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在厚實的雪上,腳踩著蹣跚的步伐,怎麼樣也跑不快。視線也被飛雪給籠罩著,東南西北根本分不清方向。

 

  我咬咬牙,不管那麼多了!腳步一換,前進的速度明顯增快不少。

 

  一路狂奔,腦中亂成一團。為什麼我要為了那盜版逍遙遊這麼拼命?為什麼我要冒著被夏勒認出的風險前去?我瘋了嗎?

 

  嗯,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嗤笑著自己,這麼做是不是找死啊……

 

  然而也不容我多想了,因為紫色身影就在眼前。迷亂的風雪中,我卻清清楚楚看見,他矗立在飛雪間,一動也不動,手中握著那黑濁的混沌大劍,他周遭躺著的正是說著要來除妖的盜版逍遙遊。就在他舉劍之際,我叫出聲:「不……唔……」然而聲音還沒吼出,卻被摀住嘴。也在同一刻,我眼前一花,霎時間我已不在原本的位子。

 

  我迅速地回過頭,見到的是我原本看不順眼的艾利,只見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輕道:「妳想死嗎?」

 

  我又往旁邊看去,龐德、勒薩和樂樂也在。他們神情凝重地看著我。

 

  「你們……怎麼也跟來了?」被盯得莫名心虛的我囁嚅說著,雖然我更想說的是:你們來攪什麼局?可是隨即我又想到現在並不是探討這些問題的時候,我眼神急急往事發現場看去,卻發現白茫茫的一片早已沒紫色身影。

 

  我踉蹌地跑過去,身後的勒薩等人並沒攔住我。

 

  靠近一看,發現夏勒並沒有殺了他們,不過傷的確實不輕,他們也都沒了意識。我鬆了一口氣,至少沒死不是嗎?我往後看,喊道:「樂樂,可以麻煩妳幫忙治療一下嗎?」

 

  樂樂遲疑地看了一會才跑過來。

 

  我又再度看著四周,隱隱覺得不對勁。突然腦中一閃,才意識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小黑牠呢?

 

  又反反覆覆地掃了幾次,仍不見牠圓黑的身軀。

 

  應該是被夏勒帶走的吧?到底剛剛的一瞬間發生了什麼事?

 

  看著樂樂的治療術持續地施著,白光不斷閃爍,我沉默地看了一會,轉向另外三個同樣靜默在一邊的勒薩等人。

 

  注意到我的視線後,他們也紛紛轉向我,眼神彷彿也遲疑著什麼。我輕嘆口氣問道:「剛剛怎麼回事?我的意思是,夏……下一秒,『妖』怎麼就離開了?」險些說出夏勒的名字,我很彆扭地轉了回去。

 

  「我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剛剛妳差點叫出聲的時候,我好像有看到『妖』往妳的方向看去。」龐德不太確定地講道。

 

  我驚愕地瞠著眼,夏勒有往我這看?那會不會看出什麼?應該是不會吧,我的臉跟以前根本是天差地遠,加上艾利很快地把我拉開,他會看出來嗎?

 

  「暫時好了。」在一旁的樂樂突然說道,她緩緩站起身,腳步還有一些不穩。

 

  勒薩見著小心地扶住她,然後瞥了一眼日曦等人,才輕道:「先回去再說吧。」

 

 

  將日曦他們安置好以後,我走下階梯,見到勒薩他們坐在一個圓桌旁。龐德看到我,朝我點了點頭,眼神灼熱地注視著,似乎正等著我。

 

  朝他們走去,他們很直接地騰出了一個位子給我。我不客氣地坐下後,他們全都定定地瞅著我。

 

  我不自在地苦笑幾聲,就算我現在比以前要好上好幾倍,可也沒到傾國傾城、人見人傾倒的地步吧?

 

  「妳和逍遙遊有什麼關係?」勒薩猛然問了,剛毅的眼神直直盯著我,彷彿想要將我看穿一般。

 

  逍遙遊?我頓了頓,不到半秒我立刻回覆:「我是他們的同伴。」所以才會趕去救他們不是嗎?

 

  「凌姊姊,不是現在的。」樂樂的童音傳來,她也是很認真地模樣看著我,眼中閃爍著,彷彿想將我看穿一般。

 

  我愕然地看著他們,不會又被認出來了?我隨即掩飾住眼中的驚慌,輕聲說著:「他們銷聲匿跡這麼久了,我怎麼會和他們有什麼關係呢?」

 

  「凌姊姊……」我跟樂樂對上眼,是她失望的眼神,眼裡像投訴著我的不是、我的隱瞞。

 

  我握緊了拳,好半晌,吐出了一口氣,極力壓制著心中的不平靜。最後,我起了身,毅然決然地轉過身,只是在離開前淡淡地說了句:「我現在只是夜凌。」

 

 

  結束了與勒薩等人短暫的會面後,我又去看了看日曦他們,他們仍舊還未清醒。我輕輕地嘆了口氣,往外走出。

 

  然而就在不知不覺間,我竟然孤身走到了邊境。將掌心朝上,瑞雪輕輕地落下,順著我的體溫融化成水。

 

  「冰凌、夜凌……」我喃喃地念著,最後嗤嗤一笑,笑著自己。明明不打算被認出的不是嗎?然而如今,塔斯也好、莎蓮娜也好、就連樂樂也能認出了,那麼我是想裝給誰看?

 

  簡直像個傻子一樣……

 

  拳起拳頭,奮力地朝樹上一擊,樹幹有些晃盪,然而我的手背已經發紅了,甚至還有些血液滲出。

 

  頭輕輕地靠在樹幹旁,腦中嗡嗡作響。

 

  ──妳不想讓人知道妳還活著嗎?

 

  愛莎的話猛然在腦中迴盪,我心中一痛。

 

  我想!可是我怕啊……

 

  我怕我的出現所造成的影響、我怕我再度踏入陰謀算計、還有……最大的原因其實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們。

 

  ──妳知道妳這麼做叫什麼嗎?自私!

 

  身子順勢下滑,莎蓮娜的話語如同針刺般直刺入心窩,我無力反駁,只能承受……

 

  自私啊自私……我愴然一笑。

 

  然而就在下一刻,「妳想逃到什麼時候?」那清冷低沉的聲音宛如從心底傳出,震住了我的全身,我動彈不得。

 

  他就在身後,我無處可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憶搖 的頭像
憶搖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