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跑在往哈戴爾修道院的路上,前面的免費代步機突然說話了。

 

騰雲跨風:你是自戀狂的誰?

 

  自戀狂?呵,八成是老哥吧,「超級美男子」!這句話還真是我認識他到現在,最中聽的一句了。

 

  可是,哼哼,竟然敢這樣把親愛的妹妹丟給別人,就自行落跑。你陷我於不仁,我何必留義給你呢?哼哈!

 

醜小鴨:素昧平生!

 

  哈,別想我會認你,你這個不負責任的哥哥!

 

  騰雲跨風頓了一下,似乎是在想什麼,隔了好半晌才又講話。

 

騰雲跨風:妳想練什麼職業?

 

  我微瞇起眼,他是在身家調查嗎?

 

醜小鴨:不知道。

 

騰雲跨風:不如……妳練祭司吧!

 

  祭司,就我做的那一點功課中,是個賠死人不償命的職業。先不論他根本賺不了錢,就連等級升不升得上去也是問題。

 

  除非,練、暴、祭。

 

  此刻我揚起了一抹笑容,就這麼決定吧!

 

醜小鴨:好!

 

  我回答地很是爽快。

 

騰雲跨風:真的?不會後悔?

 

醜小鴨:當然,小女子我,說話一言九鼎!

 

騰雲跨風:好。

 

  他怎麼表現的這麼開心,我又不會幫他做怎樣……

 

  接下來又是一路上的亂哈啦兼趕路,一下子等級就升到10級了。唉,真是一點成就感也沒有……

 

騰雲跨風:妳會轉祭司嗎?

 

  我晃了晃腦袋,應該……還可以吧……?

 

醜小鴨:會。

 

騰雲跨風:那我等等再來找妳,妳先自己去轉。

 

醜小鴨:嗯。

 

  他先是朝我加上好友,人物才消失無蹤。

 

 

  踏在獅子城的街頭,我突然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找完祭壇後,要做什麼啊?找一個祭司,我怎麼知道他在哪裡?

 

  胡亂地在獅子城亂晃,有種絕望的感覺……

 

  嗯,回聲山脈?該不會是在這裡吧?我點了下去,角色瞬間出現在入口處。

 

  往更深處走去,嗯……怪物的顏色都好紅喔,怎麼這種叫作啪啦啪啦的仙人掌要拿著鈴鐺?而且這裡明明不是沙漠,為什麼會有仙人掌?

 

  我又更勇猛地闖到更前頭。

 

  嘖嘖,自戀的鳥,還自以為上流,成天拿著鏡子。看來她可以跟我老哥配對了,當個自戀的情侶檔,呵呵!

 

  倏地,上流鳥的爪子襲來,我一時無法閃躲,角色就這樣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這是……一擊斃殺是吧?

 

  這時字幕裡突然閃著黃色的字……

 

From楓過無痕:妳在哪?

 

  他是誰?我認識這號人物嗎?

 

To楓過無痕:你哪位啊……

 

From楓過無痕:醜鴉妳才幾分鐘不見,就認不得我了?

 

  啪、啪,我似乎聽到有東西斷裂的聲音,而且好像是種稱為理智的線。

 

To楓過無痕:衰衰!你可以再欠扁一點沒關係!

 

  為何會叫衰衰?因為我一直祈禱著他摔下雲端,最好粉身碎骨,所以就決定叫她摔摔,可是感覺威力還不夠,所以就改成同音的衰衰。

 

From楓過無痕:我被扁了,恐怕會少一個帥哥喔!妳不想被女人們敵視吧?

 

  恐怕上流鳥可以找到不少的同類!

 

To楓過無痕:她們會慶幸我多解決一個禍害!

 

  我想跟他講話的好處,就是可以訓練口才,雖然好像是耍嘴皮子的本事。

 

From楓過無痕:算了,好男不和女鬥,妳在哪裡?

 

  啊,我這才想到我連按回村也還沒,一直躺在地上看星星。

 

  也這時才看見,有人站在我旁邊,像在觀察我的躺姿。

 

醜小鴨:一直站在我旁邊,很好玩嗎?

 

  我這才看起他的角色,又是亮到刺目的程度,奇怪這種人會在這裡做什麼?

 

月夜星空:那妳為什麼要一直躺在這?而且妳的名字,嗯,很特別。

 

  我乾笑著,是呀,誰會希望自己的名字有個醜字,要不是那天兵哥哥!

 

醜小鴨:我喜歡,不行嗎?

 

  我又看到因為我躺的忘我,密頻裡面多了不少的字。

 

From楓過無痕:妳在哪啊?

 

From楓過無痕:妳怎麼了?斷線了嗎?

 

From楓過無痕:怎麼不回話了?

 

……

 

  唔,他看起來好像有些擔心耶。

 

醜小鴨:我先走了,掰。

 

  真奇怪,我為什麼要跟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道別。唉,禮貌吧。

 

 

  原來,你會擔心我?

    全站熱搜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