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著首,努力想要忽視那些如同針刺般的視線,卻還是辦不到。

 

  太過灼熱、太過扎人了。

 

  「為什麼會有外人進得了這座島?」猛然間有人道出,聲音不大也不小,正好傳遍了這整個範圍。也因為這句話,除了待在木屋內的莘蘭和重傷的瑪齊,其他人的視線全都放到這邊來。

 

  閉上眼,握緊拳……還是有人說出──「外人」這兩個字了。

 

  也是,我本來就不屬於這座島,這塊地方,外人是很正常的稱呼,不是嗎?

 

  「她……不是外人。」依諾如蚊蚋般的聲音彷彿不存在,卻還是傳入我耳裡。

 

  心理不禁升起了一股嘲諷,並不需要為我解釋的,那人說得本就是事實。我一點也不了解這裡,何來的理由說我屬於這?

 

  輕輕地扯動嘴角,緩緩抬起頭,「嗯,謝謝這陣子的照顧,請問該怎麼離開?」以極其冷淡的口吻道著,卻理不清內心的情緒為何。

 

  不捨?不過只是一天的時間,還不到這種地步。若真要說,或許是孤獨吧?

 

  孤身一人……嗎?

 

  「……夜凌。」依諾似乎有挽留的意思,卻只是喊了我的名字,沒有說出。

 

  我朝他淡然一笑,然後以恰好的音量道出:「沒人知道嗎?那很抱歉可能要待到莘蘭婆婆結束治療,或許她會知道。」語閉,我轉身走離他們,與他們保持著適度的距離。

 

  依諾怔楞地看著我走遠,沒有跟上,眼神卻也沒轉開。

 

  身子輕輕倚靠著樹身,閉上眼,無奈地自嘲一笑。這裡很美,卻不是屬於我的場所。原先真的有想過在這裡生活下去的,掙扎地想過放棄記憶在這裡活下去……看來也沒必要了,既然我是個不受歡迎的外人,那麼就離開吧。

 

  回到希爾特大陸尋回記憶,還有找回……我是誰。

 

 

 

  莘蘭拖著略為癰腫的身子緩緩步出,其他人見治療結束,紛紛上前詢問情況。

 

  「瑪齊大叔情況怎樣了?」

 

  「暫時沒問題,現在只需要靜養就行了。」莘蘭有些疲憊的眼淡然笑著。

 

  「那真是太好了!幸好沒什麼意外。」

 

  ……

 

  我則同樣待在角落,靜默。

 

  真的很像兩個世界的人啊,他們是一群相處融洽的群體,而我是個意外漂流到這的外人。他們的喧囂就愈顯我的寂靜。

 

  我從前也曾經有群很好的夥伴嗎?還是一直、一直是孤身一人?

 

  若是真的有夥伴,我的失蹤會令他們傷心難過嗎?

 

  他們會一直找尋我、還是選擇放棄?

 

  若是一直尋找著,那麼我選擇放棄從前,不是太自私了!

 

  「……夜凌。」

 

  莘蘭的聲音猛然傳來,我抬起頭才發現所有人都將視線放在我身上。

 

  「妳想繼續留在這裡嗎?」

 

  我訝異的微瞠大眼,聽著莘蘭溫和的語調,再轉向依諾他期盼的眼。現在是讓我自己決定自身的去留嗎?

 

  方才其他人的尖酸來自於自己群體內有人受傷,而剛好有外人在這時來到這地方,才會引起強烈的排他性。剛剛也許是莘蘭和依諾幫我說了點話,才會讓我決定該去該留。

 

  若是上一刻以前,或許我會有些掙扎,但是如今……

 

  我搖了搖頭,淡笑道:「我要走。」

 

  就算沒有人在等我、沒有人在尋找我,我也想找回過往的一切。人的各種情感個性是從過去中慢慢累積而來的,我不想放棄記憶、不想放棄!就算我待在這裡能夠過的閒適安穩,也會在午夜夢回間感到空洞,為了空白的缺頁而心升空虛,甚至會為了是否有人在等我而感到罪惡、無所適從。

 

  這些絕對不會是自己想要的!

 

  所以我要走,而且……非走不可!

 

  「是嗎。」莘蘭僅僅是回給我一抹淡笑,沒有強求、沒有挽留,反而有股平靜卻強韌的力道支持我。

 

  依諾眼中反倒挾藏了許多不捨得情緒。

 

  呵,就在此斷了會更好吧?我撇過眼不再看他,「莘蘭婆婆,那麼請問該怎麼離開?」

 

  「離開……恐怕還得等上三天,月圓漲潮時才能走。」

 

  三天嗎……「那麼不好意思,可能還要再麻煩三天的時間了。」我鞠躬,誠摯地對莘蘭說道。

 

 

  仰望著遼闊的浩瀚星海,我坐在泥土地上,身子靠在樹根旁,任憑夜風輕拂著飄揚的髮絲,佔了眼前的一些視線。

 

  「夜凌……」夜風傳遞著依諾的話語,兩字,像藏著不捨。「妳真的要走嗎?」輕柔的嗓音中是挽留的情緒。

 

  我輕撥了一下髮絲,無焦距的看向遠方,「嗯,要走。」平淡地說著,卻是堅定無比的意念。

 

  「為什麼不留下?」依諾似乎是聽我這麼堅決的口吻,語調變得有些激動。

 

  我轉頭看向他,笑道:「那麼給我一個留下的理由?」

 

  他雙唇開開合合,卻總說不出個話來。

 

  我身子往旁邊一倒,躺上有些草綠清香的綠地上,「這裡很美,說真的我很喜歡這裡。」我抬起雙手用掌心捧起夜空中閃爍的星,又隨即放下,「可是我並不屬於這,這裡沒有我熟悉的事物。」想了想,苦笑,「雖然我這個連自己名字也不記得的人談熟悉很奇怪……」又思考了會,才續道:「這麼說吧!我不願放棄過去的回憶,我想要追回,所以我不能待在這裡!」

 

  沉默了半晌,依諾的聲音才傳來:「那若記憶是會令妳痛苦的呢?」

 

  痛苦?我又何嘗沒想過。可是……

 

  「若是想這麼多,因而錯過了更重要的事物呢?」雙手往左右一擺,伸得筆直,像是投入這星海中,「所以我選擇弄清所有事情的真相,我不想在閒適卻渾噩的方式下活著,就只是這樣。」

 

  下一秒,依諾竟學著我的方式躺在我的另一邊。

 

  「那麼……妳會再來嗎?」

 

  我楞了半秒,怎麼來?噗哧一笑,我笑道:「難道要我再昏倒一次,然後漂來讓你救嗎?」

 

  他突然爬了起來,俯視著我,「若是妳來,無論什麼方式我也會去接妳的。」

 

  我眨了眨眼,「即使從天而降?」

 

  「那我就接住。」

 

  「你手會斷掉的啦……」

 

 

 

  僅是想尋回過往追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憶搖 的頭像
憶搖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