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臉上堆滿笑容,看著螢幕上的畫面,手指快速的在鍵盤上跳躍。

 

  畫面轉向螢幕內,見到裡面有許多人物,站立在一起。

 

  更仔細一看,每隔幾秒人物上就會多出對話框框。

 

  ──他們在聊天,而且聊得十分熱烈。

 

  一個手拿著一把大劍,嘴角掛著淺淺笑容的人物頭上冒出一個對話框,「我想呀!我們都認識兩年有了吧?」他對話框內的字到這裡停住,不到幾秒這段話被覆蓋過,「既然都一同並肩作戰這麼長的時間了,要不要約出來呀?」往這個人物底下踩的字一看,是翼翎。

 

  「團聚?」許多人驚訝的問道。

 

  他們確實都是同一軍團的,而且這個軍團,從遊戲的軍團系統一出,就創到現在不曾解散。連原創的幾個軍團元老們也都不曾放棄這個遊戲,讓這個軍團由原本的幾個好友擴大到現在已經有百人,聲勢之大,儼然成為遊戲中的神話。

 

  但是幾乎所有的人,都沒想過要辦團聚。也不是說沒想過,而是元老們都示意不肯出場,那這個團聚就變得沒有意義了。

 

  可是這次卻不一樣。

 

  說話的是軍團內舉足輕重的元老──翼翎,他破天荒的問道,著實讓不少人驚訝不已。

 

  只見螢幕前的少女又快速動起手指,「沒搞錯吧?怎麼突然想團聚了?之前提過幾次都被草草帶過了……」一個手拿法杖的女人物,可愛的搖擺幾下。往她的人物底下一看,名稱是:涵心。

 

  「因為……我突然想見見涵心可愛的真面目啊!」翼翎突然如此說。

 

  只見螢幕前的少女見到這句似真似假的言語,臉頰突然燥熱起來,可愛的瓜子臉上浮現出紅暈。

 

  她其實……應該喜歡翼翎很久了吧……。

 

  當初會認識他,只是因為軍團正在召集團員,還說目前加入可是元老級的喔!所以她就想說,既然遊戲裡她沒認識什麼人,就加加軍團吧!就因為這樣,認識了他。

 

  在加入軍團後,由於自己是第一次接觸網路遊戲,也才剛玩幾天,所以對任何事情都不熟悉,翼翎卻不嫌麻煩的一路將自己帶上來。

 

  漸漸地,自己其實已能獨當一面,不再倚靠他,卻還是眷戀他在身旁陪伴自己的感覺。所以老是麻煩他來找自己……即使深知這樣會造成他的麻煩。他卻還是毫不介意的這樣陪著自己。

 

  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才慢慢喜歡他的吧?

 

  即使知道,這樣對著網路虛幻世界放下感情是件愚蠢的事。但她還是克制不了,無法停止對他的感覺、對他的……悸動。

 

  「好吧!大家都認識這麼久了……那就這麼決定吧!」同樣也是拿著大劍的人物,但是腳下踩著的字是不同的──星空幻夜。

 

  他是軍團的團長,也是翼翎的好朋友。他們幾乎從遊戲一出就認識了。在某次組隊中兩人由於意見不合起了爭執,卻在事後合好後,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而如此這段孽緣,就這樣延續至今。

 

  接著許多人開始互換手機,並且討論著聚會的地點……

 

 

  團聚當天,他們來到了某KTV門口。

 

  涵心看著KTV前的人群,揚起微笑走了過去。

 

  隨意選了一個人,微笑問道:「請問這裡是XX軍團的團聚嗎?」

 

  那人轉過身,一副微微驚艷的樣子,爾後立刻回覆:「是……」他頓了頓,續道:「……妳是涵心?」但這句話幾乎不含任何疑問的成分,可以算是肯定句。

 

  「你怎麼知道?」涵心驚訝的問道。於同時,她打量著眼前這個人。修長的身材是第一印象,帥氣的臉龐上,有著炯炯有神的雙眼,卻深不見底,無法看清他的想法。她有些看傻了,不過卻覺得他的長相有些眼熟。

 

  他笑了,看著她看傻的臉緩緩道:「因為妳是我這次團聚最想見的人呀……」

 

  一句話,讓兩人之間的氣氛充滿曖昧。

 

  涵心瞬間脹紅了臉,帶著不確定的口吻問:「你是……翼翎?」

 

  「是啊!」他笑的燦爛。

 

 

  接著人漸漸到齊了,由於人數過多,所以分為兩個包廂。

 

  而翼翎、涵心和星空幻夜也是同一個包廂。

 

  原本眾人幾乎都是第一次見面,難免有些尷尬。但聊開了後,大家都像網路上的情況那樣打打鬧鬧。

 

  「說實在的還真讓人驚訝呢,沒想到我們軍團藏了這麼多帥哥……嘿嘿!」說話的是一個名叫「趴趴」的女孩,看來十分嬌小可愛。

 

  「對呀!你看我也不差吧!」這次說話的是一名男子,叫做洛楓,他和趴趴在網路上的關係是公婆,兩人其實早就通過電話了。

 

  趴趴環視全場,嘆聲道:「是還過得去啦!但是比起幻夜和翼翎倒是差了這麼一點點……」話說完後,又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幻夜聽了趴趴的話,笑著說:「妳也別這樣損洛楓了……他已經在用怨恨的眼神瞪我和翼了。」他將眼神瞥向翼翎的方向,見到他與涵心正笑鬧著,心中不禁有點沉。

 

  其實……他是喜歡涵心的。但是想到翼翎可能也喜歡她,而且明眼一看就知道她也喜歡翼翎,那他何必洩漏他的情感呢?

 

  只是在現實真的看到這種情況,心中還是不免難受。

 

 

  接著趴趴提議要玩懲罰遊戲,輸的人要喝一口酒,今晚要不醉不歸。大家想這是難得的機會,也就答應了。

 

  最後大家都或多或少有喝到酒。

 

  但是涵心本身的酒量就不是很好,才喝幾口就已經醉倒了。

 

  翼翎雖也喝了不少,但是他的酒量較好,便輕輕的扶著她,輕聲道:「涵心……不要緊嗎?要不要送妳回去?」涵心在混亂之際胡亂的點了頭,根本沒想過眼前的人根本不曉得她的家在哪。

 

  他的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罪惡,接著慢慢的將若涵扶出包廂。

 

  幻夜……沒有看露他眼中的怪異,便在他們走後的幾秒,也跟了出去。

 

 

  翼翎將涵心扶到他的車上,而幻夜也坐上車打算跟蹤他們。

 

  兩輛車前後開走……幻夜突然很厭惡這樣的自己。明明放不下,還裝做一點事都沒有,現在竟然還在搞跟蹤……他自嘲的想著。

 

 

  最後車停在一棟豪宅前,只見翼翎將涵心從車上扶出來,並緩緩的走進宅內。

 

  幻夜見到豪宅,愣了愣……這裡似乎是台灣屬一屬二大的企業,何氏企業的豪宅。至於他為何會知道,是因為他的身份也不太平凡──洛家的少爺。也是因為如此,他才會一直拒絕團聚。難道就這點,翼翎和涵心也是一樣嗎?

 

  他曾聽聞何氏不太好的風聲……但是涵心真有什麼特殊身分?

 

  他深沉的看著內部,轉身離開……

 

  並不是沒想到涵心會被怎樣對待;並不是不想進去救她。而是,一進去一定會被戒備森嚴的警衛擋住,無論是不是他洛家少爺的身分,就算他只是無名小卒,理智上還是會告訴他絕對不能這麼做!此時……他恨自己的無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憶搖 的頭像
憶搖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