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的鈴聲響起,若涵將電視聲轉小,手移向手機,接起。

 

  「涵!妳怎麼還沒上線?」話筒內傳來佩臻抱怨的聲音。

 

  若涵又將電視關閉,說道:「現在並不是我平常上線的時間呀。」攤在沙發上,語氣慵懶的回覆。

 

  電話另一方停頓了一會,「好像是呢……」似乎恍然大悟了。

 

  「是,所以先Bye。」若涵將手機掛掉,開啟電視。

 

 

 

  希望線上……

 

  「啊啊!笨蛋笨蛋,你們真是一堆笨蛋!」惡魔小護士拿著kuso裝用針筒繞來繞去。

 

  「妳自己也沒發現……唉!害的我們剛剛的努力都沒了。」花心大少也不滿的抱怨道。

 

  「小的現在也是充滿怨念。」小的是太監用詭異的口氣說著。

 

  「總之,繼續加油吧。」永夜最為冷靜的說道。

 

  「唉,老大為什麼一談到小寒寒的事情就這麼任勞任怨呢?」花心大少哀怨的說著。

 

  「是呀……想小的之前也沒這麼盛大……啊──哇哪欸價逆歹命──(請翻台語XD)」小的是太監同樣抱怨道。

 

  「同樣是軍團內女性同胞,為什麼我也沒這麼盛大……」惡魔小護士哀怨的說。

 

 

  「住嘴。」

 

 

  住嘴。

 

  住嘴。

 

  住嘴。

 

  充滿殺氣的兩個字,縈繞在三人腦中。

 

  三人果然識相的緊閉雙唇,安靜的行動。

 

 

  「差不多了吧?怎麼若寒還沒上?」小的是太監不耐煩的問道。

 

  「唔!我打個電話。」惡魔小護士語閉,立即拿起手機。

 

  嘟──嘟──嘟──

 

  此電話目前無人接聽,將為您轉接到語音信箱。

 

  「該死的!」佩臻一聲咒罵,收起手機。

 

  她的手拿起筆記型電腦,往若涵的住所衝去。

 

 

  到了若涵的住所,她用著若涵曾交給她的備用鑰匙開啟。

 

  他們兩人有互相將鑰匙留給對方,以防任一方出了什麼意外。

 

 

  一進到裡頭,是簡單的小套房。

 

  佩臻舉起腳步走向內部,發現……

 

 

 

  ──一個人影攤在沙發上。

 

  「涵!」佩臻激動的跑過去,搖著若涵。

 

  「唔……嗯……」若涵緩緩轉過身,迷濛的睜開雙眼,見到眼前激動不已的佩臻疑惑的問道:「妳怎麼特地到我這來了?」

 

  「涵!妳這個大笨蛋!時間到了還沒上線,害我這麼擔心!」佩臻激動的大罵。

 

  「唔?我看電視不小心睡著了……」若涵無辜的回答。

 

  會睡著真的不是她的錯,是電視太有催眠的效果了。

 

  佩臻無奈的撫著頭,說道:「妳快上線吧!大家都在等妳,我也把筆電帶來了。」

 

 

 

  雙雙上了線後,團頻無聲無息。

 

  From永夜:「剛剛時間拖太久……又重新了,不過現在快完成了,妳快帶若寒過來吧。」

 

  惡魔小護士的密頻內傳來這段話。

 

  佩臻直接對若涵說道:「涵,到冰峰。」

 

 

  來到冰峰,白雪落下,白皚皚的雪白景觀,雖然美麗、卻也顯得孤寂。而這種感覺就與若涵相似……冷漠也寂寞。

 

  往左上角前進,一路上無數的跨夏羊以及大盜羊咩咩,部分被惡魔小護士「意外」的捶死了。

 

  接著,在這雪白上,卻突兀的出現一片滿江紅。

 

  仔細一看,是用太陽石所拼成的……

 

 

  ──HAPPY BIRTHDAY

 

 

  若寒停下腳步,站在這兩個英文單字前面,感到既陌生又熟悉。

 

  接著一般頻道上暴出好幾個「生日快樂」,又搭配了幾個煙火。

 

  若寒看著這幾個她早已陌生的字詞,感到眼框內一陣溼熱。

 

  明明……明明早就無視了這個日子、早就度過好幾個平淡的這一天了,不是嗎?為什麼現在看著這幾個字,卻很想哭?

 

  即使表面上早已忘記、不在乎,心底內還是希望有人來祝福吧?

 

  自己可真是……

 

  突然肩膀上感到一股壓力,是佩臻。

 

  「涵,我知道妳一定覺得我很多管閒事吧?嘿嘿……不過這就是我的個性。」佩臻話說完,坐到若涵身旁輕輕的擁著她。

 

  若寒微微一笑,看向螢幕。

 

  「為什麼要用太陽石?」發現全部都是太陽石,沒有半個是例外。

 

  「這就由夜老大來說啦!畢竟是夜老大決定的。」花心大少將永夜推出去解釋。

 

  「因為……」永夜頓了頓,繼續回覆:「妳就如同妳的ID一樣,若寒,讓人感到絲絲的冰冷。所以希望藉由太陽石,不再讓人感到寒冷,也同樣溫暖自己。」

 

  「呵……」若涵微笑,「謝謝你們。」無須任何的多餘的話,用最簡單也最誠摯的方式道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憶搖 的頭像
憶搖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