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不知不覺地回到了這裡……」

 

  緩步走下馬車,寒冷冰氣瞬間襲來,縮了縮身子,一絲絲冰晶落至攤開的掌心。看著冰晶,輕輕一笑,這笑容摻雜著感念,卻更多的心酸。

 

  「姑娘!妳孤身來到這不要緊吧?最近這裡的嚕啦族頻頻重生,妳一個人……」馬車中傳來了馬夫擔心的話語。

 

  我撐起笑容,截斷他的話:「不要緊的!我一個人可以的!」

 

  手中的冰晶緩緩融化,積聚成剔透的水滴,手一低,悄然滑落。

 

  即使一個人也是可以的……。我不斷地反覆呢喃。

 

 

  腳步輕輕一跨,彷彿進入不同的世界,外頭的冰冷更凸顯裡頭的火熱。雪山礦村的小小酒吧間,坐著好幾群冒險團,不同於外頭,冰冷毫無生氣。

 

  我孤身緩步走進,直走到吧台前,「麻煩一杯溫牛奶,謝謝。」語閉後,我坐定身,閉上眼。

 

  思緒不受控制地奔騰,直到酒店老闆將牛奶送到我眼前,才回過神。

 

  雙手輕輕地環住裝著乳白液體的玻璃杯,透來了溫熱,嘴角卻不禁苦笑,或許我該讓自己忙碌點才不至於胡思亂想?

 

  靜下心,思緒平靜,周遭仍舊吵雜,卻在雜亂間聽見了關鍵字句。

 

  「……逍遙遊……」

 

  逍遙遊?我心一震,又更傾心去聽。

 

  「就交給我們逍遙遊吧!」

 

  清楚聽見一名陌生女子的話語,我不禁轉過頭看去,接著見著的是容貌大約中上的女子揚聲說著,雙眼透出自信與些微的驕傲。

 

  而他的身旁確實也坐著兩位男子,長相並不突出,其中一人總是維持著適度的笑容,而另一人則如冰山般,不苟言笑。

 

  看到這,一股怪異感從心底突起,接著是啞然失笑。就連「逍遙遊」,在這希爾特世界……也出現盜版貨了嗎?

 

  視線又再度一瞥,卻瞥見了女子懷中的黑球,不……是嚕啦族,我眼睛剎時驚訝的瞠大。

 

  是小黑!

 

  心中瞬間紊亂地無法思考,為什麼小黑會在這裡?牠為什麼會跟在這女子身邊?牠和這群自稱為逍遙遊的人又是什麼關係?而牠,又為何沒有跟在亞洛旁邊!

 

  我的雙唇啟了又合,卻吐不出半句話來。

 

  然而即使如此,我的雙腳卻不自主地移動著。

 

  停住啊!我心中用力大喊著,但是腳步仍舊繼續前進,直到走到那女孩面前。

 

  那女孩顯然是感受到我的靠近,轉過頭來,朝我禮貌一笑,問道:「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我……」我囁嚅了幾秒後,才道:「請問你們是逍遙遊嗎?」

 

  「是,就是我們。」

 

  我將眼神瞥向女孩懷中的小黑,牠一動也不動地待在她懷裡,就如同牠安穩在我懷中的情形一樣。我輕眨下眼,想制止住內心不斷翻騰的苦澀。

 

  「那個……請問我可以加入你們嗎?」我僵硬地問道,實在想不到其他台詞的情形下,我隨意問著,想讓他們認為我只是逍遙遊的崇拜者之一。而從前,我們這「正版逍遙遊」,是二話不說直接拒絕的。

 

  正打算接受他們拒絕的同時,那女孩竟然笑意變深,揚聲地說:「好啊!」

 

  「啊?」我驚訝地喊出聲。

 

  訝異兼無奈的複雜心理湧起,這時是不是該說:你們這盜版,盜的還不像!

 

 

  女孩領著我上了酒吧樓上的客房,手輕輕一轉動,門啟。我們四人進到裡頭,我隨意環視了一遭,很簡單樸素的環境,卻在掃過床舖上的瞬間愣住,竟然和當初的我相同──也是雷坎特之鎚,而她的旅行包上,更鑲著那屬於「逍遙遊」的團章,那只該屬於我們的……

 

  手下意識地緊握起。

 

  她隨意地在床上落坐,然後咦了一聲,順著我的視線看向自己的裝備。爾後聽見她的笑聲:「這是逍遙遊的團徽哦,可是爭論了好久才決定好的呢,都是『小黑』啦!一直吵著說要用牠的獨照!」她懷中的小黑仍舊沒有動作。

 

  你好歹有個動作啊!你平常不是很聒噪的嗎!那為什麼現在只會待在她懷中,一動不動!

 

  「啊!說得這麼高興都忘了說了,我叫做『日曦』,旭日的晨曦,然後……」她轉身指著始終保持溫和笑容的男子,「他呀!叫『菲夜』,妳可不能勾引他哦!不然我可是會生氣的。」說著說著,她將手勾在菲夜的胳膊,只瞧菲夜無奈地笑笑,就如亞洛對我的溺愛一般。

 

  原先陷入囫圇的思緒,被她的話語給一一喚醒,不禁同時暗罵著自己,卻也同時慶幸著:幸好……名字並不同。

 

  「而這個整天像冰塊一樣的死人臉,就是『亞茲』!」

 

  「誰像妳一樣這麼聒噪?」

 

  「啊!誰才和你一樣嘴巴吃毒藥啊,真奇怪你怎麼沒被自己毒死。」日曦語閉後,對著他吐吐舌。

 

  他們兩人一來一往,像極了我和夏勒的相處模式。

 

  為什麼?就連這些相處過程,也這麼地相像,甚至讓我都不得不懷疑……誰才是真實。

 

  胸口滑過一股苦澀。

 

  而這些,卻是如今的我,再也無法得到,只能在午夜夢回間,懷念著,思念著,以及……悲泣著。

 

  「不好意思哦,差點忘了這隻。」日曦歉然地突然對我笑道,拉回了我又再度走神的心緒,「而牠,就是我們逍遙遊的認證標誌──小黑。」

 

  抬頭。

 

  對上了牠渾黑的眸瞳。

 

  只聽聞了牠的一句話……

 

  〝汝,是誰?〞

 

  是誰?

 

 

 

  我,是誰?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