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然間,地面上像是起了什麼騷動般,產生了微幅的振動。我蹙起眉,將耳貼近泥土地,隱約間聽見了細微的稀稀唰唰聲。

 

  「好像……有什麼在接近。」我仍舊貼在地面上,感覺到聲音愈來愈大,愈來愈靠近,腦中一滯,我隨即吼道:「依諾!快去和莘蘭婆婆說,有東西在接近,不太對勁!」

 

  依諾聞言,臉色有些微楞,便立刻奔回村內。

 

  爬起身,我瞇起眼望向一片漆黑的另一方,莫名的煩悶壓在心頭,感覺上這騷動很不平常,而且似乎真的是……因為我而來的。

 

  夜風輕輕吹拂,全身的每一吋細胞都緊繃不已。突然一雙紅色視線從黑暗間突刺而來,我竟然可以很輕鬆的看清昏暗中的場景──是一群嚕啦族直衝而來,不見單純的眼,只有嗜血般的視線,更散發出肅殺之氣。

 

  這是……!

 

  不妙,這樣下去村子會全滅的!

 

  下意識般地,我腳步輕輕一點,身子竟以奇特的步伐,如鬼魅地往大群嚕啦族接近。然後一個迴身,有如自然反應般,迅速道出一連串禱文,接著一聲:「聖光!」從地面上浮現了刺目的白色光芒,成功地喝止住一部分的嚕啦族。但那白光卻不是純粹的白,而是攙雜著些許的黑,如混沌般的矛盾存在。

 

  恰好趕上這一幕的莘蘭看著光芒散去,以無法理解的視線緊盯著我,像是自喃了什麼話語。

 

  那群嚕啦族似乎因為我所使用的聖光而不再靠近,反而緩緩地離開。

 

  我的一隻手貼著地,一隻手壓住心窩,半跪著,斗大的汗水傾瀉而下,忍住體內那莫名暴動的能量。

 

  「夜凌……妳沒事吧!」依諾見著,著急地蹲在我身旁,擔憂地看著我。

 

  大口地喘了幾口氣,強烈的痛楚讓我不住顫抖起來,吃力地搖搖頭,從齒縫中使勁地道出:「大概……沒、事。」

 

  「依諾,你先去一旁。」

 

  突然一雙溫暖的手臂包裹住我的全身,我看見莘蘭嶙峋的手輕輕地環住我,手臂間散發出溫煦的光芒,我體內刺骨的疼痛像是被抑制,又像是意識正慢慢模糊,竟感到不是這麼痛了……

 

  我大力地喘著氣,接著視線完全被模糊給佔據,身子一軟,完全地失去意識。

 

 

  ──我,冰凌,在此發誓,在我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日子裡,絕不會做出任何傷害亞洛以及夏勒的任何行為,否則將永遠存在於黑暗之中,不、得、反、悔!

 

  只見肉色的手臂上,迅速地劃過一條很深的鮮紅,血紅慢慢地淌出。

 

  ──下次,不允許再這樣隨便的傷害自己!知道嗎?

 

  責怪的溫柔嗓音中,像是藏著不捨。

 

  ──真是個只會惹麻煩的笨蛋。

 

  如諷刺的話語間,卻是淡淡的關心。

 

  ──吾乃至尊之王也!人類懂什?

 

  王者般的高調,實際上卻是孩子般的心性。

 

  ……

 

  ──我說,這是永世的牽絆,不管怎樣,我賴定你們了,誰都不許走──!

 

  ──我說,我寧願永遠陪在你們左右,一輩子都不想放手,這場永世遨遊!

 

  ──我說,我願意永生守候,不離不棄,只為與你們相伴左右!

 

  ──吾說,逍遙遊是什麼鬼東東?吾只想吃遍天下,無敵手!

 

  ……

 

  「夜凌、夜凌……」虛無飄渺的音像是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恍如另一個世界般。

 

  夜凌?我不叫夜凌啊!我明明是……!

 

  白光覆蓋了所有的思緒,眼簾一睜,眼前所見的是依諾擔心的神色。

 

  「妳怎麼了?剛剛妳突然哭了起來,是夢見了什麼嗎?」他有些緊張地問著,我卻只是茫然地默默撫著自己的臉頰。

 

  我……哭了?

 

  指尖在眼角處摸到了溼潤的觸感,慢慢的下滑,果然有流淚的痕跡。

 

  好半晌,輕輕地垂下眼簾,「我不知道。」我悶聲道,心底更彷彿有讓人喘不過氣的大石壓著,閉上眼,竟有股酸楚莫名湧上,像發了瘋似的,我用力地搖著頭失控地大吼:「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丟失了什麼,究竟夢見了什麼。

 

  曲起膝,手臂抱住膝蓋,並將臉深深埋沒在自己的兩臂間,任由眼淚默默地沾濕白皙的手臂……

 

  「出去……」我輕輕地低喃著,像是發洩般地遷怒,卻只是不希望自己的淚水被人看見。

 

  「可是……」依諾猶豫的話語被我立刻打斷。

 

  我低叫:「出去!」將環住膝的力道抱得更緊,我不可喝止地大哭起來。

 

  指尖嵌入肉裡,卻不及內心痛楚的千萬分之一。

 

  想不起來、什麼也想不起來!為什麼會忘記?不該忘記的啊!

 

  不能忘的啊!

 

  像是自責、卻更像是對自己的悔恨!明明……是很重要的,卻失去了……

 

  很重……要?我猛然一震,即使無法記得夢中的景象,心底卻深知那是很重要、很重要的片段,絕對不允許放棄的。

 

  是的,絕對不允許!

 

  既然連心也是這麼告訴自己的,夢中甚至交疊出影像,代表某處一定還殘留著記憶。

 

  而且不也早就決定了要尋回記憶了嗎?

 

  將深埋臂中的臉給抬起,恰好與莘蘭的視線對上。

 

  「平靜些了嗎?」她柔聲問道,我輕輕地頷首回覆。

 

  見我眼神歸於平靜,她輕問:「夢到了……回憶?」

 

  「應該……。只記得,很重要、很重要……但卻連半點片段也沒印象了……」我細細地呢喃著,語氣有些洩氣。

 

  莘蘭聞言後,輕輕一笑,卻很溫暖,「既然很重要,那麼就找回來吧。」

 

  「嗯!」我頷首,莘蘭的掌心撫上了我的頭。

 

  「不論何時,遵從自己心的方向,一定能夠找出路的。」她又頓了頓:「今天就是滿潮日,這是妳待在這的最後一天了,去逛逛吧,希爾特大陸很難再見到這些景觀了。」她暖暖地一笑,拉起我。

 

  我昏睡了……三天?我訝異了幾秒後,笑了笑,走出木屋。

 

 

  「已經開始了嗎……」莘蘭坐在木椅上,輕輕地闔上眼,「究竟會毀滅?還是會歸於平靜?」

 

  「徒弟啊……你找得到……她嗎?」緩緩睜開眼,無奈地自喃著:「既定的命運,果然不可能改變?」

 

 

 

  齒輪重新轉動。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