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死拼活的練下去,總算讓我練到30級了。雖然我有一隻60級的祭司,卻根本不像我自己練的,從頭到尾把衰衰吃乾抹淨,根本是專門寄生的嘛!

 

  而這次,總算是靠自己練到30級。雖然沒有多困難,但我還是不喜歡這樣安靜獨自練功,沒人陪的感覺。

 

  我嘆了口氣,大概是太習慣衰衰的陪伴了,讓我覺得一個人特別孤單。

 

  跟攤販補玩水,正要繼續奮鬥,對話欄內突然跳出黃色的字。

 

From月夜星空:妳是……醜小鴨?

 

  這個人是……?

 

  我辛苦地挖著屬於這個人的印象,總算,我想起來了。

 

  在我第一次勇闖回聲山脈,而不小心被自戀鳥打趴的時候,他竟然像在欣賞我的躺姿般,在一邊看著我。

 

To月夜星空:你怎麼知道?

 

  我訝異的問道,更驚訝的是……他竟然還記得我。

 

From月夜星空:因為妳的ID很特別。

 

  我似乎可以感覺到他話語中的笑意。

 

To月夜星空:好,算你厲害!你就不怕你認錯人唷?

 

From月夜星空:認錯人頂多道個歉就好了呀!

 

  好吧,算你夠閒。

 

  既然你這麼閒……

 

To月夜星空:呵,那你就陪我聊天吧!

 

  我一個人正閒的發慌呢!既然你自己送上門,那正好。

 

From月夜星空:恭敬不如從命囉!

 

 

  我走到中游,找著烏鴉泡茶。這段期間大概是活動的關係,找烏鴉拔毛的人天天爆滿,讓我幾乎是費盡全力,才勉強佔到一個點。

 

  朝烏鴉暴擊、又砍擊,再砍幾下,烏鴉才咿咿呀呀地倒下。

 

月夜星空:妳是在打情人節的活動物品嗎?

 

  嘿……這個要怎麼說呢?

 

醜小妹:算是、又不是囉!

 

  我模擬兩可地回答。

 

  我不是要跟他告白啊!我只是把這當作他一直帶我的謝禮而已!

 

月夜星空:那要我幫忙嗎?

 

  我看著他亮的刺眼、而且等級絕對不低的裝備……

 

醜小妹:你認為你拔到羽毛的機率有多高?

 

月夜星空:還是我開等級低一點的?

 

  他真的有閒成這樣嗎?還特地要來幫我打。

 

  可是這既然是我要送衰衰的,有他人的幫助就覺得比較沒誠意。

 

醜小妹:不用了啦!我自己打就行了。

 

月夜星空:好吧!那我就在妳後面當護鴨使者囉!

 

醜小妹:我現在不是鴨,已經進化成人了!

 

月夜星空:好好好,變種的人鴨……

 

  我突然覺得他也滿欠扁的……

 

醜小妹:你不用去打毛嗎?

 

  我突然好奇的問,雖然打毛……聽起來挺怪的。

 

月夜星空:呵,該做的都做了。

 

  他神秘的笑著,也沒說明真正的意思。

 

  好吧!既然他沒興趣講,那也就罷了。

 

 

  接下來的時間,就在我努力不懈的打毛精神下,終於成功收集到一組烏鴉的羽毛了。

 

醜小妹:萬歲!哈哈,時間算的剛剛好,明天就是情人節。

 

月夜星空:恭喜呀!真是沒白費我陪你打了將近三天的毛。

 

  總覺得這句話有點嘲諷的意思耶?

 

醜小妹:那可真是感謝大人相伴啊!

 

月夜星空:呵,好說、好說。

 

 

  衰衰你等著,一個禮拜不見的驚喜!

    全站熱搜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