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是早晨五時,清晨的微光微現,柔和的灑落大地。

 

  校園內一名少女披著薄紗漫步於其中,其畫面美麗的難以言喻,如詩如畫。

 

  少女緩慢步行,但若仔細觀察,便可發現少女踩著的步伐非常平穩、謹慎,絕不是一般人能及的。

 

  她正是這個故事的主角──娜亞。

 

  她這麼早起並非毫無用意。由於早晨的空氣十分清新,所以用來調節體內暴動的能量是非常有效的。再加上她本身也不是個晚起的人,所以每日早起就成了一種例行公式,即使換了地點,依然改變不了這種習慣。

 

  她觀看著四周,深深地認為──聖魔武學院真的像是世外桃源,尤其是現在校園內都沒人的時候。她一路走來,是一片綠茵的草地,草地與天共成一線,可了解學院的廣闊。還有噴水池清澈見底,噴出的水受晨光的照耀,顯得特別光采耀眼。而即使是建築物,不論是宿舍或是教學大樓,也是美輪美奐。

 

  她又四處逛了逛,是觀景;也是觀察。

 

  猛然間,她突然感覺到一絲微小的魔法波動。但即使是微小,她還是感覺到了。因為那感覺……她太熟悉了!

 

  壓下激動的心理,她順著那感覺,小心翼翼的前進。

 

  她沒想到,竟然這麼容易就……

 

  最後,她在某間密室的一面牆前停住了。一面看起來再平凡不過的牆。

 

  盯著那面牆看了幾秒,她打算伸手摸那面牆。不過理所當然的,她不會有勇無謀到沒有任何防備就去做可能有危險的事情。她有事先為自己設了點保護……雖然那保護起不了任何作用的機率極大。但是她此刻已經無法在乎這麼多了。

 

  當手指要觸碰到那面牆的同時,一道聲音傳來……

 

  「小娃兒!好奇心適可而止是很好、太重就不是好事了。」聲音蒼老而低沉,在那口吻中,隱藏著微微的怒意。

 

  娜亞的手指因他的話而停住,但也沒因此放下手。

 

  那道蒼老的聲音繼續道:「憑妳這點實力,以為有能力不被吞噬嗎?真是太傻了。即使做了那點防護,也只是緩幾秒被吞噬的時間而已。」

 

  娜亞聞言。她當然明白,但是……她又滯了好幾秒,才緩緩的將手放下。

 

  「這樣就對了嘛!」傳來的聲音,不若剛剛的藏有怒意,反而非常和氣。

 

  娜亞將身子轉向老者,見到的是一名白髮蒼蒼的老人,但眼中卻藏了一絲睿智、一絲滄桑。

 

  「好了,小娃兒,來到這裡有什麼目的?」同剛剛一樣的和氣,卻加了一點逼問的成分。

 

  而娜亞原本毫無表情的臉上,多了一絲笑容,「沒什麼!只是好奇。」她笑的燦爛,盯著眼前的老者回覆道。

 

  「是嗎?」老者也笑了,卻能發現笑容不到眼底。

 

 

  當然這點,娜亞亦同如此。

 

 

  老者的笑容仍掛在臉上,突然問道:「如何?有沒有興趣做我的徒弟?能夠享有很多特權喔!比如破壞學校內的物品我不跟你計較、就算跟老師頂嘴我也當沒這回事、闖禍了,只要不是太過分我替你擔、還能夠隨意進出圖書館任何一層樓、免學費等……百利只有『二害』喔!」他笑的奸詐,像是打定了娜亞一定會答應的樣子。

 

  娜亞挑眉,問道:「你憑什麼決定這些事?」

 

  老者突然哈哈大笑,「就憑我是洛弗克‧特爾默‧西德!」

 

  娜亞沉默不語沒做回應,隔了一會兒才問道:「哪兩害?」

 

  老者的笑意更深了,「第一點,對於我的要求不得有任何怨言,這是徒弟應有的態度吧?」他看向娜亞,娜亞笑而不答,他突然轉為嚴肅繼續說:「第二點,絕對不得與之再有任何的牽扯!」第二點,他說的很嚴厲,非常嚴厲。

 

  娜亞頓了一下,「之?」她當然知道他指的是什麼,只是在裝傻。

 

  「妳知道的。」

 

  娜亞聳聳肩,沒做什麼回應。

 

  「如何?」老者又問了一次。

 

  娜亞這才做出正面的回應:「我答應。」她笑了笑,但是看不出她笑的涵義。

 

 

 

  ──老友啊!能幫的我會盡量去幫的……但是這件事情,我還是無法牽涉太深的。畢竟屬於我倆的歷史早過,我現在只能當旁觀者,不可能當參與者呀!

 

 

 

  回到宿舍的娜亞,見時間差不多已經到了,黎月卻還未起床。她就做次好人,順便叫醒她。盥洗一番後,換上制服兩人才出去。

 

  今天是開學的第一天,九點開始是所謂的開學典禮,而典禮結束後,今天的要事就結束了。之後的時間是自由時間,明天才為正式上課。

 

  離典禮開始還有一小時左右,娜亞和黎月兩人來到了餐廳。

 

  但當踏進餐廳的瞬間,她們就感覺到幾乎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她們兩人身上。

 

  娜亞微微一笑,周圍立刻傳出抽氣聲。而原本兩人只是肩並肩的走,隔有一小段距離。娜亞卻壞心的靠近黎月,勾起她的腰,大大拉近兩人的距離。即刻,她馬上感覺到他人憤恨的眼神。

 

  呵呵呵,果然很有趣!

 

  任何秘密,果然都藏不住。她想,但想到這卻感到有些苦澀。

 

  在她們還在尋找位子還沒入座前,果然已經有人衝上前。

 

  「欸!妳這傢伙,憑什麼這樣公然……公然調戲良家婦女!」那個傢伙似乎是找不到話語可以罵,所以講出了這種不合現實的話,但周圍卻隱隱約約有人附和著。

 

  娜亞聞言,輕笑道:「哦?我調戲良家婦女?」她此刻只覺得好笑。「請問你哪隻眼睛看到啦?」她笑,即使沒有刻意,還是隱隱約約散發出威勢。

 

  他雖感覺到那股氣勢,卻還是很有膽量,憤怒的瞪著娜亞。雖然比著娜亞勾著黎月腰的那隻手時,指尖有這麼一點點的抖。「妳看!哪有人才一大清早,就當眾在這摟摟抱抱的!更何況,妳沒見到她不願意嗎?這不叫調戲良家婦女是什麼!快點放手!」

 

  娜亞不但不聽,反而摟的更緊。「呵……黎月,妳會介意我這樣做嗎?」她笑的動人,此時又有不少人愣住了。

 

  黎月歪著頭想了想,才緩緩回道:「不會呀!」雖然才認識……並不到一天,但是她直覺的認為娜亞並不會害她,而且娜亞所散發出的氣息雖然有一點冷、她也不曉得為什麼會這樣認為,但她並不討厭,加上她也感覺不出任何的惡意存在,當然就沒什麼好介意的了。

 

  「你……」那個人欲言又止。

 

  正好一個人影走了出來,當起和事老。「好了、好了,別吵了,再吵下去可就趕不上開學典禮了。那亞,妳也適可而止吧!」說話的人正是卡拉。

 

  她從娜亞一惹事就在旁邊觀看了。雖然覺得有些無奈,卻還是沒出去阻止,畢竟……其實她也有點想看戲嘛!不過看到時候也差不多了,她也就快點抓好時機走出去勸阻。

 

  「嗯。」她也知道再牽扯下去,她的早餐可能就要泡湯了。

 

  而那個人見娜亞無心再吵,他也沒有興趣一個人在那裡演獨角戲,便悻悻然的離去了。

 

 

  結束早餐時光後,一大群人紛紛成群走向禮堂。

 

  各自找好位子坐下後,九點一到,原本燈火通明的現場突然一片漆黑。

 

  接著!竟然傳出一陣淒厲的笑聲響遍全場,然後出現了五道聚光燈。那五道聚光燈原本任意遊移,慢慢的,全部聚集在台上,而台上出現了一個……

 

  ──一個穿著校工服裝的老頭!

 

  「呃、呃……?」發出單音節反應的不只是台下愕然的一年級小新生們,還有台上無法反應的校工叔叔……而早就看慣的舊生們,早已見怪不怪,甚至有些還無趣的打著哈欠。他們生活太過閒雲野鶴的院長大人,由於平日太過悠閒,所以老是做出不合常理的舉動來消磨時間。雖然行為每次都很怪異,但只要多來個幾次早晚都會習慣的。

 

  正當瞪大眼的瞪大眼、打哈欠的打哈欠的時候,傳來一陣怒喝聲。「死老頭子!給我滾、出、來,別想藉此逃掉開學典禮!」

 

  死老頭子?逃掉?

 

  正當大多數人無法反應的時候,又傳來了聲音撞地的聲音,以及……悽慘的哀號聲,「哎呀──哎呀呀!痛痛痛!」

 

  此時見到,原本站著無辜校工的地方變為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他半坐在台上,手撫著自己的臀部,口中還不斷喃喃說著:「哎呀……我這身老骨頭……真是差點被撞碎了!」

 

  而他的低語聲,實在是稱不上小聲,台下的舊生一聽立刻翻起白眼。拜託,如果這點程度就能讓你的骨頭差點撞碎就好了!省的你再繼續想花招荼害學生!

 

  台上的老者慢慢的站起身,清清嗓子大聲喊道:「大家好!我是聖魔武學院的院長,洛弗克‧特爾默‧西德。」

 

  他站直身子,突然卡的一聲,又是慘烈的哀號……

 

  「啊──!我閃到腰了!」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