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衰衰準備了兩條圍巾,一條是他妹要求的,一條是他早就準備好要給我的。其實他原本當天就要給我,沒想到竟然讓我看到意外的一幕,而讓我死活都不願意再上線。

 

  如今,我終於覺得一個禮拜的犧牲有價值了。

 

  我和他互圍著為對方所準備的圍巾,坐著情侶椅。

 

  至於月夜星空的那條,我最終還是還給他了。

 

 

醜小鴨:不好意思……恐怕連護鴨使者都不能了,不然有人會酸死……

 

  我皺著眉,瞪著在我旁邊挑著眉,邪笑的俊顏。

 

月夜星空:呵,沒關係。

 

  他很是灑脫的接下了,雖然看到他離去的背影,好孤獨。

 

  唉,可是這又有什麼辦法呢?

 

 

  不過到了現在,他還能在我和衰衰面前,很悠閒地跟我們聊著天,我不禁佩服起他的EQ

 

月夜星空:鴨鴨,話說為什麼我第一次看到妳的時候,你會死在回聲山脈啊?

 

  是的,他現在叫我鴨鴨;而衰衰則是叫我醜鴉。

 

  有種好怨歎的感覺,怎麼聽都鴨鴨比較好啊!

 

醜小鴨:因為找不到轉職祭司要找的人……

 

  我乾笑,誰知道怎麼找不到呢?

 

騰雲跨風:醜鴉,走,練功!

 

  你這是在吃醋嗎?我嘴角不禁揚起。

 

  不過我隨即又皺了皺眉。

 

醜小鴨:你確定你組得到我?

 

楓沁:姊,我可以幫組唷!

 

  楓沁是全智祭司,跟她深交以後,才知道她是個可愛的女孩,比我小一歲,現在都叫我姊姊。

 

月夜星空:那我也一起帶吧!這樣比較快。

 

  於是,現在每次練功,都莫名其妙的成為四人行。

 

  而且還赫然發現楓沁和月夜星空的相處模式很有趣。

 

  每次練到最後都會變成如此。

 

楓沁:空空,我們不要練了,去看風景吧!

 

月夜星空:妳不覺得叫空空好像很笨嗎?還有,妳確定不練了?

 

  總覺得月夜星空此時很是無奈。

 

楓沁:還好啊!很可愛呀,走吧、走吧,等級又不重要,快樂最重要,出發,去冰峰!

 

  於是很歡樂的,變成楓沁拉著月夜星空亂跑,而我和衰衰邊拌嘴邊練功。

 

  不過,我嘴角微微揚起,總覺得這組也挺有可看性的呢!

 

  星空,祝你找到你的幸福!

 

 

  而現在每天都上演著一齣戲。

 

  「自戀狂,滾去我家。」衰衰很豪氣地對老哥說道。

 

  「嘖嘖,你這是過河拆橋嗎?好個忘恩負義。」哥哥看著衰衰,滿臉無奈,接著又小聲地講:「算了,看在你電腦還不錯,有很多……的份上,饒了你。」

 

  ……,作者,我怎麼覺得消音的部份很重要?

 

  於是,衰衰每天都來佔領我哥的電腦,把他毫不猶豫地趕走。

 

 

  與他同坐在情侶椅上,我趴在他腿上,淡淡地笑。

 

 

  雖然我現在只是羽翼未豐的醜小鴨,但是我相信我們會互相陪伴,直到一同翱翔天際的那一天。

 

 

 

──THE END

全站熱搜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