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何貴事?」娜亞一抹邪笑在嘴角綻開,她倒想聽聽特地找她談話是有什麼事。

 

  「嗯……該怎麼說呢?」拉菲特微微地一笑,思量了好一會,雙唇輕靠在娜亞的耳畔,以極為曖昧的方式小聲低喃:「真沒想到,我所要保護的人就是妳。」周遭見到這種場景,立刻有人傳出了抽氣聲。

 

  一感覺到耳邊所傳來的熱氣,娜亞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但是隨即,她又靠向前去,效法著拉菲特的方式,同樣在他耳邊輕喃,不過語氣似乎有些咬牙切齒,「很感謝你的心意啊!但是很可惜──你、保、護、不、起!」語落,娜亞無視了身旁所投射來的眾多怪異視線,快速踏步離去。

 

  什麼保護不保護?能相信的人只有自己、只有自己!

 

  當娜亞的背影走遠,拉菲特深深地看著她,眼中有些深沉,「冥隱族的後裔……嗎?」除了深沉外,竟還有不明的意味存在。

 

 

  娜亞踏出教室後,並沒有回到宿舍,反而是在校園內四處逛逛。逛著逛著,娜亞輕輕地低下身,倒臥在茵綠的草皮上,閉上雙眼,靜靜地享受著微風的吹拂。

 

  忽地,從遠處傳來了人群接近的聲音。

 

  娜亞輕皺起眉頭,自語著:「躺在這裡也得罪到人?」她睜開眼,輕輕地站起身,正要離去的同時,竟傳來了她所熟悉的呼喊聲。

 

  「那亞──!不准走──!」爽朗的聲音此時因疲憊顯得有些有氣無力。

 

  這聲音不是卡拉是誰?

 

  只見她身後有不少的追求者緊跟著她,甚至為了「捕」到她,各種魔法斷斷續續地施放。在一旁很有義氣的黎月,為了替卡拉阻擋這些攻勢,看來比卡拉更加疲倦,連喊住娜亞的聲音都沒有。

 

  娜亞見狀,喃喃道:「我果然是得罪到人才會這樣……」爾後,她往那人群奔去。

 

  娜亞隻身接觸那一群黑壓壓的人群同時,往在最前方顯然快攤在地上的卡拉和黎月一抓,「空間轉移。」四字一落,原本騷動的人群是一片赫然。

 

  一道亮光閃過,人已經消失無蹤。

 

 

  「呼……呼……」卡拉和黎月整個人躺在地面上,兩人呈現大字型,臉頰上滿是汗水,大口地呼著氣。

 

  娜亞坐在一邊,等兩人喘過氣。

 

  「娜、娜亞姊……」黎月仍舊上氣不接下氣,但卻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娜亞挑挑眉,看著開口喚住她的黎月。「嗯?」

 

  黎月又呼了幾口氣,坐起身,呼吸顯然順暢了不少,「這裡是哪裡?好美……」

 

  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潭幽深的湖泊,些微的亮光閃耀在上頭,波光粼粼。湖中恍如沒有盡頭,深藍寶石的色彩,更添深邃。而湖泊的四周被群樹繚繞,樹的枝條在微風中搖蕩,幾片葉子隨風飄落湖面,掀起了一波漣漪。

 

  娜亞輕輕地笑了笑,「是很美。」不過隨後她又無辜地說:「只是我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

 

  卡拉這時早已起身,興奮地看著四周景物,眼中有種難以掩蓋的光芒。

 

  「這裡……這裡應該是學院內吧?」

 

  「應該是,因為我沒念咒語,能傳的範圍有限……」娜亞低著頭沉吟。

 

  卡拉聞言,又打量了四周,眼中的光芒更甚,「那麼,我們可以在這裡蓋一棟房子嗎?屬於我們的地方!」

 

  「意思就是要搬出宿舍囉?」黎月問。

 

  「嗯,反正我跟我那宿舍的室友也沒什麼在來往,加上──現在我又被追的這麼慘……」卡拉無奈地說著,但隨即又嘻嘻一笑,「搬出來才能耳根子清靜點嘛!」爾後,又續問:「妳們覺得怎麼樣?」

 

  黎月環視了一圈,甜甜一笑,「我是沒有什麼關係,不過話說,這裡跟幽閉之森的美有得比呢!」

 

  「娜亞……?」

 

  「娜亞姊……?」

 

  兩人一達成共識,全都將視線轉向娜亞。

 

  娜亞感覺到兩人的視線,笑了笑,「你們都這麼說了,我能說不嗎?」當兩人原本正打算開心的大叫的同時,娜亞的一句話又徹底澆熄了她們的熱情,「只是卡拉,這樣好像太便宜你了哦?」她嘴角微微彎起,呈現一道完美的弧度,更可以說是一個完美的……邪笑!

 

  卡拉瞬間化為一座石像,僵硬……

 

  「嗯,卡拉呀!其實我也滿想搬出來的……」娜亞笑笑地拍著卡拉石化中的肩膀,又續道:「畢竟嘛!在宿舍裡妳要特地來找我們也挺麻煩的。」她的笑容突然凝結,「可是,必須先做個了斷才能搬來這。」雙眼直視著湖泊深處,那深不可見底的黑暗。

 

  「了、了斷?」卡拉的嘴角抽搐著。為什麼一定要用這麼奇怪的詞?

 

  黎月的表情也變的凝重,顯然是發現了什麼了。

 

  「娜亞姊,有什麼在湖底,對不對?」

 

  「嗯,可是不能確定是什麼東西……總之以目前的情況,想搬來這裡太危險了。」娜亞抿嘴思考著,突然輕輕一笑,「一個禮拜後,應該就可以了。」

 

  「真的嗎?」黎月和卡拉不禁將雙眼瞠的圓大,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娜亞。感覺裡頭的「東西」似乎不怎麼簡單啊?她怎麼能夠說得這麼輕鬆?

 

  「相信我吧。」娜亞維持著她慣有的笑容回覆著她們。

 

  她們接觸到娜亞的笑容,不自覺的相信她了。

 

  只是……「為什麼還是在一個禮拜後啊!」卡拉大叫著。

 

  「因為不能太便宜妳啊!」娜亞的笑容立刻轉為邪笑。

 

  「魔女!妳這個魔女!……」卡拉指著娜亞大罵,欲哭無淚。

 

 

  富麗堂皇的院長室大門,原本莊嚴的緊緊將房內房外給隔開,卻突然被「碰」一聲,完全不預警的被敞開。

 

  「老頭!」

 

  闖進來的,是完全不懂尊師重道美德的本篇小說主角──娜亞!

 

  洛弗克攤在高級的沙發椅上,聽到娜亞如此不尊敬的叫法,竟連點微慍也沒有,反倒是呵呵笑了起來,「怎麼,可愛的小徒弟啊,這麼急著找妳的親親師父泡茶聊天啊?」

 

  娜亞不理會著洛弗克的胡言亂語,逕自地問道:「湖底的東西……應該是死靈法師的殘留物吧?」

 

  洛弗克的精眸一閃,「哦?妳怎麼會晃到那裡去?」

 

  娜亞聳聳肩,「空間轉移的時候轉過去的,覺得那裡有些不尋常而已。」

 

  「那怎麼會對它有興趣呢?可真不像我可愛的徒弟會做的事。」

 

  「因為我要了斷它!然後、搬去那裡住下!」娜亞笑容燦爛。

 

  「嘖嘖……這種作法,確實像妳的風格了……」洛弗克小聲地說。「先說,裡頭不是什麼平凡物,妳有本事就去拿下它,那片土地就隨妳處置了。」他的語氣突然含著警惕,以及別有深意,「只是千萬要小心,別瘋了。」

 

  娜亞自信一笑,「那當然。」

 

  「對了……」洛弗克眼眸一閃,不知何時手中多了一張卡片,那張卡片上有一些意義不明的法陣,「一直忘了拿給妳,圖書館的全通行證,有空的話最好去找找資料吧。」

 

  娜亞伸出手接下,輕笑,「那我就不客氣了。」眼中卻極度的深沉。

 

 

  眼前映入眼裡的是座宏偉的建築物,共分為九層,龐大的佔地面積,這正是傳說中,人間界最有名的圖書館──聖魔武學院內的圖書館。會有名的原因,除了它最大的藏書量外,還有裡頭藏著許多外界找不著的書籍,甚至有些是僅存一本的書籍,就正好躺在聖魔武學院圖書館內。除此之外,據說裡頭還存放了不少大陸曆年前的古物、和早已失傳已久的魔法、武術……等等,可說是完全不虛它第一圖書館的名號。

 

  娜亞跨出腳步走進圖書館,立刻察覺到裡頭有濃厚的魔法波動。

 

  第一層,全年級學生都可到達的樓層,存放著最基礎的知識,也正好適合一年級的學生閱讀。

 

  於進入的右側,有一個櫃台,是專門供人要借書出去而設置的。不過可不單純只有櫃台,櫃台上還放有「監視鏡」,能夠監視著館內的人的一舉一動,為的是怕有人自己無視規則,誤闖自己不能到的領域,或是偷偷將書帶出去,然後就一去不復返了。畢竟館內的書,不少都是價值連城的,甚至是謹此一本的絕版書,所以嚴謹的監視是必要的。

 

  娜亞並沒有多駐足於第一層,找到前往第二層的地方就快速走上去了。

 

  只是卻在她要走上去的同時,被館員給攔了下來。

 

  「一年級是不能上第二層的。」

 

  娜亞停下了腳步,淡淡地看了那館員一眼,拿出洛弗克交給她的卡片。「這樣可以了嗎?」語氣非常平淡、平淡到幾乎沒什麼起伏。

 

  館員楞楞地看著那張卡片,顯然無法反應,「這、這是……」這是院長所轉用的卡啊!為什麼這顯然只是一年級的學生會有?難不成……是以不正當的手段取來的?

 

  他想著想著,還是不願讓路。

 

  雖然到了上面還是有防護,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遵從了自己的直覺。

 

  娜亞察覺到他眼中所藏的情緒,原本平淡的表情慢慢漾起了絲絲冷笑,叫人不由得發寒,「怪了,我記得這卡不是可以任意到達任一層嗎?難道是我記錯了?」她把手玩著手中的卡,眼直直盯著眼前的人。

 

  只見館員很是敬業地道:「確實是如此……」他的雙眼看向娜亞手中的卡,「可是這是院長才可發放的卡,如今妳區區一個一年級生卻取得了這張卡,所以我有千千萬萬個理由懷疑:妳!是以不光明的手段取得的。」

 

  此話一出,原先還算平靜的圖書館內,霎時一片混亂。許多人聚到雙方對峙的場所旁,有看戲、也有鄙夷。不過鄙夷的眼光當然是對向被懷疑的人──娜亞。畢竟一個一年級生,擁有那卡確實是很不合邏輯的,所以館員的懷疑的確很合理。

 

  「哦?」娜亞挑挑眉,不慌不亂地看著眼前不辨是非的傢伙,「你現在有三種抉擇:一,讓路。二,跟我硬碰硬。三,找院長對峙。你要選哪個?」嘴角擒著自信的笑容,像是早已打定了不論對方選擇哪項,最終的贏家終究是她。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