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的早晨,還不到九點的時間,少女的手機就傳來惱人的手機鈴聲。少女迷濛的睜開雙眼,聽著手機熟悉的鈴聲,望了一眼手錶,思考著究竟是誰會如此早打電話來。

 

  正要伸手過去接時,鈴聲嘎然而止。

 

  將手機蓋打開,螢幕中顯示著兩個字──「妳最好的朋友佩臻」。

 

  少女,也就是若涵,無奈的看著手機苦笑。

 

  她終於想到為什麼佩臻會這時候打電話給她了……因為今天可是「網聚」呀!看來等等又要接受佩臻的聲波轟炸了。

 

  快速的更換上隨意搭配的白色上衣以及牛仔褲,盥洗完畢後,與預料的一樣,手機鈴聲響起了。

 

  若涵按下了通話鍵,立刻將手機遠離耳邊,卻發現傳來的不是佩臻的怒吼聲,而是一道低沉的男聲:「早安。」

 

  若涵的大腦瞬間停頓,呈現當機狀態。

 

  這個聲音是……?

 

  感覺很熟悉,她認為他聽過這個聲音,卻沒有對這個聲音的主人有任何的印象。

 

  「我是永夜。」話筒內傳來這幾個字。

 

  若涵停頓了好半晌,回過了神來。

 

  「嗯,你怎麼會打電話給我?」若涵問道,但其實已經有些端倪了。

 

  「惡魔要我來叫醒妳的……」永夜的語氣頗為無奈。

 

  果然,果然是她搞的鬼。

 

  「謝謝你,我已經醒了,先掛掉吧!電話費可不便宜呢。」若涵微帶著笑意回覆,卻有種說不出的疏離感。

 

  「好。」永夜話說完後,便將手機給掛掉。

 

  手機傳來了嘟──嘟──的聲音,若涵露出一絲苦笑,將手機給收起。

 

 

 

  台北的捷運站前,人潮洶湧。一名綁著單馬尾的少女靠在柱子上,邊打著手機、邊四處張望。

 

  「開什麼玩笑呀……現在都已經十一點了竟然還沒看到半個人,是怎樣?哼哼!他們等著被我扒皮了吧……」馬尾少女可愛的臉蛋搭上那些不怎麼文雅的辭彙,顯得格外不搭調。

 

  此時一名外表看來非常時尚,也不會太超過,走在路上會被好幾個花痴女盯上的男子拍了拍馬尾少女的肩膀說道:「妳好。」

 

  馬尾少女一轉身見到頭髮挑染不說、竟然還穿了耳洞的怪異男子大喊:「赫!何方妖孽,快速速就擒!」手掌放在男子的額頭前,像是道士要收服妖魔鬼怪的樣子。

 

  此時經過捷運站的人潮,往此處看了一眼,立刻無視繼續走動;男子額尖冒了幾滴冷汗,握住馬尾少女的手腕,將它壓下。

 

  「妳……妳是惡魔吧?」男子朝馬尾少女問道。

 

  「嗯!那你是……?」男子口中的惡魔,是惡魔小護士的簡稱,也就是佩臻。她端詳著男子,猜測著眼前的人究竟是誰。

 

  不超過幾秒,佩臻立刻說道:「你是花心大少吧!」

 

  花心大少笑了笑,回覆道:「妳說……對了。」頓了頓,問道:「妳是怎麼猜出來的?」

 

  「嘻嘻,這就是腦袋構造的問題了,也難怪你會猜不透了……只會把妹的大蘿蔔。」佩臻拍打著比自己高出些許的肩膀,邪惡的笑著。

 

  「嘖嘖,就算是在現實,說話一樣這麼不客氣……」花心大少看來頗為無奈的撫著頭。

 

  此時從他們兩人身邊,傳來一道中性的聲音:「嗨!」

 

  一名穿著鬆垮襯衫,隨意搭配的褲子,以及半長不短的頭髮長度的人朝著佩臻和花心大少打招呼。可是因為衣服搭配是寬鬆的衣服,以至於看不出身材,又加上臉蛋非常的清秀,讓人分不出他的性別為何。

 

  「你……你是……」花心大少指著那個人,說不出半句話來。

 

  「小的是太監呀!」他毫不猶豫的公佈答案,完全沒發現週遭的人呈現呆滯狀態。

 

  靜默……

 

  花心大少總算爆出一句話:「你果然是太監!」

 

  小的是太監一聽到這句話,臉完全呈現「囧」的狀態……他承認自己是長的清秀了點,但不至於被誤會為……

 

  「那是網路上的ID,不是說我是太監……」小的是太監無力的回覆,又接著繼續說:「你一定是花心大少吧!能講話這麼欠扁的除了你我想不到第二位了。」

 

  花心大少嘆了口氣,繼續道:「其實你說話的技巧也不輸我。只是你真的……我深深的認為你投胎投錯性別了!你說自己是太監說的真不錯,男性激素分泌過少導致男性特徵不明顯,然後……」話還未說完,立刻被小的是太監賞了個拳頭。

 

  「我是100%的男性!」小的是太監大喊道。

 

  捷運站的人潮再度望了此處一眼,繼續開啟無視技能,若無其事的繼續走動。

 

  「你們兩個給我閉嘴!」佩臻不曉得從哪裡生來一把扇子,往兩人的頭上毫不留情的刷下去,接下來又是一陣抱怨加上許多異樣眼光。

 

  接著,又多人一道身影走了過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憶搖 的頭像
憶搖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