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間以後,我靜靜地躺在床上,思量著每一步,仍舊一夜無眠。直到房門發出了木板的敲擊聲,我才緩緩起身。

 

  門啟,第一眼見到的就是日曦燦爛的笑靨。

 

  「早安,夜凌!」她興奮地對我打招呼,如昨夜的一切從沒發生般。

 

  「早。」我順著她的話回覆道,內心卻禁不住苦笑,她這種個性到底還是讓人很難討厭她啊!若不是因為彼此的身份都還不明確,說真的,我並不想與她為敵的。可是這究竟是她原本的個性便是如此,抑或是演技這麼精湛,這也是一個疑問。

 

  「夜凌,今天我們要去一趟希爾特邊境,這是昨天接到的任務,任務內容是說:那裡最近似乎常有『妖』出沒,一身紫,而且動作流暢如鬼魅,人們發現他總是一閃而逝。但是已經有很多人看見,弄得人心惶惶……」日曦仍繼續說著她對這個任務的感想,可是我的思緒卻早已不在。

 

  妖……妖……一身紫……如鬼魅……

 

  我思緒紊亂,她說的,就是夏勒啊!

 

  去見他?我現在這樣,他認得出嗎?會被認出嗎?我整顆心劇烈震盪,完全無法控制地快速跳動。

 

  「夜凌!夜凌!」一隻手在我面前晃動,隨之傳來的是日曦擔心的話語:「妳不要緊吧?臉色好差,是不是怎麼了?」她將手輕輕放在我的額頭,我下意識地有些反抗,但又刻意克制住讓她覆住。從額間傳來的,是溫暖的溫度,我甚至感受到她真正的關心。

 

  我牽強地笑道:「我沒事。」

 

  日曦突然嚴肅地說:「妳現在怎麼看也不像沒事,這次的任務妳先別去了,等我們完成以後再回來接妳。」

 

  「呃?」我愕然地聽著,最後只得無奈地點頭。但卻也理不清心理是鬆了一口氣,還是失落……

 

 

  送走了他們以後,獨自在鏡前照著,看著鏡中的自己臉色蒼白,有些萎靡不振,還真的有幾分病態。

 

  猛然間,我腦中一頓。不是吧?小黑牠也跟去了,而去見的毫無疑問就是夏勒,那麼那隻笨蛋,該不會把我還活著的事告訴夏勒吧?

 

  愈想心中愈加惴惴不安,我刷地站起身,衝出房門,他們也早已離去。內心不禁有些自嘲,自己去了又如何?又如何?

 

  順著扶手慢慢地走下樓,微微苦笑地搖搖頭,出去喘口氣吧,我腳步一跨,步出酒吧。卻在正要踏出的那一瞬間,手腕被猛地拉住。

 

  我反射性地轉過頭,映入眼裡的竟然是……

 

  ──塔斯。

 

  「妳……」

 

  「你……」

 

  我微微苦笑,該認?不認?

 

  他遲疑地看著我的臉,然後抱著歉意地道:「不好意思好像認錯了,妳很像我曾經的一個朋友。」

 

  我的手微微一握,在他要離開的瞬間,我以輕微的聲音輕道:「你沒認錯。」

 

  他愕然地轉過身,不敢置信地看著我,最後吐出:「要來坐坐嗎?」這句話的隱話語無疑就是:能夠跟我們解釋嗎?

 

  我頓了頓後,才緩緩點頭。

 

 

  踏入這久違場所的瞬間,就迎上道狐疑的視線,我尋著望去,正是莎蓮娜。

 

  「斯,她是?」莎蓮娜眼中的驚訝表露無遺。

 

  塔斯將我完全推進房,然後關上房門,「如妳所想,是她。」

 

 

  莎蓮娜端了幾杯茶水出來,我心中暖暖的,淡笑:「謝謝。」

 

  「不用客氣!」莎蓮娜優雅地入座後,盯著我的臉,嘖嘖稱奇:「妳是冰凌?真的是妳?」

 

  我無奈地笑道:「是,我真不解為什麼你們都認得出是我?」

 

  塔斯坐在一旁,輕道:「是妳的背影,或者該說……是妳的走路方式。」

 

  我驚訝地瞠大雙眸,背影?所以跟臉是沒有關係的?想了想,似乎真是如此,帕米拉老頭認出我時,是看著我的背影,而小黑似乎是被我的聲音所喚醒的,完全沒有一個是見到我的臉而認出來的。

 

  「那時看著妳的背影就只覺得眼熟,然而加上妳走路的方式很特別,所以才會被我認出來。可是若我是先見到妳的面,我想我怎麼也不會聯想到會是妳。」塔斯又耐心地解釋著。

 

  聽著他的話,我又想起當初帕米拉認出時,是見著我的背影抱著狐疑地喊道,而我是原先就不打算隱瞞他,所以才直接承認的。

 

  我淺淺地啜了一口茶後,眼中有些深沉地道:「對了,我想問問看,你們對逍遙遊的感覺是?」

 

  塔斯沒想到反而是我先問問題,他直視著我,問道:「妳是指以前的,還是現在的?」

 

  我有些訝異地微瞠雙眸,隨即回道:「現在的。」他們會曉得其實也不奇怪,莎蓮娜和帕米拉老頭是師徒關係,說起來莎蓮娜也是我師姊,他們之間有聯繫是很正常的。

 

  「現在的嗎……」塔斯先是微微沉吟了會,才道:「不差,但是行事作風就像是為了出名而做的,就像是為了引起他人注意。而且其實也很多人注意到消匿以後的逍遙遊,重出以後就已經不是同一夥人了,畢竟當時的面容……」他沒繼續說下去,可是我們之間都曉得。

 

  我微微頷首。既然這逍遙遊,在細節中做的這麼的粗糙,就代表只是要引起特定的注意。可是會是誰的注意?是要擾亂誰的視線?

 

  「冰凌,妳為什麼能回復面貌這些事我們就不過問了。」塔斯神色突然嚴肅了起來,「可是我想問妳,妳接下來想怎麼做?」

 

  迎上了他的眼,我心理明白,既然都承認了,那麼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我,想接任教宗的職位。」

 

  莎蓮娜突然激動地抓住我,「妳要接任教宗?那麼他們怎麼辦?」她指的他們,毋庸置疑就是亞洛和夏勒了吧。

 

  我苦笑搖了搖頭,「他們始終不是我所能碰的,我們的距離相隔太遙遠,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我才醒悟過來……」

 

  「啪!」莎蓮娜猛然朝我的臉一甩,灼熱的觸感從臉上蔓延,火辣辣的,但我的心,卻靜止得彷彿不會再跳動了。對上了她清秀的臉龐眼中所閃爍的怒意,我無語。

 

  「妳知道妳這麼做叫什麼嗎?自私!就我們所知,他們自妳消失的那一刻起,就不曾放棄尋妳的希望,而妳卻懦弱地想逃!」

 

  我輕輕撫著臉頰上的灼熱,這是第二次被甩巴掌了吧?第一次是在那失控的舞台上,沒想到……這一次竟然是被莎蓮娜給甩的。

 

  我的唇輕輕地動了動,一開一合間,吐出了兩個字:

 

  「禁制。」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