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少女直挺挺地站在偌大的湖畔,湖畔旁的樹影晃盪,倒映在湖面,更添幽美。月光輕撒在三人之上,柔順的髮反射著溫和的微光。三人各自透出不同的氣質,似淡然、似高貴、似優雅,如三位月之女神降臨於世般,其畫面簡直讓外人不忍去破壞,如詩如畫。

 

  然而說出來的話卻和場景呈現完全的反比。

 

  「卡拉妳說,我們會在這『露宿』幾天呢?」娜亞語氣淡然,但是不難聽出齒縫間咬牙切齒的意味。

 

  卡拉輕輕地乾笑著,眼中有些心虛,「或許、應該、可能……卯起勁來的話,明天就有新居了。」

 

  黎月終於不得不出聲打段卡拉的妄想,「卡拉姐,呃,就算雛型有了,但立刻進住難保會……」毀掉,不過黎月始終是相當有良心地適可而止。沒有任何測試的房子,真的很──沒有保障啊!

 

  不過三人此時吹著夜風的悲慘遭遇,就得拉回前幾刻。

 

 

  黎月和卡拉已經為了等娜亞,足足在湖畔等了三天,反正現在一、八年級是準備「校外教學」的一個月準備時間,她們就索性待在這了。

 

  而這三天她們輪流地待在娜亞昏厥的身子旁邊,幾乎寸步不離。並不是她們喜歡自虐,而是除了她們以外──竟然還有一群在旁邊虎視眈眈的人!講到這她們不得不佩服娜亞惹麻煩的能力了。先是女扮男裝待在女宿舍,惹火了不少那棟的女學生,這點更讓黎月和卡拉有苦說不出,她們真的很可憐!接著是領導人的身份,這更惹到了不少實力不低的一年級生,其中也不乏魔武雙修班的人。再來是圖書館內的爭執,在外頭也鬧了不少。

 

  她們兩人就在這種幾乎被夾攻的情形下撐了兩天,最後是拉菲特和希爾特的現身「請」走了其他人。可是……黎月和卡拉欲哭無淚啊!走了那群人,卻來了這兩個感覺更危險的啊!所以她們只好更戰戰兢兢,連一步也不敢離開了,兩人只不斷祈禱娜亞快點清醒。然而就在這種壓力下,兩人早已是灰頭垢面。

 

  回到了宿舍,卡拉這副樣子也不敢回自己的宿舍嚇人,所以就乾脆一同回到娜亞和黎月的。但是就在她們見到51號宿舍的同時,看到一道白茫茫的身影──是洛弗克!

 

  洛弗克滿臉和藹地走近,然後出聲:「有結果了吧?」

 

  娜亞眨了眨眼,「當然。」她皮笑肉不笑地回道,這老頭……明明早就在院長室偷窺不短時間了,還特地來這確認?

 

  「院長!」黎月和卡拉認出是洛弗克後,喊出聲。

 

  「哎呀……這是卡拉和黎月,是吧?」洛弗克頗有深意地看著兩人。

 

  「啊!是。」卡拉和黎月急忙回道,卻不難發現兩人一致地冷汗直流,不曉得是因為緊張或是另有原因。卡拉又接著問道:「那、那個,鏡湖真的就這樣成為我們的嗎?」

 

  「是啊!」洛弗克笑得莫名地愉悅。「很喜歡那裡的景觀吧?群樹繚繞、安靜優美、而且可以讓妳避風頭,簡直是個完美到不行的地方吧?」

 

  卡拉瞬間點頭如搗蒜。

 

  娜亞卻眼神一瞬不瞬地看著眼前的老狐狸,看著他愈發奸詐的笑容,有種似乎快被算計的感覺。

 

  「既然是妳們破了那裡的陣,自然妳們就擁有那塊土地的所有權……」

 

  娜亞死瞪著洛弗克,開口道:「所以呢?」

 

  「哎呀,不要露出這種想把我給宰了的表情嘛!」洛弗克看著娜亞,露出一副「好怕好怕」的樣子,不過當然是裝的。「有鑑於這棟宿舍許多人都投書抱怨──不應該讓身為『男兒身』的『那亞』繼續住在這,所以不斷請求希望請妳離開。而如今妳們也有新的居所了,簡直是一舉兩得,不如就『現在』立即動身吧?」

 

  「好啊!」一道清脆的女聲響起。

 

  好啊!

 

  好啊!……

 

  好啊!…………

 

  娜亞差點想砍了出聲的卡拉!──這個笨蛋!

 

  洛弗克趁著她們來不及反悔的瞬間大聲道:「呀──那就只好這麼決定啦!所以 51 號宿舍可能要回收了,哎呀!真可憐,你的主人急著想搬開,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啊,是吧?」語閉後,他也不等有沒有人回應,就逕自笑吟吟地踏著沉穩的步伐離去,嘴角的弧度更是無法喝止的向上彎。徒弟啊──妳們可要怎麼辦呢?那裡可沒有所謂的屋子讓妳們住的哦!

 

 

  娜亞輕輕地落坐,看著幽深的湖泊,突然嘴角擒著笑,低聲問道:「黎月、卡拉,記得我昏倒的這幾天,想來找碴的是哪些人嗎?」

 

  黎月和卡拉也一同坐下,不過卻是面面相覷。想著同樣都是:有人要倒大楣了!

 

  不過她們既然都和娜亞踏在同一艘船上了,那三天也真被他們煩到連睡覺也不能好好睡。她們也不是做善心事業的,當然也沒好心到隱瞞了。所以就將一個個記得的都供出來,加上還有兩人互相輔助記憶,林林總總加起來,數字果然可觀。

 

  「拉菲特老師、還有希爾特學長……他們兩個是最後一天才來的,妳也要對他們……?」卡拉吶吶問道,整到學長不打緊、整到有名到走在校園都有無數粉紅愛心到處亂飄的希爾特學長?寒!這讓她不禁打了個冷顫。再加上殺傷力可以算是同個級別的拉菲特,而他又是老師。這樣怎麼想都不妥吧?

 

  黎月也在一邊不斷點頭,見識到上次只不過是被希爾特學長問問發生什麼事,背後一整個寒啊──說什麼也很不想再體驗。加上這次又多個拉菲特老師,怨念程度恐怕要破表了。

 

  娜亞眼神微瞇,擒著的笑容更甚,「當然了!我做人是有仇必報!」更何況他們不只惹到她這次!希爾特找她當領導人、拉菲特在課後刻意地用這麼曖昧的方式對她說話,惹腦了她。讓她惹到這麼多莫名其妙的人,他們兩個是肯定有關聯的!即使不是直接、間接也有份!這麼推來,放過他們可不符她的原則啊!

 

  「等著吧!」

 

 

  天空微亮,晨曦閃耀在鏡湖湖面上,波光粼粼。

 

  娜亞感受到光的照耀,緩緩地用雙手支起身子,從柔軟的草地上爬起。

 

  「黎月!卡拉!」娜亞雙手一伸,搖晃著臥倒在她身旁的兩個嬌軟身軀。

 

  「啊……娜亞姊!」黎月很聽話的才一聲就自動爬起,看著眼前的鏡湖景象不禁楞了會,但又隨即想起──這,就是今後的居所,屬於他們三人的場所!

 

  卡拉卻是身子一翻,拍開了娜亞的手後,繼續呼呼大睡。

 

  娜亞的笑容突然變得更加溫柔,手輕輕觸上了卡拉的臂上,傾身在她耳畔輕聲呢喃:「卡拉,記得嗎?再不醒來,恐怕又要再重演一次……」話還沒說完,卡拉竟奇蹟似地快速坐起,還意外的精神十足,幾乎像是在裝睡的一樣。不過不難發現她的手臂上多了一點一點的雞皮疙瘩。

 

  「我醒了!不用了──」卡拉滿臉的驚恐。突然憶起了她要女扮男裝那天,賴床……接著……她抖了抖,不敢再想下去,夢魘!真是夢魘!

 

  「呵。」娜亞輕輕笑了笑,「這樣才對。」她眼眸突然閃了閃,笑道:「從鏡湖出來後,什麼反應都是有可能的對吧?」

 

  「啊……嗯,是有不少人瘋了、還有些直接投湖自盡,幾乎都是精神方面出了問題。」黎月答道。

 

  「嗯──那就夠了!」娜亞笑笑地道。

 

 

  一路走來,人說不上多,但是卻一致地看著這幾天鬧的沸沸揚揚的主角──娜亞。只瞧見她眼神萎靡不振,眸瞳間有更多的迷惑,以及驚慌失措。

 

  終於有人朝她走近了,「你,才三天就變成這樣子了啊?哼哼,一年級領導人也不過如此而已。」來者有著褐色的短髮,不差的外表,他的身手同樣不差,身為魔武雙修班的人,有著不少的追求者。他……是叫奇諾爾來著的吧?

 

  娜亞腳步輕輕挪後了一步,輕道:「你……是誰?」眼中有著極度的懼怕,手輕輕地放在身前,像是要極力保護自己的樣子。

 

  奇諾爾先是微微一楞,接著後悔起自己逕自找那亞碴的這種舉動。他看起來都已經變成這樣了,而自己竟然還……這豈不是趁人之危嗎?至於領導人不過是希爾特學長指派他的,說到底其實也不是他的錯。如此想想,心中的罪惡感更重了些。

 

  他深呼了幾口氣,道:「我是奇諾爾,魔武雙修一年級的。」

 

  「娜亞!」黎月突然急急地從遠處跑來,叫喚著看似處在困境中的少女。

 

  「黎月……!」娜亞一見到黎月,立刻怯怯地躲在黎月身後,像是隻受傷過的小貓,對陌生人一律築起一道牢不可破的牆。

 

  「娜亞?」奇諾爾又楞楞地唸一次,心中疑惑起──這不是女孩子的名字嗎?

 

  黎月眼中閃了閃,嘆口氣,似無奈地道:「是的,娜亞她原本就是女性,可是她剛入學時似乎是擔心會被騷擾,所以才刻意放出是男性的假消息。可是自從她醒來後,就像是忘了所有的記憶……她是女生的事,才不得已要揭穿。其實我也早就知道她是女的了,可是擔心她被侵擾才一直瞞著各位……」

 

  周圍的人漸漸變多,大家都好奇地探探頭,偶爾交頭接耳。

 

  奇諾爾看著娜亞絕美的臉龐,無助的神情,無辜地像隻無助的小貓,不禁點頭,「確實……真的會很可怕。」

 

  卡拉的聲音也突然加入,「所以想請各位不要計較她從前的所作所為,因為她很多都是不得已的。」只是很多,並不是全部哦!卡拉暗自地想。只是不知道這「很多」的定義是有多少了。

 

  「另外……」黎月可人的臉蛋微垂,露出有些為難的表情,「我不曉得這個忙你們可不可以幫……」

 

  人群中有人開始嚷嚷著:「講出來看看吧!大家都是同學!」

 

  「是啊!是啊!」

 

  娜亞躲在黎月身後暗自竊笑,看不出,她們三人的演技都這麼精湛啊!

 

  不過卻是由卡拉開口說道:「那個……娜亞因為鏡湖的原因而變成這樣,相信妳們也知道。裡面的殘留物已經消失了,所以我們三個想在那旁邊住下!」她頓了頓,眼中有些無奈:「一方面是女生宿舍不曉得還願不願意接受娜亞;就算願意接受,娜亞可能也會因為怕生而不敢繼續住下去……可是這種勞動,如果只有我們三個可能要露宿好幾天了。」

 

  奇諾爾看著卡拉身後的娜亞,爽快地道:「好!這個忙我幫了!」

 

  他的話語一落,卡拉就激動地抓住奇諾爾的雙手,「謝謝!真的很謝謝你!要不我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這倒是很真心真意的道謝。

 

  奇諾爾面對卡拉突如其來的反應,有些不自在地快速抽回手,臉色微紅地道:「這沒什麼。如果可以的話我會盡量再找人幫忙的……」

 

  「謝謝、謝謝!」黎月也開口。

 

  娜亞怯怯地從黎月身後向前走一步,相當小聲地道:「謝……謝謝你。」

 

  奇諾爾見娜亞努力克服懼怕,特地走出來向他道謝,心中更加亂感動一把的,「不會!這是我應該做的!」又想起先前對她的惡劣,他打從心底地感到內疚,並下定決心一定會將她們的新居給處理好。

 

  娜亞又快速退回黎月身後,埋著頭暗自吐舌。竟然從「幫忙」變成「應該做的」了。呵。

 

  爾後又有不少人見娜亞的態度真的已經失憶了,而且先前的事追根究底也不是這麼嚴重,所以也一起出聲幫忙了。

 

  不過才一晃眼的時間,娜黎拉湖畔就聚結了不少人來幫忙。

 

  沒錯,鏡湖的名稱已經成為過去式,如今它的名稱被娜亞等人重新命名,取做──娜黎拉湖,一個只屬於她們的世外桃源。

 

 

  「這徒弟可真是……」洛弗克見魔法影像中,人聲嘈雜的湖畔,有些無奈地道。原本想說可以藉此耍耍她的,沒想到不過半天,她就將原先對她有仇恨的人喚來替她做事。而她!看看、竟然在旁邊乘涼,而那些人卻在那邊汗如雨下!

 

 

  「完工!」奇諾爾整個人幾乎要累攤了,他從動工到結束沒離開過半步,途中不是監督工程就是親自幫忙,沒有一刻閒過。不過幸好中間有些地方黎月和卡拉有親自來幫忙,否則自己真的要累死了。

 

  黎月倚靠著精靈族特有的天賦──對自然的協調性與美感,搭配出最適合這片土地的建築,不讓它的出現而破壞了這難得的美景。

 

  卡拉則適時地提出各種更適當的建法,且更用心的在地基上,避免它可能倒塌的可能性。

 

  至於娜亞……睡覺、睡覺,微笑、微笑,像是外界的任何事全都不關她的事,只要一逕地在旁邊扮演著失憶女子的角色就行了,多愜意!

 

  娜亞見完工後,輕輕地站起身子,銀鈴般的聲音帶著有些羞澀的語調輕聲道:「那個……很謝謝各位!為了感謝大家,我想明天招待各位一頓午餐,請、請大家賞賞臉。」

 

  許多人一聽,一同揚聲允諾絕對到場,氣氛相當平和。

 

  這天就在這樣地一片和諧中度過……。

 

  應該是吧?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q252i3t5n
  • ◎M%L%B%﹉高〇%﹌賠%率

    aa8888.net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