入水中,濺起了一波浪花,溼了眼前的視線。水深直達胸口,幾乎沾濕了全身,卻毫不介意。一步步緩緩走到他身後,然後用盡全身的力,緊緊將他給抱住。

 

  「洛,我回來了!」緊貼在他身後,我哽咽道,貪戀似地靠在這有著最熟悉的溫暖、最熟悉的氣息上。

 

  眼中的淚水完全止不住,也不需要了……任它落吧……

 

  卻在轉瞬間,立刻對上了他的絕美容顏。我倒吸了一口氣,卻發現手臂和腰際都被他給緊緊攬住,而且還有彷彿不屬於他的灼熱氣息……

 

  他卻仍不發一語,藍眸中像是有著什麼在燃燒。

 

  我楞了,他從來沒有這樣子過啊!該不會是這一年讓詛咒有什麼改變吧?我隨即緊張地開口:「洛──你沒事,要不要立刻解……嗚……?」

 

  話語卻完全被封在唇中,連同我的思緒也一起紊亂。

 

  只知道我的雙眸撐得圓大,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絕美臉龐,還有像是轉為火紅的藍眸,發愣……

 

  片刻,唇分,臉卻仍貼在一起,隔不到幾公分,可以很輕易地感受到他吐出的氣息,我隱隱約約見到他眼中的熾熱。

 

  我臉頰完全漲紅,卻想佯裝無事地道:「洛,你是不是怎麼……」

 

  「閉眼!」他的聲音不再從前的溫潤,反而帶著些微的沙啞,對我命令道。

 

  一聽到他的聲,我根本無法思考,只能順著他的意思。一閉上眼,眼前一黑,溫熱的唇再度貼上,比最初的蜻蜓點水、甚至比剛剛更狂熱。我無法反抗,只能用著本能去回應。他更收緊了摟住我的腰,讓我們更緊密地貼在一起……

 

  他身子突然朝我這壓來,我腳步一個不穩,整個跌入水內,人沉入水中。他卻適時地一手環在腰際,一手置在我腦後,唇仍貼緊著,帶著溫柔。

 

  水流在我周身流動,宛如輕輕潤拭著我的身。

 

  耳中若有似無地傳來了那輕盈溫柔的樂音,一點一點……滲入心底。

 

 

月が 揺れる 鏡に

震えた 心

星が 流れ こぼれた

柔らかい 涙

 

月光在鏡中閃爍,

震盪著心靈;

流動的繁星灑落,

猶如溫柔的淚滴。

 

 

素敵だね

二人手をとり 歩けたなら

行きたいよ

キミの街 家 腕の中

 

多美好啊!
如果兩人能夠攜手同行。
只想和你在一起,
攜手漫步在屬於你的街道上……

 

 

その顔

そった触れて

朝に溶ける

夢見る

 

撫摸你熟悉的面容
恍若清晨美好的夢! ──《FFX 素敵だね》

 

 

  睜眼,對上亞洛飽含柔情的藍眸,我臉頰紅了紅,低下頭,癟著嘴囁嚅說:「我回來了,你都沒有回答我。」

 

  只聽見他輕輕一笑,熟悉的溫潤口吻說著:「歡迎回來。」腰間被輕輕一摟,我整個身跌落在他幽草清香的懷內。

 

  掙了掙,發現根本掙脫不開,索性放棄,轉頭斜看他的臉,我頓了頓,深呼了口氣,輕問:「洛,為什麼會是我?」

 

  他閉上了眼,好半晌,再看向我後,藍眸中深情又認真,讓我心中一震,更有股說不出的心痛壓在心頭。

 

  「其實最初,我對妳是有戒心的。可是在照顧妳的那段期間,妳一次又一次地說著彷彿天馬行空的東西,眼中的純真,閃著晶亮的光芒,讓我的戒心一天天剝落。然而到了該分別時,妳毫不畏懼地直接在手臂上劃上一刀,看著流淌而出的血,我內心竟興起了不捨的情緒。」

 

  我傻傻地嘿嘿一笑,伸起了那隻手臂,「沒什麼啦!因為有你,所以沒留下一點疤痕啊……」

 

  他頗為不贊同地皺了皺眉,卻又像挾藏了心疼。「然後最震驚的是在那個晚上。」我了然地笑了笑,風雪之夜嘛!「被看穿的瞬間,我差點想把妳殺了。」我身體一抖,不是吧?哪這麼嚴重?

 

  他笑著摩挲我的頭,「妳想我現在捨得殺妳嗎?」不待我回應他又繼續說下去:「當時的我根本算是懦弱,不願面對、不願爭取,只會逃避。我想逃出王宮,是因為明白大哥想當上國王,所以我退讓了。直到遇到夏勒,我才有這麼點想守護的東西,就是想永遠逃脫王宮的束縛,和他一起。但是卻還是抓不清、摸不著。」

 

  「直到妳那番話,才真正地讓我確立心中的想望,也就是『逍遙遊』的意義──逍遙永世,相伴左右。蒼穹之下,自在遨遊。不是犧牲了誰而得到自由,而是沒有束縛的自在暢遊。」

 

  我心中被重重地一擊……心中不斷反覆念著: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他微微苦澀地笑了,「可是還是太晚了,詛咒早已如枷鎖般,緊緊銬住了。」

 

  我內心一痛,有些蒼涼地說:「沒有犧牲、沒有代價……怎麼可能奢望著幸福?」

 

  但是……犧牲後卻無法幸福了呢?

 

  輕輕地顫抖,沒有十全十美啊!幸福怎麼可能這麼容易?

 

  「凌……」亞洛突然緊緊地抱緊我,緊到像是要將我融在他體內,「妳找到……解除詛咒的方法了?」耳畔傳來溫熱的氣息,帶著有些乾澀的口吻。

 

  我呆楞著,沒有回應。

 

  他深吸了口氣,像是在克制著什麼,一字一字,澀然說著:「不會是犧牲……」

 

  我心中一緊,毫不猶豫地轉身將唇貼上,封住他的話,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眼角……似乎有些溫熱,流淚了嗎?是誰的?是你的?還是我的?

 

  心為什麼會這麼痛?心還是我的?那為什麼會止不住疼痛?

 

  淚水滑到唇邊……是鹹的?是甜的?還是苦的?

 

  雙手緊緊環住他的頸間,不讓他有掙脫的機會。

 

  不准繼續說下去!

 

  對不起,我很自私!

 

  我寧願自己走,讓你們難過,也不讓你們任一人走,讓我心痛!

 

  對不起、對不起……

 

  我真的不想這樣,可是這是我找到,唯一的方法……

 

  我很無能!無能為力!一年間,找不到任何的方法能夠繼續實現諾言!

 

  對不起、原諒我……還有……

 

 

 

  幸福地活下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憶搖 的頭像
憶搖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