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高掛天邊,圓盤狀地透出絲絲光輝;月光如細沙般點點灑落,細緻又溫柔,彷彿柔得要將全世界都呵護其中。時間早已過了午夜,幾乎每個人都在如此寧靜下沉眠。

 

  沐浴於其中的娜亞,輕巧地步回宿舍,並且輕輕地敝開房門,之間幾乎不發出半點聲響,為的是不想驚動任何人,她不希望有人因此被她吵醒。

 

  但是當她開門後的瞬間,所見到的景像不禁讓她為之一愣。

 

  兩道身影佇立於門前,不只是同寢室的黎月,還有不屬於這裡的卡拉。原先疲憊又擔心的神情,一見到她的出現立即轉為安心,但下一秒,臉色卻驟然改變,眼中充滿著憤怒。

 

  首先開口的是較為衝動的卡拉,「終於捨得回來了?嗯?」卻沒有想到說出的竟是如此嘲諷的話語,「妳到底去哪裡了,就不會先告知一下嗎?非得要讓人那麼擔心才開心啊?妳就不會多為我們想想啊!妳知不知道我們等了多久!是不知道有人會為妳擔心緊張啊!」卡拉如瘋了般的嘶吼大罵,也不管是不是夜深人靜,劈頭的就是罵,罵的毫不留情,一點也不手軟。

 

  但是卻全是出自於──擔心……

 

  娜亞卻僅是淡淡地道:「我是不知道妳們會等我。」平淡的口吻完完全全澆熄了另外兩人的心,冷淡的像是諷刺她們擔心是多麼的多餘,讓她們的心全都涼了。

 

  「娜亞姊妳……真是這麼認為的?」就連溫和的黎月也蹙起眉頭,難以置信地摀住嘴,沒遮蓋到的眼中是不敢相信、是受傷、是……

 

  卡拉的慍色更是表露無遺,她緊緊地握著拳,指甲更刺入肉裡,大吼:「娜、亞!妳當我們的擔心是什麼了!」隨著話語的送出,拳頭也直飛而去,卻在接觸的瞬間嘎然而止。

 

  「但是……謝謝妳們……」

 

  聲音小到虛無飄渺般,彷彿不存在,卻真摯的能深入心底,一字不漏地傳入黎月及卡拉耳裡。

 

  下一刻,話語消逝在靜謐中。「好了,睡覺!」娜亞瞬間揚起了慣有的邪笑,像是剛剛的一切全沒發生過。

 

  ──就連原先的所有問題,也全都被她不著痕跡地迴避開。

 

  娜亞踏著腳步走至房門前,欲要開門,手卻懸在門把前幾不可見地頓了頓,發出了一聲輕呼,目光也在瞬間變得銳利。但這些的過程不過半秒,她就立刻回復正常。手接觸到門把,俐落地打開門,踏入的那一刻,宛如突入了一塊被膜所包裹住的空間中,與自己原先的房間無異,可是卻能清楚地感受到壓抑的氣息。

 

  她一踩入的瞬間旋即腳步往上一蹬,她原先所站立的地方被火球從四個面給夾擊,火球在下刻撞在一塊,卻沒有被熄滅,反而成了一顆更大的火球直襲上方。

 

  娜亞瞥見的同時眉頭輕皺,下一秒她整個身子被那顆超大的火球給完全吞噬,火焰沒有熄滅,仍懸在空中燃燒著。

 

  一個人影見著,憑空出現在這空間。

 

  就在他出現的那瞬間,房間突然從四面八方傳來如惡魔般的笑聲,「呵呵呵,敢來招惹?那就要做好心理準備付出相對應的代價!」

 

  火焰仍懸著,那人影驚愕地環顧四周,卻發現上空所浮著的不只一顆火球,粗略一數至少有五顆!龐大的熱源燃燒著,整個結界中的溫度急速升高,那人的汗滴不斷滑落,分不清是因為火焰的熱能所造成、還是身處下風所致。

 

  「說說看吧,你是想洗三溫暖呢、還是要苟活一條命任我使喚,隨妳選擇吧!」那代表魔女的聲音再度響起。她還真是好心啊,還有選項讓他選,多麼體諒他啊!

 

  那人影仍舊沒回應,而是喉嚨一動,身子直挺挺倒下,緊接著慢慢地,身子竟慢慢消失,一點渣也不剩。

 

  而原本所設下的結界,也在他吞下毒藥的瞬間消失。

 

  娜亞輕嘖了聲,「竟然連半點線索也不留,狠。」

 

  她剛剛自從進門以後,就立即在這空間裡創造了鏡像。她向上一躍,實際上被燒到的只是她的鏡像,而她則在旁邊蓄勢待發。趁著他驚訝之餘又複製了好幾個鏡像擾亂他的視線,讓他誤以為自己被火焰給包圍住,然後真正存在的火焰只有剛開始的那一顆。不過她所創造的鏡像有以假亂真的功能,在還沒破除這障眼法之前,所感受的會與眼中所見一樣,這也是為什麼他能感覺到熱的原因。

 

  她又深深地看著他消失的地方,思索著。自她入學以來,是啦!她承認她是惹到不少的人,但是就憑她所做的那些無傷大雅的事,還不足以讓人派死士來暗殺。更何況……她眼睛輕輕一瞇,隨即發出銀鈴般的笑聲。下手的方式根本不像是要至她於死地,反而是想測試她的實力,否則從她進房間的瞬間襲來的不應該只是四顆火球那麼簡單。這很顯然地只是想「測驗」她的反應能力罷了。

 

  「那麼,可否滿意呢……呵呵。」娜亞喃喃道,像是在自我對話。

 

 

  修長的手指輕輕一點,眼前的魔法影像立即消失。

 

  暗紅的眼眸閃爍著,玄黑色的髮絲無風自飛揚,「滿意……?更該說是訝異嗎?」低沉的笑聲自薄唇中傳出,眼中的眸瞳接觸到某白色身影後,笑意更甚。

 

  「你用了這種方式測驗她?別忘了她是……」白色的身影直立於黑色身影旁,月牙白的髮絲阻擋住他半張臉龐,但是就大略看下,也可以猜出髮絲下是如何的俊美。

 

  黑色身影沒等他說完,就直接截斷:「我知道,正因為是這樣才更該測試……」嘴角若有似無地微微揚起,「是否有資格。」

 

  「若是如此程度就承受不起,那她還是直接去見冥神吧。」然而唇中竟是吐出如此殘忍的話。「省的麻煩。」

 

 

  一早,娜亞就將前來的卡拉再度來個大改造──超級美少男,結束了以後免不了卡拉的鬼吼鬼叫兼鬼哭神號,總之能用上的招數,不管是軟的還是硬的都用遍了,魔女的臉上連挑眉的動作也沒有,只是保持著一貫的奸詐笑容,像是在對她說:「一路好走啊!」

 

  「惡魔!惡魔!妳這個魔女!」卡拉在前往教室的路上不斷地默念這幾個詞,即使長得再怎麼俊美,不斷地碎碎念還是會惹來怪異的目光,而導致沒人敢纏過來。這讓她在到了教室以後還晃了神,沒想到,竟然平安抵達了!

 

  黎月在路途上見卡拉的怨念太重,加上也沒人在纏著她們,就放心地和身旁一臉奸笑的娜亞聊起天。

 

  「那亞哥哥,據說我們一、八年級的獎勵是校外教學呢,不曉得會去什麼地方。」黎月隨口道,在外頭娜亞還是堅持她是男的,即使這臉蛋讓人難以相信,不過有人說不行嗎?反正她說的算。而事情鬧這麼大,幾乎大家也都相信「她」是男的,那麼就這樣下去吧。

 

  娜亞揚起了天使的微笑,「就那心黑透的院長來說,大概簡單則黑暗森林、更折磨點就險惡之地吧。」但是說出來的話卻和她的微笑呈現完全的反比。

 

  「黑暗森林?險惡之地?」黎月眼睛瞪大地,完全無法置信,不過就只是個校外教學,有必要這個樣子嗎?若真是這樣的話,她已經懷疑起這究竟是獎勵還是懲罰了。雖然她深居幽閉之森,不久前才從裡頭出來,但是該有的地理知識還是有的。

 

  黑暗森林,位於整塊大陸的東南方,緊鄰於蘭法斯公國。那裡在約三百年前,曾經因為蘭法斯公國進行魔法實驗時,意外發生魔核爆,而成為全大陸魔法能量最密集的場所。但也就是因為如此,那裡的元素全都不同於外頭,變得難以駕馭。長時間下,雖然它是蘭法斯公國的領土,但是在多人犧牲卻仍是無法挽救的情形下,已經成為公國放棄的土地。在人類未前進開墾的情形下,那裡仍維持著三百年前的原始風貌,眾多的魔物也在裡頭進化繁衍,更因為習慣了裡頭狂暴的元素,而讓那些魔物的實力遠高過於其他地方。因此黑暗森林已經是文明之地數一數二有名的危險地帶,除了有任務的傭兵團外,幾乎沒人敢靠近。而傭兵團的任務也只至周遭的範圍,不可能再深入。據說還有大陸已經滅跡的亡靈法師曾在裡面定居,讓黑暗森林更添危險色彩。

 

  而險惡之地又比黑暗森林更加出名了。它位於蠻族之地的東北方,混雜著多種種族,諸如:獸人、地精、妖族、吸血鬼、翼族……等等,以及許多不被外人所悉之的族群,其中更以獸人及地精為最大宗,但是數量仍遠遠不比深居幽閉之森的精靈族,在西瑪火山旁搭建鑄造之都的矮人族。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們不論是哪一種族群,數量還是遠遠少於處在文明之地的人類。這也正就是為什麼人類可以獨占一塊大陸,而其他種族卻擠在同塊大陸,雖然其中人類的狡詐是更重要的原因。拉回正題,險惡之地比起黑暗森林是更危險了許多。黑暗森林之內的魔物都是些無智商或低智商的生物,但是險惡之地卻不同,他們這些種族的智慧可不比人類差,甚至要比人類要聰明的多。所以通常人類進到險惡之地,是很難全身而退的。因為人類的剛愎及對其他種族的鄙視,讓其他種族更厭惡名為人類的族群。

 

  娜亞調皮地眨眨眼睛,對著瞪大眼的黎月笑道:「這也只是我說說的罷了!」意指不用這麼緊張,一切還未成定局。

 

  「是……嗎?」黎月並沒有因為娜亞的笑容而被撫平,反而有種奇怪的感覺在心中突起,這似乎就是奇怪的第六感。

 

  「是,不用緊張。」娜亞失笑地摸了摸一臉緊張的黎月,眼看自己和黎月的教室要分道後,開口:「已經差不多了,掰。」

 

 

  娜亞一進入教室,就體會到前所未有的低氣壓。雖然有些疑惑,可是礙於自己的人際實在還需要多多補強的情況之下,她隨意挑了個位子坐下,並靜心聽著教室內同學們的小道消息。

 

  聽了沒多會娜亞就趴在桌上了,談了不少,其中包括:魔武雙修班的「修斯」是多麼的帥、多麼的強,甚至還在抱怨為何當初領導人不是他,這時眼角還悄悄瞥向娜亞,露出了鄙夷的視線。娜亞僅是輕瞥一眼,那人又慌慌張張地轉過頭了。而一講到年級大亂鬥那亂七八糟的過程、莫名其妙的結果後,有人又跳出來講了,據說這次的獎勵──校外教學的地點,竟然就是「黑暗森林」!正是由於這個消息,讓全班陷入了難解的靜謐。

 

  黑暗森林啊!現在眾人只能期待這是個錯誤的消息。

 

  然而就在這種情況下,拉菲特輕輕地敞開門,優雅間帶著氣勢走上了台,微微一笑:「同學們,校外教學的地點已經訂出來了,是在蘭法斯公國邊境的『黑暗森林』。」

 

  中鏢!

 

  全場黑線,接著驚慌,娜亞失笑。

 

  還真的……被她說中了呢!

 

  此時同樣接收到這個訊息的黎月無語問蒼天,一面晃神一面大罵:娜亞姊!妳這個烏鴉嘴!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