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堂此時湧入許多人潮,眾人皆蓄勢待發、武裝戒備。

 

  仔細一看,會發現禮堂的地板原先是一片深綠色調,接著慢慢轉變為五種色彩。於同時,人群也隨著顏色的轉換,各自劃分為四區。更深入看向各區,可以從制服看出一個區域又分為兩群。而群體前方都站立一個人。

 

  此時,一道聲音傳出,「各位同學,接下來便是大亂鬥了。在這之前,我先來稍稍介紹……」說話的竟是──「洛弗克」,他們最懶惰的院長!舊生們驚愕的望向台上。因為按照先前的慣例,都是院長慵懶的攤在座位上,由可憐的副院長──米歇爾代勞。

 

  洛弗克看向台下,不理會底下人的驚訝神情,笑了笑繼續道:「相信各位看到了自己腳底下所採的顏色了吧?一、八年級,藍;二、七年級,紅;三、六年級,綠;四、五年級,紫。這些便是你們的各自防禦範圍。而中央白色區塊,就是交界帶……」他眼中突然閃爍,「而這次我想改變一下……為了比賽的趣味性,領導人絕不可離開交界帶!」

 

  此話一出,各領導人連眉也沒蹙一下。因為除了娜亞以外的其他領導人,皆是魔武雙修班的佼佼者。理所當然的,這種限制對他們而言根本沒有差別。

 

  但在其他人眼中,娜亞不過是個魔法稍強一點的魔法師,根本沒有自保的能力啊!思及此,藍色範圍內的人不禁大罵院長的惡趣味。敢情院長是故意刁難他們嗎?

 

  而其他區域的人則看向娜亞,看來已經將她當作第一目標了。

 

  娜亞感受到那些目光,只是不以為意的笑了笑。

 

  「十分鐘以後比賽正式開始,請各位再做最後的準備!」

 

 

  藍色區塊內的人此時呈現一團亂麻。

 

  「希爾特學長,請把一年級的領導人換掉吧!」一年級的新生發話,其他人聽聞也不斷嚷嚷著。

 

  「是啊!她只是個魔法1-A班的,上去肯定等死的呀。」

 

  「而且我也不信她有資格當領導人!」

 

  ……

 

  希爾特聽著周遭愈來愈狠毒的抱怨聲,妖異的雙眸突然閃爍著。他腳步往旁邊一跨,走到了娜亞的身旁。

 

  「妳說,會有問題嗎?」他淡淡地問,聽不出什麼情緒。

 

  娜亞揚起個意義不明的笑容,然後輕聲道:「你認為呢?」她眨了眨雙眼,看來頗為無辜,「既然沒有十足把握,幹嘛要把賭注壓在我身上啊?」她露出個邪笑,「現在才後悔,太晚了哦!」

 

  「誰說我後悔了?」他邪魅一笑,逕自走開。

 

  娜亞看著他的背影,有些嘲笑。真是個自大的傢伙!

 

  卡拉和黎月悄悄地走近娜亞。

 

  「不要太介意那些話語,我們會保護妳,跟妳一起在白色區塊的。」卡拉充滿義氣的發話,迴盪在娜亞的耳邊。

 

  「娜亞姊姊,我也會跟在妳旁邊的。」黎月有些稚氣的語氣,卻說出這種話。

 

  娜亞輕輕一笑,「不用刻意保護我。黎月,妳也在防守範圍就好了。」她自認為根本不需要被保護,她有能力能夠自保!

 

  「但是……」卡拉的話,見到娜亞的眼神後欲言又止。

 

  「沒什麼好擔心的,我真的有能力自保。」

 

  卡拉和黎月還未回話,洛弗克的聲音就又響遍禮堂,「倒數一分鐘哦哦──請各位趕緊到預備位置,領導人請到白色區域唷!」他的眼神看向娜亞,語氣很是愉悅,完全沒有因玩弄徒弟而萌生出該有的罪惡感。

 

  娜亞察覺到那老奸巨猾的眼神,輕輕的一瞥。呵,你會後悔的,師、父!

 

  「五、四、三、二、一……開始!」米歇爾喊道。

 

 

  開始的一瞬間,眼前五彩繽紛,魔法已經開始交鋒了!

 

  娜亞腳步輕盈的穿梭在白色區塊間,閃躲著一堆早就瞄準她的魔法。

 

  「哦,不錯嘛!還真不是省油的燈。」娜亞的左側傳來一道低沉的男聲。

 

  娜亞頭也沒回,一個迅雷的側踢,著實地踢中他。

 

  「妳……會武技?」他驚愕的看向娜亞,顯然不敢置信。

 

  娜亞絲毫不想理會他白痴的問話,口中默念了幾個字,一條巨大的火龍從她周身竄出,擊向那最靠近她,可憐、不知死活的傢伙。他瞬間被那火龍給吞噬,連回神的機會也沒有。

 

  接著,那火龍沒因襲擊到那人而停下,反而穿梭在全場,無差別攻擊。而場地也有許多因火龍行經而焦黑的部份。

 

  「火龍烈鳴!」米歇爾在旁邊觀看,見到娜亞這招不禁喊出聲。

 

  「唉呀呀,這徒弟……報仇也不是這樣的嘛!」洛弗克喃喃道。

 

  但火龍的攻擊沒持續太久,就被一群水系魔法師給聯合澆熄了。

 

  娜亞隻身站立於白色區塊間,周遭的人變得完全不敢對她輕舉妄動。

 

  連那些領導人也錯估她了!這火龍烈鳴絕對不是一個泛泛之輩能使出的招式,即使不甘心還是不得不承認,就連他們這些領導人也不一定使得出來。

 

  「哦……」娜亞看著周遭圍繞她的陣仗,不禁笑開。

 

  現在是怎樣,以她為目標,先聯盟解決她再說嗎?

 

  突然有道塵封的影像浮出……娜亞甩甩頭,不一樣、與那個時候不一樣的。

 

  娜亞步伐輕輕一動,立刻有幾道強力魔法直逼著她,更有許多其他攻擊同時發動。

 

  「若隱。」娜亞講得很輕、很輕,沒有人聽見她所說的魔法,她也沒有默念什麼咒文。

 

  許多魔法以及攻擊相互交鋒,形成一個大爆炸,現場立即變得煙霧瀰漫。

 

  就在許多人無法回神過來,忙著消去煙霧的同時,娜亞的身影出現在煙霧沒有蔓延到的小角落。

 

  她的右手平舉,嘴中輕輕念道:「滅……」但還未說完,洛弗克的聲音就打斷她。

 

  「一、八年級獲勝。」

 

  煙霧散去,現場是一片茫然。他們很多人都抵擋住那爆炸,幾乎沒有傷亡啊!為什麼就這樣判一、八年級勝利?太不合理了!

 

  「我只能說,你們再過幾秒後,現場就是幾乎全倒,所以先做出判定而已。」洛弗克眼中,若仔細一看能發現裡頭所藏的怒氣。

 

  洛弗克帶著怒意的離開禮堂,由米歇爾為他收拾爛攤,「就是這麼決定了,而事實也確實如此。這次的年級大亂鬥到此為止,有異議者可以私下提出反應,解散。」

 

 

  娜亞悠然地走出禮堂,完全不當自己是這一切的事端,竟不想理會禮堂所發生的爭辯。

 

  卡拉和月黎這次也沒待在禮堂,而是跟著娜亞走出。她們相信比起那無意義的爭論,問娜亞或許會更了解事實的真相。

 

  「娜亞……妳應該……知道是怎麼回事吧?」卡拉囁嚅,輕道。

 

  娜亞聳聳肩,淡淡地道:「或許吧。」

 

  或許?就這麼模稜兩可的回答?卡拉莫名覺得有股怒意湧起。

 

  「那就告訴我們吧。」卡拉盡力要克制對娜亞發怒的衝動。

 

  娜亞轉過身,眼神直盯著卡拉,裡頭是無比的認真,「為什麼?」她無視卡拉要朝她攻過來的拳頭,逕自地繼續說:「有些事情不知道會比知道好,更何況這件事情你們沒有知道的必要,就不要為自己惹上麻煩。」卡拉的拳頭在娜亞的鼻尖嘎然而止。

 

  娜亞眼神淡漠的轉身,走離。

 

  她們想了解什麼?她們想知道什麼?比賽的真相還是她接近失控的真相?很抱歉這兩者環環相扣,所以她沒必要講!她們也沒必要知道!

 

 

  「妳不覺得妳得解釋一下嗎?我的小徒弟。」洛弗克的聲音在娜亞耳邊響起。

 

  娜亞輕輕一笑,「那你為什麼不親自來找我,而是用這種傳音的方式呢?」真是,一點誠意也沒有呢,師父。

 

  「因為我覺得妳有必要自己來找我。」

 

  「那如果我說不呢?」

 

  「那麼妳將永遠找不到真實而已。」

 

 

  娜亞緊握住拳頭,敲了敲院長室的門。

 

  「請進。」

 

  娜亞輕輕推開門,見著眼前偌大的院長室,裡頭有一半幾乎是書籍,然後在剩餘的空間放下高級桌椅,有種典雅的風格。

 

  看不出這老傢伙有這種閒情逸致呢!她想。

 

  「先坐吧。」洛弗克指著其中一張高級椅子。

 

  娜亞坐定後,微微笑道:「你要我解釋什麼呢?」

 

  「我發現我這徒弟裝傻功夫真是一流。」洛弗克竟也扯出個冷笑。

 

  「過獎。」娜亞笑得毫無溫度。

 

  洛弗克的笑容褪去,「身為冥隱族的唯一後裔,可以這樣隨意使用這種招式嗎?」毫不拐彎抹角,直接問道。

 

  娜亞眼神充滿殺氣,掌心直直對著洛弗克,「你怎麼會知道?」語氣是絕對的冰冷。

 

  洛弗克微微乾笑,「妳不認為尊師重道是很重要的美德嗎?」

 

  「說!」娜亞的掌更靠近。

 

  洛弗克的臉色一變,連影都難以見得的速度抓住娜亞的手腕,反手一凹,冷哼:「妳這徒弟還太嫩了,還沒出師就想弒師,再等幾千年吧!」

 

  「你……」娜亞緊咬住下唇。

 

  隔了好半晌,「妳不累嗎?」洛弗克嘆了口氣,輕道,卻說得很深沉。

 

  娜亞沒有反應,他繼續說:「暫時放下冥隱族的一切吧!享受一下學院生活也沒什麼不好的唷!」他吞了吞口水,「若妳畢業了還堅持著這條路,我會將那東西交給妳的。」

 

  「我只希望妳能在學院中學到什麼、然後,成長。」洛弗克的聲音變得有些飄渺。

 

  當娜亞回復意識時,竟已回到了宿舍的門前。

 

  她輕輕一笑,輕抹掉眼角她死都不承認是淚水的東西。

 

  「呵,如你所願吧!」娜亞像發了瘋似的,在月夜下大喊:「我答應你,我會在這裡好好的『大玩特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憶搖 的頭像
憶搖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