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慢用,這是開胃用的湯,主原料是落槿所熬成的,落槿會散發出清淡的香味令人食指大動。」娜亞微微一笑,將一整鍋需要雙手才拿得了的大碗給端上桌,溫熱的香氣從鍋內傳出,在場的人幾乎都吞了口口水。

 

  娜亞再度回到廚房。

 

  偷偷瞥著客廳內的客人,呵,果然啊!大部分的人都動手了,就希爾特、拉菲特、修斯還未開動。這麼一來,恐怕整到的人要多一個了。

 

  見情況差不多後,娜亞示意黎月也端下一道菜出去。

 

  來來回回好幾趟後,桌上擺滿了好幾道色香味俱全的佳餚,卻不料這一道道菜,都是道道的陷阱。

 

  黎月有些擔心地看著,悄悄問著在一旁像在看好戲的娜亞:「他們會不會中了太多種而出意外啊?」這些人吃著那些「加料」過後的菜,還混雜亂吃,不就混出好多種結果,那會不會有什麼併發症,而鬧出人命啊?

 

  娜亞眼中閃動暗光,嘴角揚著笑,「妳說呢?」頓了好幾刻,她才輕笑道:「只有第一種結果會顯現,其他的混法就會失效。只要按照我上菜的順序吃,他們不會出問題的。」她沉著聲音道:「除了自作聰明想學我們吃法的傢伙會得報應!」

 

  待最後一道菜上完後,娜亞等人又一同聚在廚房內,各嚐了微量的白色液體,才走了出去。這多一種少一種,結果可是大不同的。

 

  奇諾爾看終於落坐的三人,熱情地道:「辛苦妳們了!真的很美味,妳們也快吃吧!」

 

  娜亞淡笑,「謝謝你喜歡。」她話閉也動起了桌上的菜餚,先是魔燒肉、再來是清蒸鷹肉、辣炒蓮菇……

 

  奇妙的是娜亞不論夾了什麼菜,爾後就會被狂掃一番,像是全都跟隨著娜亞的步調在進行。

 

  小小的一室中是熱絡的氣氛,然而注意到這怪異景象的奇諾爾毫不猶豫地問道:「為什麼娜亞夾什麼,就會大家一起挾著吃?」

 

  全場瞬間靜默了幾秒,看向娜亞、又看看那幾個跟著娜亞吃法的人。

 

  娜亞登時露出了靦腆的笑,歪著頭道:「或許……是我的吃法比較美味也說不定唷。」

 

  全場看著娜亞,笑出聲來,也不當一回事。

 

  娜亞看著幾乎被掃空的菜,嗯,滿飽的。

 

  「對了,妳們校外教學的隊員找齊了嗎?」奇諾爾突然朝娜亞等人問道,這似乎替全場找到了一個共同的話題,大家一致性地關注。

 

  三人一致地面面相覷,她們還真的忘了這回事了。三天就在等待與鏡湖中過去,她們竟然連提交隊員也還沒有。

 

  「還沒……」卡拉乾笑著,該不會她們三人就要這樣被分開,各自入莫名其妙的隊伍了吧?

 

  拉菲特倏地出聲:「還是妳們將名單交給我,我可以替妳們做安排。」

 

  「不、不用了,這樣太麻煩老師您了。」娜亞表面上是客氣地回絕,實際上卻是想著,若交給你,會被動什麼手腳都很難說!

 

  「不要緊的,畢竟我是妳的導師。」拉菲特溫柔一笑。

 

  「真的不用麻煩了。」娜亞起身,像是落荒而逃,但是卻是溜進廚房內。幾分鐘過後,獨自端出了最後一項菜餚,「不好意思久等了,這是最後的甜點。」

 

  卡拉和黎月訝異地看著娜亞,不是說自己不會做菜的嗎?這才幾分鐘,就端出了這麼一樣甜點出來,而且還色、香俱全。

 

  端上桌後,眾人興沖沖地各端了一碗,喝下。卻不見主人動手,娜亞微笑地看著那些該喝的都喝了以後,手發出一個響指,凡是有喝的人全部躺下。

 

  清醒的僅剩下娜亞、黎月、卡拉、拉菲特、希爾特、修斯。

 

  沉默了好半晌,沒想到先開口的竟是修斯:「妳果然徹頭徹尾都在演戲。」冰冷的口吻吐出這麼一句話,像是在批評質問,但實際上卻是半點情緒也沒有。

 

  娜亞甜甜地一笑,「你特地來這餐會,就僅是想確定這點而已嗎?」不待他回應,娜亞又迅速地接下話:「那麼你可要後悔了。」

 

  才落下話語,修斯就察覺到不對勁,自己的右手臂莫名其妙多了幾條黑色的詭異圖騰,延伸了整隻右手臂,直到手背。

 

  「這是……」修斯訝異地看著自己手上莫名多出的圖騰,「熾忠之心。」

 

  然而不只是修斯,就連希爾特和拉菲特也多出了相同的烙印。

 

  「這是什麼?」黎月愕然地看著三人的變化,又聽著修斯講出這名稱,這次是不是過火了些?

 

  「對下烙印者永不背叛的證明。」卡拉語閉後,默然。

 

  娜亞突地朝黎月和卡拉的後頸用手刀鎚下,力道拿捏地適中,正好擊暈。

 

  娜亞嘴角扯了扯,冰冷一笑,「重新回到了你們所背叛的人之下,恨嗎?」

 

  希爾特邪魅的眸光一閃,「原來妳早就知道了。」

 

  「是你們自己不斷來招惹我的。」娜亞口吻有些咬牙,她原先是想遵照洛弗克的希望單純地過完學院生活,再來處置他們兩人的。可是這兩個背叛者不斷用盡各種方式招惹她,她豈能這麼被惹還不還擊?

 

  但是拉菲特卻不甚在乎地看著手上的圖騰,輕輕笑了:「與其說恨,不如說是……正中下懷。」

 

  娜亞的眸瞳收縮著,下意識地握緊雙拳,但又隨即鬆開,最後是笑:「正中下懷是嗎?最好你們最後還能這麼想!」口吻中毫無溫度,是完全的冰冷。

 

  「妳不覺得妳得先想辦法處理這兩個人嗎?」拉菲特輕輕一笑,指著倒在一旁的黎月和卡拉,眼中有些戲謔。

 

  娜亞淡然地看像地面上被自己給擊昏的卡拉和黎月,淡道:「讓她們當作是夢吧。」

 

  「妳就這樣莫名其妙多收一人?他可不是守護者。」希爾特突然出聲,眼神瞥向在一邊冷冰冰站角落的修斯。

 

  娜亞目無焦距地淡道:「他若是和奇諾爾一同吃同樣順序的菜,也不會如此,怪就怪他自己太敏銳。」這原先真的不在她的計畫範圍內,她並沒想到除了拉菲特和希爾特,還會有人看破這技倆,雖然最後是將自己推向深淵。她也沒興趣對毫無關聯的人做的太過分!但是是他自己跳下的,怪她?

 

  修斯沉默了許久,冰冷的雙唇輕啟,「好,我認,算我倒楣。」

 

  希爾特在一旁看著,莫名地揚起一抹詭異的笑,眸中更閃爍著精光。

 

  「那麼既然都正式成為妳的守護者了,校外教學的分組就這麼定下了?」拉菲特輕瞥了一眼希爾特,又隨即直視著娜亞。呵,雖然和最初的預定並不相同,但是罷了,結果不會變。

 

  希爾特的紅色眸瞳也莫名熾熱地盯著娜亞,如等著獵物掉入陷阱的野獸,蓄勢待發,令人不寒而慄。

 

  娜亞自嘲一笑,「如此一來,還真剛好啊!正好六人──不多不少。」

 

 

  命他們三人將奇諾爾等人扔離這娜黎拉湖的佔地後,娜亞獨自整理著亂成一團的環境,並在這周遭設下結界,讓那些人徹徹底底地忘了當天幫助她們建造房屋,以及這湖存在的一切。

 

  獨自坐在湖畔的娜亞,盯著澄澈的湖,在落葉飄下之際漾起了一波波漣漪,思緒也莫名地飄飛。

 

  ──「娜米希亞,試著相信他人吧。」馬魯艾爾牽著記憶中的自己,好溫暖。

 

  她真的想嘗試相信……真的。可是卻發覺做不到、做不到……背叛已經深植她心底,加上這些年來的種種,要她如何再相信?

 

  並不是不想啊!而是,做不到。

 

  ──「妳不會一直孤單一人的,總有一天、一定會有人像我對待妳這般,接納妳,陪伴在妳身邊。」馬魯艾爾推開了自己,推進了時間的牢獄後,那最後的笑容,很溫暖,卻道著:「但是我無法再陪伴妳了,妳先休息吧,然後──去尋找妳所希望的人。」

 

  娜亞將頭深埋在手臂中。

 

  就連族人也不接納自己了、就連父王也不信自己了、就連你……也走了,還有誰願意陪伴在這樣的她身邊?

 

  黎月和卡拉方才對自己這樣的卑鄙手段,根本無法接受吧?她們根本無法接受這樣的自己吧?

 

  可是這樣的她,才是真實的她。

 

  充滿著強烈的恨意與無法相信他人的心,對於所恨之人會不擇手段地陷害。

 

  這就是如今的她啊……

 

  所以馬魯艾爾,你錯了,她根本遇不到能夠接納自己的人,因為就連她……也覺得這樣的自己真是糟糕透了啊!

 

  隨著時間的流逝,她早已在一次次的背叛與陷害下,變得冷血了。有利用價值的她會利用到半點價值也沒有後,丟棄;沒利用價值的,根本不屑看一眼。

 

  娜亞泛起了苦笑,隨著時間的消逝,她已經不是原先的自己了啊!然而馬魯艾爾所熟知的自己已經不在了,當然當初那些話也不會成立。

 

  她還是得──孤單一人!

 

 

 

  猛然間,肩膀被使勁地用力拍下。

 

  娜亞抬起原本埋在手臂間的臉,輕輕一笑,「黎月、卡拉,睡得還好嗎?妳們怎麼客人還沒離開就睡著了呢?」

 

  卡拉無視了娜亞的問話,充滿怒意地大吼:「娜亞!妳給我說清楚,剛剛的一切!」

 

  黎月溫和的眼神也黯淡下來,「娜亞姊,說清楚吧。」

 

  娜亞的笑意瞬間變得冰冷,接著輕輕地站起身,面對面與卡拉和黎月對峙。

 

  妳們果然……無法接受這樣的她吧……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