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翎一回到家,看著父母親充滿狡黠的笑容,不禁感到噁心。

 

  他真的該這麼做?看了看旁邊走路不穩,臉上充滿潮紅,不帶一點心機的女孩,一股罪惡感升起。

 

  真的做了……不論對她或者是自己都是傷害呀。

 

  咬著牙,他將涵心帶進一間房間內。

 

  把涵心……不,應該說是藍家的小女兒,若涵,置於床上。

 

  接著慢慢的將胸口原本就有些凌亂的釦子慢慢解開,但一觸碰到前面的酥胸,心中不禁一震。輕闔上雙眼,稍微冷靜後才睜開。手顫抖的緊抱著若涵,然後唇覆上若涵的唇上……沒有下一步的動作。

 

  他苦笑著。雖然沒有按照父母的要求……但也足夠讓若涵恨他了。

 

 

  隔天一早,若涵頭痛的爬起身……見到身旁的男人──翼翎,以及自己的穿著──釦子被全部解開。但是又看著自己的下身,不是裸的……就知道自己是沒失身的。

 

  但是又仔細的看著翼翎的面貌好幾秒,再看看自己身處一個華麗的房間,突然想通了這裡是哪裡了……心中卻感到一絲苦澀。

 

  她將釦子扣好後,搖醒身旁的翼翎。

 

  只見他的雙眼緩緩睜開,然後看著眼前面無表情的若涵……他實在不曉得自己該做什麼反應。他已經想著若涵哭著、鬧著,他該如何應對,卻沒想到若涵眼中是一片平靜,沒有一點起伏。

 

  雙方沉默許久,若涵冷漠的開口,「何亦翎?」他微愣了一下,然後點點頭。

 

  「你什麼時候知道我的身分的?」若涵又問,眼睛直視著翼翎。

 

  他沉默了很久,才緩緩說道:「妳進軍團後幾天……就知道了。」

 

  他講完話後,閉上眼。他知道說出這句話後,他們的一切,就完了!

 

  果然……聽見若涵笑了,笑的苦澀,「原來,我們兩個之間友誼的基礎,是欺騙、是利益……」

 

  她原本想,網路上可以不洩露自己的真實身分,可以毫不顧忌的盡情表現自己,不用受到身分的束縛……卻沒想到,幾乎是與自己最要好、最親的,竟就是想利用自己的人。

 

  她突然覺得自己這兩年來的一切……都好像笨蛋一樣!

 

  「我知道了。」她漠然的站起身,離開房間。

 

  當翼翎聽見她離開所說的話、以及關門的聲響,他彷彿聽見心碎的聲音……是若涵的、更是自己的。

 

 

  恍惚的離開豪宅,卻訝異眼前的人──星空幻夜。

 

  她愣愣的看著他,眼中露出一絲不解。雖然他們兩個算算,算認識兩年,卻不是那麼常交談,當然對彼此也沒有很熟識。對他的印象充其量就是──團長、翼翎的朋友……

 

  兩人尷尬的看了幾秒,由幻夜先開口:「涵心,妳……沒事吧?」

 

  若涵微楞了,才搖搖頭,「沒事。」她的身體確實是沒受到什麼損害。頓了頓,才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幻夜說了一個字後,卻不曉得該如何接口。說因為擔心她嗎……?這麼說似乎太自以為是了。但是目前這種情況,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我擔心妳……」無視了若涵也中的訝異,他繼續道:「妳昨天被翼翎帶出包廂,我看翼翎的表情好像怪怪的……所以才跟了出來。」又頓了頓,「結果他在這間豪宅前停車,我在這邊等了許久,覺得怪異就先行回去……直到現在才又來。」

 

  若涵聽著他的話的同時,才專心的看著他。溫和的臉上,此時掛著擔憂,但是仍不減他眼中的精光。她又感到熟悉了,這種長相……

 

  是洛燁!洛家的少爺。

 

  她苦笑……沒搞錯吧,怎麼只是個軍團聚會,卻扯出這麼多企業人士。雖然自己也是……

 

  「洛燁,很抱歉……我也許要離開軍團了,或者說,離開遊戲。」若涵淡然說道。

 

  洛燁一聽見自己的名字,也楞了,「妳知道了……若涵?」直到這種時候,也沒必要隱瞞自己知道她的真實身份了。

 

  他回去後就調查了任何可能有關涵心真實身分的資料,果然……藍若涵,是她的本名,藍家的千金。也難怪洛亦翎會找上她了。

 

  「嗯。」她很淡的回覆,沒有什麼感情。

 

  他嘆了口氣,「我送妳回去吧。」

 

  她看著他的眼,沒有任何惡意……這才點點頭,淡然坐進他的車。

 

 

  與他告別後,面對的是家中的拷問。

 

  一切的一切都被她輕描淡寫的帶過去了,只是她提出個要求──離家,就在她升上大學之後。

 

  家中因為她提出了這個要求,開啟了長期冷戰。

 

 

  隔了好幾天,她連上線,軍團的頻道陸陸續續傳出打招呼的聲音。看來大部分人的感情,都因為聚會更加融洽了呢……

 

  她沒有理會,反而是開啟軍團選單,看著上線的人……

 

  翼翎……在線上;星空幻夜……也在線上。

 

  原來他們,都還想在繼續玩啊?即使知道彼此的利害關係以後。

 

  卻見到幻夜突然說道:「要走了嗎?」

 

  若涵見到,微微一震。

 

  沒錯,她是打算要離開了。捨棄兩年來的所有。

 

  但是她沒有回覆,而是逕自的點著軍團上的「退出」鍵,反覆的問了兩次後……對話欄上顯示著已退出公會的訊息……

 

  結束了。

 

  有關他們的一切,結束了。

 

  最後她堅毅的點下離開鍵,離開遊戲,並且徹底清除遊戲。

 

  原來這就是當初自己的妄想所留下的結局。

 

  就是一樣落的被利用、然後,離開。

 

 

  離開家後,她深深的體會到自己一無所有,真的是……什麼也沒了。雖然是自己自願要離開的,想要擺脫家族的陰影,想要創造出屬於自己的世界,更想要擺脫過去。但是此刻,她卻深感自己的無能。

 

  直到遇到佩臻。

 

  她覺得自己像是在溺水之際,尋到一根浮木。

 

  佩臻幫助了不曉得該何去何從的她,帶著她進自己住的宿舍,甚至幫她展開笑顏……直到她慢慢學會堅強了,才比較敢放她自己一人。

 

  她,最感謝的事情就是讓自己離開以後,能夠遇到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憶搖 的頭像
憶搖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