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人都散光了以後,三人悠哉地走進新居。

 

  整棟屋子是由一種名為「石崗岩」的岩石所組成,透體的白亮,即使沒有點燈仍能看得清。不過她們當然不會這麼虐待自己,仍是裝了以火元素為能量所製成的魔法燈。屋子的空間並不算大,不過仍可分為房間、客廳與廚房。一進入是空間最寬敞的客廳,若真要擺設,放個一組沙發、一面矮桌、幾個書櫃還是可以的。然後左前方是廚房,是最為簡單的樣式,不過能用出來已經相當不簡單了。接著右前方有階梯可以上去二樓,樓梯拐個彎後有條走廊,分別連接著她們各自的房間,最先的是卡拉、然後黎月、最後才是娜亞。

 

  不過她們並沒回各自的房間,反而是直接坐在已經擺置好的客廳沙發上。

 

  「娜亞,妳真要請他們一頓?」卡拉有些疑惑地問道,她所認識的娜亞可沒好心成這樣啊!難不成真給她呆過頭,腦子壞了?

 

  娜亞輕輕一笑,「當然啊!否則我就不會說出口了。」她說得自信滿滿。

 

  「難道是要……」黎月話出了又止,雙唇張了又合,卻沒說出最後的關鍵字來。

 

  娜亞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下藥。」

 

  「果然!」卡拉瞪大了眼,早已認定她不會這麼好心地特地請人吃飯!「妳想下什麼藥?毒死他們?」她抖了抖,這魔女,她相信這種地步確實有可能。

 

  娜亞失笑地搖搖頭,「怎麼可能!」當她是什麼了。「只不過是遺忘的藥,讓他們忘了這裡的所有場景,以及忘了娜黎拉湖這塊土地。」除此之外,沒有了。她難得會這麼有良心。看在那些幫她們建新居的份上放過他們,可是這也不表示他們有資格知道這個地方,或者能因此來找她們,只能當作一筆勾銷。

 

  「原來是這樣……」黎月拍了拍胸口,這日做了這麼多像在欺騙社會的事,讓她突然認為自己快被娜亞的魔女本質給同化了。「那對妳在外頭的評價呢?」黎月有些擔心地問,好不容易洗清了先前的污點了,難道也要連同遺忘?

 

  「呵,這個啊……」娜亞手肘撐在矮桌上,下巴抵著雙掌,食指摩挲著臉頰,輕輕一笑,「就繼續這樣子吧!」

 

  「啊?」卡拉疑惑地出聲,繼續這樣是怎樣啊?

 

  「當個無知又純真的娜亞囉!」娜亞無辜地眨眨眼,裝出煞有其事的樣子。

 

  黎月和卡拉不約而同地嘴角抽搐著,她們還是深刻地認為自己是在欺騙社會。

 

  「對了,娜亞妳說得有仇必報……?」卡拉突然想起昨日娜亞明明說會報的仇,如今她們已經有房子可住了,可完全沒見到那兩人的人影,不禁疑惑地問道。

 

  娜亞輕輕笑著,「明天,才是好戲啊!」今天就讓她認真地睡一覺吧!嗯,雖然她好像已經睡地夠多了哦?

 

 

  隔天一早,娜亞就將還在夢周公的兩位給挖了起來,並毫不客氣地道:「妳們現在出去準備食材。」她語閉後就逕自走下樓,進廚房開始整理廚具。

 

  跟在娜亞身後的卡拉見到在廚房忙進忙出的娜亞,驚恐的神情表露無遺,是怎樣?扮完純真失憶的娜亞以後,想玩玩賢妻良母的類型嗎?可是她怎麼也想不到娜亞竟然會做菜啊!她瞠大著雙眼,還有些口吃地道:「妳、妳妳……妳會做菜?」

 

  也是剛從二樓走下來的黎月,看著眼前的情況──卡拉的右手平抬指著娜亞,指尖還有些抖動,表情更是經典,眼球幾乎快給跳出來了;然而當事人娜亞卻一臉從容的模樣,彷彿置身於度外般,與自己事不關己。

 

  黎月不禁迷茫地開口問道:「怎麼了嗎?」

 

  卡拉臉色僵硬地轉向黎月,然後又緩緩轉回原先的角度,「娜亞……在做料理啊──」

 

  黎月這時也注意到手拿著菜刀在清洗的娜亞,可愛的臉龐也佈滿難以置信:「這……」然而話卻被一股莫名的寒意給截斷。

 

  只看娜亞雙眉輕挑,口吻頗為清淡,可是說出的話卻極具殺傷力:「或許藥得再多準備幾份了。」手中的菜刀俐落地甩飛到空中,翻滾了幾圈後,再落下,一釐不差地回到了原先的位子。

 

  一瞬間,門被急速地敞開又關上,兩道身影隨著門的開啟聲而消失地無影無蹤,連影子也難以尋見。

 

 

  「呼!」卡拉拍著自己的胸口,喘著氣,看著與自己同樣情形的黎月,相視一笑。「走吧!趕快去準備,等著吃魔女所做的料理。」

 

  黎月輕輕地笑了笑,「嗯!」

 

  她們都清楚地曉得,娜亞才不會對她們怎樣,而且既然她自己動手做料理了,那肯定也不會差到哪去。

 

 

  黎月和卡拉才一瞬間手中的東西就增加了一堆。原因是那些幫忙的人說,不好意思讓娜亞白白請客,所以主動提供了一些食材。這讓她們倆不禁敢到有些許罪惡感,畢竟她們可是為了要下藥材會主動請客的啊!

 

  「妳們這是要做什麼?」遠遠走過來的拉菲特看著雙手提滿東西的卡拉和黎月,揚起了一抹無害的笑容,出聲問道。

 

  黎月和卡拉一聽見拉菲特的聲音,立刻心中警鈴大作,互看了一眼後,卡拉吶吶地開口:「我們為了要慶祝新居落成,還有感謝那些幫忙的人,所以打算請他們吃頓飯。而這些東西……是那些人不好意思被白白請客,所準備的材料。」呃啊!背後又冷了幾分,果然,威力絕對不輸希爾特學長!卡拉克制想顫抖的身子心想。

 

  「哦?」拉菲特突然溫和地笑了,頓了幾秒,他又問:「這是誰的主意?」

 

  「是娜亞。」

 

  有人出聲了,可是說話的人既不是黎月、也不是卡拉,而是──希爾特。

 

  只見他也走了過來,身後還有一小群人,有奇諾爾、還有些昨天一同幫忙的人。然而卡拉眼中卻訝異了幾分,這奇諾爾是怎樣?當是開派對嗎?怎麼把一堆無關的人連同帶來,而且竟然還有魔武雙修班的修斯!他的有名程度絕對不輸給娜亞,只是一個是往正向發展、另一個是往負向的。只是他的臉色,似乎有些心不甘情不願啊……

 

  黎月更是無奈地看著眼前的景象,她有沒有看錯?希爾特學長看向拉菲特老師的眼神竟然是挑釁?而拉菲特老師也是用一貫的溫和笑顏回敬,只是這笑容讓她不管怎麼看就是怎麼發毛啊!

 

  奇諾爾在這詭異的氣氛之下發言了:「黎月、卡拉,我想多帶點人去,行嗎?反正應該也是愈熱鬧愈好吧?」

 

  「那麼……」拉菲特笑了笑,「我自己準備些材料,也去,可以嗎?」

 

  卡拉和黎月僵硬地轉頭,互看了幾眼,一致地想:為什麼僅是請吃個飯,情況也會變得這麼複雜!更何況、更何況──拉菲特老師問向她們的口吻無論如何地溫和,都有種受威脅的感覺啊!

 

  「隨你們高興就好……」她們已經不想管了!

 

 

  坐在客廳內的娜亞,優雅地端起矮桌上的茶,輕輕啜了幾口,聽見外頭嘈雜的聲音,輕笑出聲。

 

  下一秒門被敞開,黎月和卡拉一副無奈兼疲憊地走進門,煎熬!真是煎熬!心靈的折磨啊!她們從來沒想到出去準備個食材也可以這麼累人。──一群有名到過份的傢伙一致性地到她們的居所會怎樣?當然是她們一路被刺到結束。她們都懷疑自己會不會被下蠱、或是被紮小人了。

 

  想到這她們更恨不得千刀萬剮那位始作俑者──奇諾爾了。若不是他邀了修斯、而後又告訴了希爾特這事,也不會最後連拉菲特也一起抓過來了。

 

  爾後剩下的人,約略十幾二十人擠入這稱不上大,但也不小的屋內,顯得些許擁擠。

 

  娜亞立刻露出一副驚怕的模樣,不過還是靠到黎月和卡拉身邊,「辛苦妳們了。」將她們手中的食材轉到自己的手上後,她迅速地掃了來人一眼,暗自笑了,果然啊──不請自來,那也省得她去請他們了。

 

  「你們……是?」娜亞怯怯地問了。

 

  奇諾爾站了出來,看著害怕的娜亞,帶著歉意地道:「不好意思,多出來的這些人是我邀來的,想說熱鬧點比較好玩,而且也可以讓妳認識多一些人。」

 

  娜亞撐起笑容,輕道:「是這樣啊,不要緊的,歡迎。」

 

  奇諾爾擔心娜亞怕生,好心地介紹了一輪多出來的人物。「那讓我介紹一下,這位冷冰冰的是我們班上的修斯、然後他是我們魔武的學長希爾特、再來他是老師拉菲特。」

 

  娜亞禮貌性地朝他們一笑,不過語氣還是裝得懼生。「請、請多指教。」這三位……還真沒有一位是自己沒看過的。希爾特和拉菲特不用說了,至於修斯,竟然就是自己入學時所遇到的那個人,就不曉得他還記不記得那一點小插曲了。

 

  修斯像是進門後第一次正眼看向娜亞,眼中輕微晃動的一下,但不明顯。

 

  而希爾特則是看著眼前正在演戲的娜亞,嘴角揚起詭異的笑容,「請多指教,學妹。」

 

  「娜亞,我是妳的導師,不曉得妳還記不記得?」拉菲特也配合著娜亞演著戲,溫和的語調彷彿是要喚醒她的記憶,只是眼中的光芒更甚。

 

  娜亞輕輕地搖搖頭。

 

  「好了,再站下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開飯,大家先入座吧!由我們三人為大家準備午餐。」卡拉站出來發言,不過不難猜到她是看不下去眼前明明互相知道對方情況,卻還裝的毫不知情,演的相當開心的三人。

 

 

  一入廚房,三人像是各忙各的,實際上還是在低聲交談。

 

  只見娜亞將一罐一罐各種不同顏色的液體一列排開,「這些,等等妳們在做菜的時候,各種菜加一點,不要重複。」

 

  「這是?」

 

  「混合液,不同顏色混雜會有不同的效果。」

 

  「那做菜……?」

 

  娜亞擺擺手,「我只會調藥,並不會做菜。妳們哪隻耳朵聽見我會做菜了?」

 

  黎月和卡拉很努力地想,好像、真的、沒有耶!她當時只落下了一句像在威脅人的話──「或許藥得再多準備幾份了」,而且還手持菜刀,怎麼樣都會誤會的嘛?

 

  娜亞像看穿了她們的想法,很好心地解答:「我當時只是在切『龍鬚草』當製藥材料罷了。」

 

  好吧,她們得承認她們果然太高估娜亞了,畢竟她是魔女,會製藥才符合自己的角色形象。

 

  然而黎月這是卻也說道:「卡拉姐,呃……其實我也不會做菜。」

 

  「什麼──」廚房內傳出了聲怒吼。

 

  好、她認了,她認了總行了吧?手拿著菜刀,將材料一一分屍的卡拉自怨自艾地想,她突然覺得自己好可憐,就這樣莫名其妙得一個人準備所有人的午餐──而且,人還不少!

 

  經過了一番地折騰,卡拉一一完成了各項菜餚,黎月和娜亞充當侍女將菜給端出去。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