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上的拉菲特見大家的反應,僅是溫和的笑笑,不過視線卻悄悄地掃過娜亞,而後才繼續道:「由於這次的地點有點危險,所以從今天開始,有為期一個月的準備時間,請同學們好好努力。」

 

  果然和最初講的一樣:一年四季活動不間斷,全年無休,因為就連休息的時間,也得準備好迎接院長的荼毒。

 

  「老師!到了黑暗森林應該不可能團體行動吧?那麼就要先找好組員了?」有人舉手發問。

 

  他說的也不無道理,在黑暗森林中,茂密的叢林是不適合團體行動的,太過大群的人煙容易引起魔物的警戒。而且有太多魔物有足夠的能力隱藏起來,並且施放範圍攻擊。再加上一、八年級,量人數要團體行動也是個艱困的難題,光是統整就很辛苦了,更何況是一大群人走在森林裡?所以小組小組的行動是最適合的。可是卻也存在一些隱憂,若是組員自行尋找只怕會實力不均、但是照能力編排又容易在行動過程中發生衝突。

 

  「沒錯。」拉菲特笑了笑,「小組為六人一組,先是自己尋找組別,組員凡是這次有參加校外教學的學生都可以。期限為三天,若過了三天仍無找到組別或是提交的人數不足,將會依照實力再做調整。而各組又依照整體戰力,再安排是否有老師跟隨。在過程中,任務只是其次,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請各位絕對要謹記這點。」

 

  「那麼,拉菲特老師!」有位女學生舉手,神情有些羞澀,「有哪些老師會一同去?」

 

  拉菲特頓了頓後,笑道:「全一、八年級的老師都有機會,這還需要經過安排才會確定哦。」

 

  娜亞莫名地感到不安,不過隨後又甩甩頭,反正組員能夠自己找吧?黎月和卡拉的實力幾乎可以排得上一年級的前幾名,而自己也絕對不差,應該是不會有老師跟隨的才對,若是有的話那絕對是陰謀!

 

  拉菲特若有似無地瞥向娜亞,那一瞬間溫和的笑容在娜亞眼裡卻毛骨悚然。

 

 

  結束課程後娜亞步出教室,思量了會,口中默念出:「空間轉移。」微量的光包裹住她,片刻後光芒褪去,不見人影,僅留下微量的魔法波動證明這裡曾有人站立過。

 

  結束了空間轉移後,娜亞直立於湖畔,眸中深沉。而這裡,正就是上次娜亞「意外」所撞進的湖旁。

 

  娜亞湊近湖的旁邊,藍寶石般的水光瀲灩搖晃,將原先映照在湖面的影子給蕩開。而湖中是深不可見底,除了一概的幽深蔚藍外,什麼也看不清。

 

  娜亞不斷地透視望去,而沒察覺自己的思緒正漸漸地飄飛……轉移……迷失在幽暗湖中。

 

 

  黎月的冷汗不斷滑落,憶起方才上課的內容,她又打了個冷顫。她閉了閉眼,禁地啊……回憶著剛剛所提到的。

 

  這所聖魔武學院的歷史可以追溯至大陸曆前約兩百五十年,至於真實的年代傳至今日已不可考。在當日還受亂世浩劫餘波所影響的世界,各地是荒原遍野、生活困苦,不只是如今的文明之地,連中央的混亂地帶以及蠻荒之地也是如此的慘況。在各種種族生活困苦,無暇管及他人的情形下,聖魔武學院的創建,在當時是受到排斥的。所以在那時逼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勉強接下最為悽慘的西南部作為創院地點。那裡的多處都是亂世浩劫的餘根、無法抹滅的地方,而聖魔武學院就在這種危險的地方創立。

 

  創立者至今亦不可考,由於洛弗克接手多年,所以有傳言說聖魔武學院就是洛弗克所創立的,只是他本人表態絕對不是,否則他不就快成了千年老妖。可是據有記載的紀錄開始,院長從來不曾換過人,所以眾人也不以為然,當作他只是想隱瞞年齡罷了,對於這點洛弗克只能苦笑置之。拉回正題,創立者不曉得用了何種辦法,將許多被認定沒救的土地給還原。不過即使大部分還原了,仍然有一些地方只是透過封印──那些地方就成了如今的禁地。

 

  最讓黎月汗顏的現在才正要開始。學院這麼廣大的範圍,禁地其實並不多,譬如圖書館的第九樓(雖然原因並不是因為封印)、迷望之間(似乎是娜亞與洛弗克初遇的地方)、屏障之森、鏡湖……等等。談到鏡湖的時候,黎月全神貫注地傾聽,但也就是因為這樣,讓她愈不安。景色優美、群樹繚繞、幽暗靜謐,是為情侶約會最佳地點,可是要小心別太專注看著湖泊,否則將會迷失自己,困於魔法牢籠中,無法再清醒。

 

  黎月立刻拔腿往娜亞所在的魔法A班奔去,但是不論再怎麼的快速也比不過直接使用空間轉移的娜亞,所以始終慢了一步。

 

  「那亞……哥。」黎月皺著眉望入教室內,完全沒有娜亞的蹤跡,她內心更加地不安。她不曉得娜亞究竟知不知道當初她們意外闖入的那湖就是鏡湖、不曉得她到底知不知道那裡就是禁地!如果她們當初知道,絕不會說出那麼令人難為的話的,若是她們早就知道……

 

  黎月突然眼前一白,對上了溫和的笑顏,只聽見他下秒就問道:「怎麼了嗎?」

 

  黎月機警地退後一步,隨即回復了平靜,淡然道:「沒什麼。」她話說完轉身欲走,卻在聽見了那人的話而頓住。

 

  「『娜亞』……她,出了什麼事?」毫無心機的笑容間,黑色的眸瞳卻不斷地閃爍,看不出情緒地,卻讓人會深陷進去。

 

  娜亞,他是說「娜亞」!而不是「那亞」!代表著他或許知道一些事情,可是卻不知道能不能信任。

 

  黎月轉過身,默默地看著他的笑顏。

 

  「我是他的導師──拉菲特,若是知道學生有危險卻不幫忙,這也不合理吧?」他又道,眼中有說不出的認真,就像真的是為了要保護學生而做出的舉動。

 

  黎月又深思了良久,才答道:「娜亞她可能去了鏡湖了。」語閉後她頭也不轉地離開,往武術部前去。

 

  「鏡湖嗎……」拉菲特沒有焦急,只是一貫地溫和笑靨綻開,雙眸中愈加深沉。

 

 

  「卡拉!」黎月風風火火地趕到卡拉所在的武術部1-S班,不理會旁人對她驚艷的目光,一逕地大喊。

 

  只見卡拉一聽到黎月著急的聲音,顧不得原先在做什麼,立即衝出來,情緒也被黎月害得七上八下的了,「怎麼了?怎麼這麼慌張?」

 

  黎月喘了口氣,靜了靜心後,輕道:「我覺得……娜亞姊可能去了上次我們傳送過去的那個湖了。」

 

  「那個湖?那個湖怎麼了?」

 

  「那是鏡湖,聖魔武學院的少數禁區之一……」黎月面色凝重地道。

 

 

  兩人顧不得任何的事,一逕地在路上空著急著。上次由於是娜亞直接空間轉移過去的,所以她們根本不曉得鏡湖的方位在哪。

 

  「妳們怎麼了嗎?」認出是待在娜亞身旁的那兩個女孩,見到她們這麼的焦急,而娜亞卻不在她們身旁,希爾特難得地主動關心。

 

  「希爾特學長!」卡拉和黎月一起打招呼,感受著被人氣這麼大的學長給關心,兩人一致地感到雞皮疙瘩,旁邊啊……若是眼神化為利刃,她們已經不曉得被千刀萬剮多少次了呢!

 

  卡拉平了平心,顧不得周遭的目光,問道:「請問學長知道鏡湖在哪裡嗎?」

 

  「鏡湖?」希爾特露出了意味深長的微笑,瞳孔中暗紅的眼球不斷閃爍著,讓對上他的卡拉好不驚恐!「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呢?」

 

  「呃……」卡拉遲疑著,不曉得這事情該不該對他談起,然而遲疑只維持了幾秒,比起娜亞的安危,這些都不重要了,所以她立即道出:「娜亞她去了鏡湖,那個禁地。」

 

  希爾特聞言後,極力掩住眼中的光芒,迅速地道出:「在學院最邊境,西南方的位置,從那邊直直過去就會到了。」

 

  看著兩人飛奔而去的身影,希爾特邪魅的眸瞳光芒更甚,喃喃地道:「呵,那麼她是否有能力突破呢?可真是個有趣的插曲啊。」

 

 

  「唉呀呀!真是兩個笨娃兒啊……」洛弗克看著眼前的魔法影像,不自覺地道著。她們的這種行為,根本就是在告知全學院,有人闖入了禁地嘛!現在全學院可都在好奇──那一年級的那亞究竟有何能耐當上領導人這個位子,希爾特又從什麼評估出她的實力的。

 

  不過……也罷!就讓她們鬧鬧吧!若是她們想鬧的話。他可不介意看這場戲呢!不過他也同樣好奇著,他可愛的徒弟真的平安無事地從鏡湖回來,又會將哪些人給逼出檯面。──那些在暗地裡看著局勢,不出聲的傢伙!

 

 

  鏡湖旁……

 

  幽深的湖面掀起了一波波的漣漪,明明原先是靜如死水般地平靜。

 

  而這如詩如畫的畫面,湖畔卻倒著一名恍若從天界下凡的女子,精緻的五官、披散開的柔順長髮散在草地上,猶如誤闖人間的精靈在湖畔沉眠。

 

  然而……

 

  「娜亞────」

 

  兩道女聲突入,鳥獸群飛。

 

  娜亞已經昏厥在鏡湖畔。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