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惡魔王子和公主聊天啊,不過我想瑪齊大叔大概是想跟王子哥聊聊男人的羅曼史。」依諾解釋著。

 

  我卻懵了,聊天?是真聊天還是以聊天之名行殺戮之實啊?

 

  依諾似乎是察覺道我的迷茫,又解釋:「是真聊天,我們封印之島上,人類和嚕啦族完全不會互相敵視,甚至和樂融融呢!」他笑著,帶著一絲驕傲。

 

  「其實我很難想像希爾特大陸上,人類與嚕啦族互相交惡的景象,而且這些我都只是從莘蘭婆婆那聽來的。在我印象中,只有妖精女王帶著花仙子姊妹在春天讓百花齊放;惡魔王子與公主偶爾的惡作劇,心地卻還是很善良;紅瓢蟲到處兼差,為了胡一口飯吃。明明嚕啦族和人類可以這麼相處,為什麼要毀了其中一方?」

 

  我淡淡地笑了,「我也這麼想,何必要互相傷害呢?」

 

  依諾看向我的眼中有些訝異,然後很溫和的一笑,「妳好像真的不太一樣,還是莘蘭婆婆太誇大了呢?」

 

  啞然失笑,我……

 

  腦中一頓,我從前是這麼想的嗎?還是因為失去記憶?

 

  記憶……我真的要放棄從前的曾經?

 

  心中有些顫抖,像是有股力量要我不許放、不可以放,那些回憶……

 

  「夜凌、夜凌?」

 

  直到肩膀被輕輕拍了一下,我才察覺到依諾在叫我。

 

  「怎麼了嗎?臉色有些蒼白呢,要不要緊,是不是累了?」他看著我,眼底有藏不住的擔憂。

 

  我堪堪地搖搖頭,勉強地笑著說:「我沒事。」

 

  話鋒一轉,我又問:「那為什麼會稱作封印之島呢?是封印著什麼?」

 

  依諾蹙著眉,頓了頓,「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或許問莘蘭婆婆會清楚一點。」

 

  我頷首沒有繼續深究,只是隨便問問的,也沒一定要有個答案。

 

  「不如還是先回去吧,妳好像真的累了,順便問問莘蘭婆婆這事。」依諾說著,順勢拉起我的手,我縮了縮卻仍被緊握住,無奈地默默垂下眼瞼,手沒有再反抗。

 

 

  「封印之島封印著什麼嗎?」莘蘭又一次將依諾所說的話重複一遍,瘦骨嶙峋的手挪移到桌上端起茶喝了幾口,輕道:「你們曉得伊琳與貝里的關係吧?」

 

  依諾順著莘蘭的問話答道:「貝里是由伊琳的影子所誕生的,兩者互相對立著,卻是同生。」

 

  我聽著,意外地還記得這些事,看來並不是所有的記憶完全消失,有關知識技能方面的應該都還記得才對。

 

  「沒錯,然而希爾特大陸的歷史中,祂們各選擇一種種族守護。伊琳選擇了人類;貝里選擇了嚕啦族,而兩種族彷彿繼承了祂們的意志不斷爭鬥著。」

 

  「可是……我們封印之島並……」

 

  「這正是我所想講的重點。」莘蘭見依諾急著反駁,無奈地適時打斷他的話,解釋著,「其實我們封印之島是封印著不同於希爾特大陸的歷史。」

 

  「據說,在伊琳中的創世之神──瑪璐尚未誕生前,先誕生的是『一對』不屬於伊琳或者是貝里、更為強大的存在──庫洛和希蘿。然而這兩位神祇卻在幾百幾億數不清的歲月中相戀了,虛空的伊力歐斯盛怒之下將兩神祇給摧毀,卻意外地讓祂們的碎片掉落到希爾特世界裡。之後才是伊琳瑪璐的誕生,希爾特的歷史才就此起步。」

 

  莘蘭又笑道:「而我們封印之島,似乎是封印著祂們的碎片,人類和嚕啦族受到祂們的影響才和平共處的。」

 

  「這是真的嗎?」依諾金黃的眸瞳閃著幾分憧憬。

 

  莘蘭又喝了口茶,笑道:「是真是假我也不曉得,不過可以說是神話。」

 

  「不只是神話……」

 

  「夜凌,妳剛剛說了什麼?」依諾聽聞著細微的聲音轉過頭來朝我問道。

 

  我無辜地眨眨眼,「啊?沒有啊。」

 

  輕輕地撫著雙唇,我剛剛是……

 

  猛然間,外頭變得有些嘈雜,像是發生了什麼騷動般。

 

  「外面好像發生了什麼事……」依諾將視線轉向外頭,透過窗戶所能看清的景象,幾乎都被茂盛的青綠給佔據,實際上根本什麼也看不清。

 

  就像是要驗證依諾的話,下一秒,就聽見拍打木門的撞擊聲,以及有人驚慌失措的聲音:「莘蘭婆婆!依諾!你們在裡面嗎?」木門在聲音傳遞完的瞬間被敞開。

 

  站在門邊的是名褐髮男子,年紀約二十五上下,此時此刻他的冷汗如雨滴般不斷墜落,倉皇的神情盯著我們,嘴中卻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

 

  莘蘭蹙起眉頭,眼中止不住疑惑及擔憂,「派司,冷靜點,怎麼了?」

 

  被稱為派司的男子,喘了幾口氣,吼道:「惡魔公主和王子攻擊了瑪齊叔!他剛剛死裡逃生,拖著重傷回來!」

 

  「你說什麼?」莘蘭一聽,原本就佈在臉間的皺紋更深,雙眼瞠地圓大,接著她毫不猶豫地拖起行動都有些緩慢的蒼老身段往外直奔而去。

 

  我們也緊跟在莘蘭身後。

 

  路途間,依諾帶著抖音開口,言語間滿是難以置信:「派司哥,更詳細的情形是什麼樣子?」

 

  「我也不是很清楚,就只知道瑪齊叔拖著重傷的身子勉強踏回,然後說著:『他被惡魔公主、王子攻擊』就撐不住而倒下了。」

 

  沒有多久,就來到一間同樣為木製所搭建起的屋子前,不同的是那裡擠了一小群人,各個眼神藏不住擔憂。

 

  「莘蘭婆婆來了!」突然有人大喊道,人群瞬間讓出一條路。

 

  莘蘭拖著身子一步步走入,我卻在那條人群所切開的路前止住了腳步。一瞬間,彷彿如坐針氈一般,各種猜疑的視線不停在我身上駐留。

 

  突然間有人道:「她是誰?」那個她,毫無疑問指的就是我。

 

  依諾原本望向屋內的眼因為這句話而轉了過來,並一步步地走近我。

 

  「她就是上次我所救回來的人。」

 

  一瞬間,聽到了倒吸口氣的聲音,還有奇怪的視線在我身上徘徊,像是猜疑著我的身份及目的般。

 

  此時,他們是他們,而我……是我。

 

 

 

  彷彿是兩種不同世界的人。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