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暖流滑過,接著慢慢的、一點一點包裹住全身。彷彿被環抱在最溫暖的懷抱間,如此的舒適、安穩……

 

  倏然間,白光佔遍了眼前所有的視線,下意識地緩緩睜開雙眼,對上的是一雙澄透睿智、蒼老又和藹的臉。

 

  「姑娘,妳醒了啊?」眼前的老婆婆以親切的口氣輕聲道。

 

  怎麼突然覺得這種感覺,似曾相似?

 

  蒼老的容顏卻仍神采奕奕,一頭白髮整齊地梳往後腦,用髮髻挽起。

 

  我欲開口,喉頭卻乾澀的發不出聲。老婆婆見著,很靈敏地遞茶給我。我朝她感謝一笑,接過茶後將之倒入口中,乾澀感退了大半,雖還有一些,卻已經說得出話來。

 

  「謝謝。」

 

  又輕咳了幾聲,我打量起周遭。是一間相當樸素的小屋,空間並不寬敞,整間光線也不是很充足,但還是足以看清。我突然瞠大雙眼,竟然還有樹木生長到屋內,然後貫穿屋頂,延伸出去。而展露出去的樹枝正好替屋頂開了個洞,微弱的光芒就從那透入,灑落木製地板及誤入的枝幹,一閃一閃的……

 

  ……彷彿就如童話一般。

 

  我將視線轉回老婆婆身上,她僅是笑咪咪地看著我。

 

  「這裡是哪裡?我怎麼會在這裡?」我輕聲問道,內心有些惴惴不安。

 

  「姑娘不記得了嗎?妳似乎是順著海流漂到這座島──封印之島,是依諾正巧發現,救妳回來的。」

 

  我的腦中瞬間像敲了記響鐘般,震盪著。封印之島、封印之島,我聽過的,我有印象的,可是卻無法更明確的想出。我又換想其他的記憶,卻沒想到──一片空白!什麼也想不起來!我攤開掌心,迷惘著……

 

  我,是誰?

 

  「姑娘,妳怎麼了?」

 

  我回予她一抹蒼白的笑,「婆婆,我當初到這裡的情形是怎樣,可以請妳跟我說說嗎?」

 

  「姑娘,妳……」她瞧了瞧我迷濛的眼,欲言又止,而後才道:「妳是被依諾從東北方的海岸救上來的,當時的妳全身是傷,是我用夜昤花治療妳全身的傷的。」

 

  「夜昤花?」我楞楞地道,對這東西完全沒有任何概念。

 

  老婆婆淡淡一笑,「是封印之島的特有花種,草藥之一,具有治療……」她話還未說完,就被一聲木門敞開聲而截斷。

 

  「莘蘭婆婆,她醒了沒?」一道好聽的男音隨著腳步聲傳入,我隨之轉向入口處,只見他看到我的瞬間,似乎愣住了。

 

  他囁嚅了許久,才吞吞吐吐地說出了句話。

 

  「沒想到妳……很美。」

 

  我看向他,清秀的臉龐,半長不短的金黃髮絲很自然的輕揚,一身輕便簡單的裝扮,看起來很舒服。

 

  「啊,來的正好。」老婆婆,也就是莘蘭看到他,開心地笑了,然後轉過頭對我笑道:「他就是依諾,從東北海岸救妳的人。」

 

  我霎時不解地眨眨眼,既然是他救我的,那他怎麼像沒見過我的樣子?

 

  依諾朝我笑著,自我介紹,「妳好,我是依諾。那妳叫什麼名字?」

 

  「我……」只講了一個字,我無助地低下頭,細碎地輕喃著:名字?

 

  莘蘭突然道:「就叫作夜凌吧。」我抬首,對上她親切和藹的笑容,眨了眨眼,茫然之下點點頭。

 

  應該是因為我是用「夜昤花」所救的吧?不過我卻也對這個名字有些微的觸動。

 

  我轉向依諾,淡笑,輕道:「就叫我夜凌吧。」而且說不定真的誤打誤撞,我原本的名字真的是這樣?他對上我的臉,卻似乎不敢接觸我的眼,有些羞澀地點點頭,雙頰還有些微紅。

 

  「依諾,我看你就帶夜凌逛逛,順便認識一下島上的情況吧!畢竟人可是你救回的,就要負責照顧她。」莘蘭瞇起眼笑了,笑容中似乎藏著一些含意,「記得夜凌才剛清醒,要小心一點啊。」

 

  「唔……好。」他有些不自然地回答後,轉過來朝我靦腆一笑,「夜凌,走吧。」

 

 

  一踏出,迎面而來的是一整片青綠的場景,草木扶疏,綠意盎然,樹木高矮不一,有些樹木上還開著散出螢光的花,而幾棟木屋零散坐落在這之間,沒有什麼規律,淡薄的陽光輕輕灑落,是一種完全襯托出自然的美感,悠然自在,帶著生命力的美好光景。

 

  我不由得讚嘆:「好美。」

 

  依諾看著我驚訝的神情,輕輕地笑道:「這裡是封印之島東部的東南方,是全島唯一的人群聚集地。不過說聚集也有些誇張,島上的人並不多,所以每個人的感情都很好哦。」說著說著,正好有人走了過來。

 

  「唉呀,依諾!」一道硬朗的中年男音直直傳來,緊接著我察覺到打量的目光,「這小姑娘是誰呢?好像沒見過面啊。」他語帶疑惑,只是詢問,毫無惡意。

 

  「瑪齊大叔,她是我那天救回來的,叫做夜凌。」依諾適時的介紹著。

 

  我順著依諾的話,朝瑪齊微微欠身,笑道:「你好,我是夜凌。」

 

  「啊……」他看到我的瞬間倒抽了口氣,眼光突然變得驚訝,但卻又一閃而逝,隨即笑著說:「真清靈脫俗的小姑娘,不但如此,還很有禮貌呢。」他善意地摸著我的頭,像長輩對小孩的那樣,隨即又轉向依諾,「你若有夜凌一半的禮貌就好啦!」瑪齊語閉後還大笑三聲。

 

  只見依諾無奈的苦笑,默默地嘀咕:「我什麼時候不禮貌啦?真是。」

 

  「哈哈,我先走一步啦,去和惡魔兄妹串個門子。」瑪齊語閉後,瀟灑的離去。

 

  我低下身,抬頭看著垂著頭的依諾,抱著一點惡作劇的心情,偷偷戳了一下他白皙的臉,「怎啦?瑪齊大叔只是開玩笑的,真的生氣了?」他的臉瞬間由白轉紅。

 

  「妳──」退了一大步後,他漲紅著臉看著我,爾後無奈地羞窘撇過頭,「沒有。」

 

  真的好容易臉紅呢!──這是我的結論。

 

  不過……還是別這樣玩吧,若是真玩到了心,我負擔不起的。眨了眨眼,為什麼我會這樣想?

 

  摸著胸口,更摸到了凸起的觸感。拿起,是條項鍊。握緊鏈條,心中像早已滿了般,腦海中猛地閃過一抹美麗的藍眸,帶來的是一陣心悸。

 

  是幻覺嗎?還是……過去的曾經?

 

  撇撇頭,我轉移話題笑問:「剛剛瑪齊大叔說的找惡魔兄妹串門子,是什麼意思啊?」

 

 

 

  像是下意識地……明白什麼是自己不該放縱的。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