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進到裡頭,是一片燈火通明,由此可知已經有人在裡面了。

 

  娜亞環視著四周,看著這也許是長期居住的場所。

 

  一個客廳,客廳內沙發、桌子、櫃子應有盡有。然後在旁邊一個角落分出兩間房間。整體看來算是滿高級的,至少什麼都不缺。

 

  接著她在沙發上看見一個人影,細尖的長耳,以及周圍平靜舒適的自然之力。由這些地方推斷出……

 

  ──她是精靈!而且可能是十分純種的白精靈。

 

  她發出了一點聲音,轉過身。因為如此,可以清楚的看清她的面貌。

 

  潔白的臉蛋、不同於娜亞,是屬於可愛的類型。而後方米黃色的髮絲,用兩個同色系的蝴蝶結紮成一對雙馬尾。

 

  她眼簾動了動,接著緊閉的雙眸緩緩張開,與髮色相同色彩的眼眸,此時露出無限的迷茫,看著眼前猶如天使般神聖的少女。

 

  接著眼神由迷茫漸漸轉為清醒,她快速坐立起來,看來十分緊張。

 

  娜亞不禁失笑,她何時這麼可怕了?不過也在同時,一股惡作劇的心理竄進她的腦袋。

 

  「我是『那亞』,性別『男』,是妳未來的室友,請多指教呀!」娜亞露出了「溫和」的微笑,朝前方的少女釋出「善意」。

 

  精靈女孩一聽到這段自我介紹,不禁呆愣了幾秒。

 

  一秒、兩秒、三秒……時間緩緩的流過,接著她總算做出了「一點」反應:「什麼──!妳是男的──?」聲音在夜間的聖魔武學院的宿舍中顯的特別宏亮,也因此許多人聽聞這嘹喨的叫聲,聞聲前來。

 

  砰砰!碰碰!

 

  首先是緊張前來的腳步聲,然後是手敲擊著木板的敲門聲。

 

  「請問這裡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發出這麼大的聲音?」好幾道女聲由門外傳入。

 

  娜亞走到門邊,開啟房門,見著外面不少的人們。

 

  她頗為無辜的笑了笑,朝前方的眾人解釋道:「剛剛我只是在自我介紹呀……她聽完後就激動過度,做出這麼大的反應了。剛剛造成困擾,我感到十分抱歉。」她指著房內的精靈少女,說完話後順道無辜的眨了眨眼,完全不當自己才是惹出一切事端的人。

 

  房內的精靈少女慌恐的說:「他他他……」她指著娜亞,然後發出驚慌的聲音:「他說他是男的呀──!」

 

  娜亞朝著房門外的眾人溫和一笑。

 

  接著,平靜的夜色中,五十一號房還真是非常不平靜呀……

 

 

  最後人群被娜亞的迷惑術給迷惑,被娜亞順利的疏散。疏散的同時,也告訴了離開的人別把這個秘密說出去,她們竟也二話不說的答應了。

 

  最後門外留下了一位少女。

 

  她有著十分清麗的臉孔,以及充滿活力的臉龐,迥異於娜亞以及精靈少女的氣質,她是屬於充滿朝氣的少女。

 

  娜亞朝她嫵媚一笑,問道:「妳怎麼還沒走呢?」

 

  門外的少女打量了娜亞一遍後,才說道:「妳是玩她們的對吧?妳其實還是女的。」少女話說完後,爽朗的一笑。

 

  「耶?」房內的精靈少女驚訝的看著娜亞。

 

  娜亞笑了笑,回道:「我剛剛用迷惑術擾亂了她們的思緒呢……妳怎麼沒有受影響呀?」

 

  她剛剛確實動了些手腳。用了微弱的魔法波動緩緩的催眠他人,可是為什麼眼前這少女竟沒受影響?

 

  她從胸口抽出一條項鍊,上頭掛著是一小顆晶石。晶石散發出翠綠色的光芒,但卻不會令人感到刺眼,反而有種柔和感。

 

  「是這個。」她將晶石拖起,擺到娜亞的前方。

 

  娜亞端詳著石塊,明白為何她不受影響了。

 

  亂世界中,不論空氣、土地內,都擁有不少的魔法元素。尤其以中央的衝突地帶最為密集,這也是為何那裡會成為大家爭奪的場所。

 

  而這種晶石,是在中央衝突地帶的特有礦石。只有在魔法元素非常密集的地方,才有機會形成這種礦石,並且實體化。

 

  只是這種晶石在外地不常見,因為中央衝突地帶十分危險,所以真正能將晶石取到手的人並不多。

 

  而晶石因魔法元素種類的不同,而形成不同的效用。爽朗少女所佩帶的晶石,正好是防止催眠之類的魔法所使用的。

 

  房內的精靈少女跑了出來,興奮的看著眼前散發著令人著迷翠綠光芒的晶石。而後她又不解的問道:「為什麼這個可以不受迷惑術的影響?」她很少外出,所以不清楚外面的世界。而現在正是多多認識外界的大好機會,她當然毫不猶豫的立刻發問。

 

  爽朗少女朝她解釋了一遍,精靈少女才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精靈少女突然說道:「啊!我還沒對『那亞』你自我介紹。」她往內走後,朝娜亞看了看像是詢問什麼,而娜亞笑了笑,她才對爽朗少女說道:「妳也一起進來坐坐吧!」

 

 

  三人坐在沙發上,首先由精靈少女先開口:「妳們好,我是黎月‧蘭西亞特‧默沙,是從幽閉之森來的,現年四十二歲,再八年就成年了唷!然後我的職業是魔法師。」

 

  幽閉之森位於蠻族之地的西方,裡頭是一大片森林,聽聞是一片世外桃源。但是卻分為兩部份,北半部是白精靈所有、南半部則是黑精靈。兩者雖為同源,卻互看不順眼,兩看兩相厭。但或許是因為白精靈厭惡紛爭,所以即使居住地相鄰,也極少發生爭執,處在一種奇妙的平衡狀態下。

 

  而精靈的歲數,在沒有意外的情況下,最基本還有七百多年、最長甚至可活過千年。所以黎月雖然四十二歲,但是在精靈裡卻只是個小孩子,相當於人類的十三、四歲而已。

 

  再來發話的是爽朗少女:「我是卡拉‧加拉特,是從北方卡洛奇公國來的,現年十八歲,職業是武術家。請多指教。」

 

  卡洛奇公國是在文明之地上的一個大國,位於大陸的北方,是個注重於武技而缺少魔法師的國家。另外一提,大陸的東南方是蘭法斯公國,正好與卡洛奇公國相反,是個少有武技而多魔法師的國家。兩大國因性質理念不同,而時常有紛爭。但還好西南方的莫克特公國算是緩和地帶,可以遏止兩國發生戰爭。因此實際雖劍拔奴張,表面上還是維持著一定的和平。

 

  娜亞見兩人都介紹完後,才開口:「我想我還是再重新介紹好了。」她笑了笑說道:「我是娜亞‧菲西斯,放心我性別是女的,現年十五歲,職業魔法師。」她不著痕跡的省略了來源處,直接跳向年齡、職業。

 

  「妳才十五歲?」卡拉驚訝的問道。

 

  卡拉如此驚訝不是沒有道理的。通常依人類的實力,能進到聖魔武學院,低於二十歲的是少數中的少數,卡拉十八歲幾乎可以算是天才少女了。而娜亞卻更加驚人,竟然才十五歲就超越了這麼多人的實力。

 

  「嗯。」娜亞平淡的回覆。

 

  「妳們的年紀雖然都比我小,但是我如果照人類的算法可能才十四歲,所以我叫你們姊姊好了。」黎月可愛的臉龐浮現了酒窩。

 

  「好。」兩人都沒什麼異議。

 

  卡拉的話鋒一轉,朝娜亞問道:「娜亞那妳該怎麼辦?妳雖然使用迷惑術對那些人說不要說出妳是『男』的。但照她們的習性,效果一過,妳一定會被大作文章的。」她有些擔心的看著娜亞,畢竟這對一個正常少女來說不太好吧。

 

  可惜娜亞絕對跟正常扯不上關係,她又露出一個實質為邪笑的微笑,說道:「有什麼關係呢?這樣不是很有趣嘛!反正我被誤認又沒什麼關係,剛剛好我除了臉蛋外,其他地方也不怎麼像女的……」說到最後的語氣,像是在反諷自己很沒身材,笑容中少不了一點哀怨。

 

  而她也像是忘了最初的主旨,別太惹眼!不過其實她當時最主要的想法只是因為懶,別太受注目只是附帶的。而現在既然有好玩的事情可以玩,不玩玩太對不起自己了。

 

  「所以……妳在外面打算當個『男』的?」卡拉的嘴角正微微的抽搐中。

 

  「是呀!妳有問題嗎?」娜亞朝卡拉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接著順道朝黎月說道:「所以妳不能叫我姊姊,要叫『哥哥』,明白嗎?」她雖然表面笑的很溫和,但眼神中卻若有似無的散發出一種難以比擬的殺氣,隱藏在笑容底下。

 

  黎月這瞬間,突然很明白一個名詞的精華──「笑面虎」啊!

 

  她臉色微微蒼白的看著娜亞,不斷的點著頭,深怕點慢一點就被娜亞給做掉。

 

  而卡拉也突然有種想撞頭的感覺。

 

  她好想反抗呀!要把這麼一個天使臉孔的少女當少男看待,實在是很困難。但是她的笑容卻陰寒的讓人不得不遵從,這是什麼世界呀?要論年齡她可是比娜亞大的呀!為什麼會被欺壓成這樣……她突然覺得自己好可憐,該不會從她進到這個房間的瞬間,陰謀就開啟了吧?

 

  她覺得她遇到一個披著天使外貌的惡魔呀!

 

  「嗯嗯,看妳們這樣,相信妳們也明白了洩露出去會怎樣吧……呵呵呵呵呵……」娜亞刻意話說完後,發出寒到不行的笑聲,令聽者皆聞之喪膽呀!

 

  黎月與卡拉聽到那笑聲,臉色瞬間刷白,兩者互看,像是在彼此哀悼,也為自己的未來感到悲哀。她們怎麼遇到這麼可怕的傢伙呀!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