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亞開啟房門,見到眼前景象,一陣微楞。

 

  卡拉跪在門前,手扶著地,頭靠手背低著頭,看不見她的臉。而黎月則是陪著她坐在她身旁,不發一語。

 

  娜亞很快的回過神,輕笑道:「妳們在發什麼神經?」語氣就如玩笑般,像完全沒發生任何事情一樣。

 

  「娜亞姊……」黎月話說到一半,卻被卡拉突如其來的一喊而中斷。

 

  「對不起!」三個字、區區三個字卻內含了深深的歉意。

 

  當她知道娜亞知道些什麼,卻不願對她們說的時候,有種莫名的怒意湧上心頭。不只因為她想要知道比賽的真實情形,更是氣娜亞不論對誰,永遠都隔著一面怎樣都穿不過的高牆。就像將自己封鎖在其中,不願踏出、更不願其他人踏入!

 

  但當她接觸到娜亞眼中淡漠的眼神,有一度她懵然了。

 

  不為別的,只因為那種眼神她也曾經擁有過。

 

  所以當察覺到自己做出多麼逼迫人的事情時,怒意被取代,轉為深深地歉意。

 

  「為什麼道歉?」娜亞微笑著,看不出眼中的情緒。

 

  「我對妳說了那些過份的話,所以,對不起!」卡拉再一次地道歉,語氣更加堅定。

 

  娜亞緩步走到卡拉身旁,輕輕地將她扶起,「沒有道歉的必要。」

 

  卡拉卻堅持跪在地上,語帶遲疑:「可是……」

 

  娜亞將原本要扶起卡拉的手放開,淡淡地道:「沒有對我造成實質傷害,我無所謂的。」

 

  沉默了好半晌,娜亞像是想通了什麼似的,沒了先前淡然的態度,反而朝卡拉歪著頭嫵媚一笑,「或著,妳堅持要道歉,也是可以的。」

 

  「呃?」卡拉顯然是被娜亞嚴重反差的態度給驚愕了,但隨即又問道:「那要怎麼做?」

 

  娜亞俏皮的眨了眨水靈的海藍色雙瞳,「也沒有多難啦……」她的手撫在卡拉有些偏中性,卻細緻的臉蛋上,「妳『女扮男裝』一個禮拜,就接受妳的道歉。」

 

  啪咑、啪咑!

 

  現場似乎發現有兩條理智線斷了。

 

  ──一個是在一旁旁聽的黎月、一個是遭到「威脅」的當事人。

 

  「妳、說、什、麼?」卡拉起身,手搭在娜亞的肩上,微微失控的喊道:「妳給我再說一次!」

 

  「嗯……我講的不夠清楚嗎?」娜亞無視著眼前人激動的神情,一字一字清楚地將剛剛的內容重複一次,「妳女扮男裝一個禮拜,我就接受妳的道歉。」她呵呵一笑,「夠清楚了嗎?」

 

  卡拉垂下雙手,無奈地看著眼前恍如魔女般陰險的天使臉蛋,「真的?只要一個禮拜過後,就一筆勾銷?」她遲疑地開口。其實她大可不必接受這種條件,因為她看得出來娜亞還是會原諒她的。但是若在這種不明不白的狀況下和解,她恐怕也無法原諒自己。

 

  「當然。」娜亞的嘴角揚起一個完美的弧度,眼中是極度的狡黠。

 

  「……好。」卡拉直到最後還是妥協了,即使大略猜測到接下來的一個禮拜會身處在什麼狀況下,她還是接受了。

 

  不過經由這個經驗,她體悟到了一點:誰都可以惹、就是不能惹到眼前這個披著天使外皮的魔女!

 

 

  清晨的微光灑落,溫和的令人沈迷。一切一切都是這麼美好,除了……五十一號宿舍以外。

 

  「天啊!」黎月見到眼前「男子」英姿筆挺,英俊瀟灑,一頭柔順的削短髮,雌雄莫辨的精緻臉龐,而難以克制的叫出聲來。

 

  只見那「男子」無奈的在鏡子前照了又照、照了又照,最後說出了一句話:「我可以不踏出宿舍的門嗎?」

 

  娜亞輕輕一笑,「妳說呢?當然是……不行了,卡拉。」

 

  沒錯,那「貌似」男子的人,就是被娜亞惡搞的卡拉。由於要執行這件要事,所以娜亞硬是將卡拉留在她們的宿舍,反正回不回宿舍也沒有人會特地來盤查。為了要讓「身為女性」的卡拉成為有聲有色、人見人陶醉的「帥哥」,所以娜亞決定親自改造。

 

  經由娜亞的巧妙設計,加上卡拉原本就偏中性的臉蛋。毫不意外的,卡拉成為一個足以吸引宿舍一半女性的人物。

 

  至於娜亞的巧妙改造……畢竟她都能將自己扮成男的了,改造一個卡拉當然也不成問題。

 

  卡拉瞬間刷下臉,露出猶如小女生的表情,穿著男裝的卡拉做出這表情不禁稍嫌怪異,「不要、不要啦!我出去會被那群瘋女人生吞活剝、吞到連跟骨頭都不剩啦!我不要──!」緊抓著娜亞的胳膊,模樣煞是可憐,不過前提是單純只看她的臉蛋。

 

  黎月竟然還在這種情形下,無意間火上加油,「卡拉姊……呃,哥哥,或許不只女的瘋狂,說不定連男的都……」

 

  卡拉聽了黎月的話,整個臉黑到不行,「娜亞!」

 

  娜亞蹙著眉頭輕道:「好吧,黎月妳忍著點當卡拉的護草使者吧!這樣應該可以擋去不少的人。」

 

  「娜亞姊姊,為什麼不是妳?妳比我還美啊!」黎月有些天真的問道。

 

  娜亞面對黎月,輕聲笑了,「因為……妳忘了嗎?」她笑得陰險,「我在外面也是男的啊!」

 

 

  踏在前往教室的道路上,卡拉感受到各種驚豔的眼光,當然不只卡拉,在卡拉旁邊遭到池魚之殃的黎月也是,不過黎月遭到更多的是嫉妒。

 

  「天啊!那個人是誰啊?好帥……!」

 

  「這次的新生,還真是不少優良品呢!呵呵!」

 

  「那女的又是誰啊?在那裡實在有夠礙眼的。」

 

  ……

 

  走到魔法部與武鬥部的分叉處,卡拉更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危機。

 

  因為!黎月是魔法部的啊──!

 

  「卡拉姊……啊,是哥哥,妳加油。」黎月懷著歉意看著卡拉。

 

  「保重了,卡拉,一個禮拜很快的。」娜亞替卡拉微微哀悼。雖然,她正是這一切的主謀者。

 

  卡拉苦笑地看著眼前馬上要離她而去的兩位,「祈禱晚上還看得到我的殘骸吧,兩位。」

 

 

  與卡拉道別後,走了一會也同黎月分道揚鑣。畢竟黎月可是S班的,與她可是不同的呢。

 

  站在A班的門前,娜亞不得不說,這學院還真是奢侈到離譜。不論是內在擺設、外觀景觀,全部都不是平凡品,可都是質料超好的。就連眼前這扇門,竟也是一種有些稀少的礦石所作成,可以抵禦魔法的攻擊。

 

  她輕啟開這扇門,一入內,立刻遭受到各種異樣的眼光。有驚豔、有打量、打鄙視、甚至有敵視……

 

  她就像是完全沒注意一樣,淡然地走過所有人,往最角落的座位坐下。

 

  早該料到會是這麼回事了,不過……又如何呢?其實也無所謂的。

 

  突然,有人刻意坐到她的身旁,與她攀談:「妳就是一年級的領導人吧?為什麼妳才A班卻可以當……」他的話還未結束,就被娜亞毫不客氣的打斷。

 

  「我不知道。」娜亞輕笑,口吻卻是極度的疏遠。

 

  立刻,從旁邊就傳來其他的言論。

 

  「不用問嘛!根本就是她色誘別人的啊!」

 

  「難道妳說希爾特學長被她誘惑?可是聽說他可是男……」

 

  「難說啊!……」

 

  娜亞沒繼續聽下去,只覺得這些言論都可笑到極點。虧這裡是所謂的第一學府呢,沒想到這裡的學生們卻連一點判斷力也沒有。

 

  「各位同學,安靜!」低沉極富磁性的聲音迴盪在這間教室內。

 

  接著,一道亮光乍現,趁著眾人來不及回神的瞬間,講台上突然間多了一道身影。

 

  那身影一身飄逸,猶如神子般的降臨。只見那人輕啟薄唇,一道低沉的嗓音傳遍整間教室,「大家好,我就是各位的導師,『拉菲特』。」他溫和的笑著,眼中卻閃爍著一點光芒,看向坐在最角落的娜亞。

 

  自我介紹簡短的結束後,台下開始竊竊私語著。

 

  「天啊!為什麼這次A班竟然是『拉菲特』來帶?」

 

  「那個魔武雙修的天才,『拉菲特』?」

 

  「沒錯,就是!」

 

  「哦,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帥……」

 

  娜亞不理會接下來一堆不營養的對話,只是看著台上的人。

 

  可真沒想到啊!為自己測驗的人竟然是個頗有名氣的傢伙。不過……娜亞又輕輕一笑,這好像也不關自己的事情哦?

 

  只是……娜亞又看向台上,沒看漏的話,他從剛剛似乎就一直將視線瞥向自己。

 

  哼哼,娜亞也朝他揚起一抹挑釁的笑。她可絲毫不介意在這個學院內多惹幾個麻煩。

 

  但是沒想到拉菲特只是溫和的笑了笑,像是無視了她的挑釁般,逕自地朝全班說道:「相信有些人應該知道,這裡雖然稱作學院,但是真正上課的堂次……可以說是『非、常、少』,這一切都得多虧我們滿腦荼毒人間鬼點子的院長。他一年四季幾乎都在『辦活動』。」他頓了頓,續道:「而這次,由於是由『一、八年級』在年級大亂鬥內獲得勝利,為了鼓勵各位,他決定讓一、八年級實行校外教學。」

 

  「校外教學?是純粹郊遊嗎?」有人眼睛發亮地問。

 

  「嗯……既然稱為教學,那還是具有『教學性質』的。」拉菲特微微一笑。

 

  「那、那老師妳會跟我們一起參加嗎?」某女同學眼中充滿著亮光。

 

  「會,而且會與各位的地位相同,那時我們會是同伴、不是師生。」

 

  「哇哇哇……!」許多人興奮的尖叫著。

 

  聽著許多呈現花癡狀態的女同學發出尖銳的尖叫聲,娜亞有些不耐的塞住耳朵。真是……吵死了。

 

  又經過許多類似聊天的對話後,時間一下子就過了。

 

  「好了,這節課差不多到這裡結束……至於有關校外教學的資訊會另外放訊息出來……」拉菲特眼神一瞥,看向娜亞,「另外,一年級的領導人,娜亞,請過來我這邊。」

 

  娜亞正要踏出教室的步伐一轉,停住,接著轉過身,踏了幾個腳步往拉菲特的方向走去。

 

  呵,找她?娜亞走到了拉菲特的面前,揚起一抹邪笑,輕聲道:「有何貴事?」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