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不是大草原!」若寒熟稔的接完連續技,打敗了一隻跨夏羊,又往另一隻奔去。

 

  那隻跨夏羊旁剛好有一隻地王──大盜羊咩咩。

 

  若寒從旁邊靠近跨夏羊,正當快要解決跨夏羊的同時,大盜羊咩咩竟轉向若寒的方向,並射出手部的子彈,若寒的血量瞬間減了一大半。

 

  就在同時,一隻手拿金光之鎚的男祭司跑了過來,在若寒的身邊放了馬斯治療術,並幫若寒做上全套服務。

 

  若寒有了那位祭司的幫助,快速的舞動大劍,順利的將大盜羊咩咩給解決了。

 

  「謝謝。」若寒朝那名男祭司道了謝,又繼續斬殺其他的跨夏羊。

 

  而那名祭司在原地楞了幾秒後,竟決定跟在若寒的後方,卻選擇沉默。

 

  若涵將游標指向祭司──「贖罪之翼」,那名祭司的名稱叫做贖罪之翼。

 

  「為什麼跟著我?」若寒停下腳步,朝身後的祭司問道。

 

  贖罪之翼沉默了幾秒,沒正面回答,反而說:「讓我幫妳,好嗎?」

 

  若寒沒理會他,打了幾隻機器人後,才問道:「為什麼?」她深感莫名其妙。

 

  「可以別問嗎?」他的話帶著莫名的哀傷,讓若寒不得不答應。

 

  「好吧。」

 

 

  兩人到了希爾特邊境。

 

  希爾特邊境一片的雪白,從空中飄下幾片雪花,增添了幾分之感孤寂。

 

  若寒由於與贖罪之翼的等級差太多,而無法組隊。所以贖罪之翼便負責替若涵放全套的服務,並且看情況適時的施放馬斯治療術。

 

  因為贖罪之翼的幫忙,若寒的等級快速飆升,由原本的二十幾級,到現在已經四十級了。

 

  突然對話欄上出現屬於軍團的藍色字體。

 

  「小寒寒呀!妳是怎麼衝等級的,才一下子就四十級了。」花心大少用著一樣親暱的口吻叫做若寒,只是語氣充滿了驚訝。

 

  「真的耶!寒,從實招來,妳是怎麼練的。」惡魔小護士看了看軍團資料,也是一陣驚呼。她此時像是手拿著針筒,威脅著若寒,逼供她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有一個男祭司突然說要帶我。」若寒簡單的回覆,又前往下一隻鋼蛋揮刀。

 

  「小的怎麼沒遇到這麼好康的事情?」小的是太監的語氣中充滿哀怨。

 

  花心大少一陣譏笑:「你怎麼可能跟可愛的小寒寒比較呢?人家小寒寒看起來就是甜美可人。哪像你,看到你的ID,不嚇死就算了還幫你?」

 

  「唉,那是小的太誠實,你不會懂的。」小的是太監說出了詭異的謬論。

 

  此時軍團內的嘴砲戰,永夜半點也沒看進去。

 

  當他看到有男祭司帶著若寒時,心中竟然泛起酸酸的感覺……他是怎麼了?難道他在……吃醋?

 

  竟然為了一個素未謀面的網友吃醋……太蠢了吧!他自嘲著。

 

  更何況對方才只是一個認識幾天的人而已呀!雖然……她的名字……

 

  狼人察覺到敵人的不專注,一個不爽,棺材直接飛了出去,直直砸中了永夜。只見到血量因為這一擊,而因此見底,角色趴倒在地上。

 

  永夜心中一陣無力感,按了ESC回到獅子城後,正好撞見了剛好回到村中的若寒……她身後跟了一名祭司,拿著金光之鎚的祭司──贖罪之翼。

 

  他見到,手像是自然反應似的,往鍵盤左上方按下ESC鍵,並且毫不猶豫的點下離開,完全沒對其他人道別。

 

  返回了桌面,看著Seal Online的圖示,接著關掉螢幕,站起身。

 

  他需要冷靜冷靜。

 

 

  「咦?老大是什麼時候下的?」小的是太監突然發話。

 

  「對耶!老大不在線上了……」花心大少也附和著。

 

  「真奇怪,通常老大不會這樣不發一語就下線的。」惡魔小護士也同樣感到奇怪。

 

  「寒,妳知道嗎?」見只有若寒還未開口,惡魔小護士便朝她問道。

 

  她按了alt + G ,點到軍團內,果然看到永夜的名字前方打著紅色的叉叉。

 

  她淡淡的回答:「不知道。」

 

  雖然相處的時間一點也不久,但也曉得他不會突然下線的。

 

  雖然表面上看來毫不在乎,其實內心卻也有點……擔心。

    全站熱搜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