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眼前的一切,密帝亞不自禁地笑了。

 

  「你在笑什麼啊?」

 

  悅耳輕靈的聲音突然從身邊響起,他眼中笑意更甚。

 

  明媚的陽光照到他的身上,他仰起頭,眼中流轉著溫柔的笑意:「沒什麼。」

 

  眼前的所有……是他所創造的啊!

 

  完完全全地由無到有,從那片孤寂到可怕的地方掙脫。創造了眼前的一切,包括天空、天空中的豔陽、腳下的地、地上的花花草草、所有所有一切的景觀,甚至是與他一樣擁有意識的意識體……

 

  不過其實,不完全是他一個。

 

  真正帶他走出空虛的,是他現在眼前鼓著臉,一副不滿的……

 

  「希爾蓆地……」密帝亞輕輕喚著她的全名,帶著認真和深深的情感,「我們……」

 

  忽然幾道聲傳來,伴隨著好幾道人影。

 

  「帝!你吃吃看這個……」

 

  「帝,你看我的比較好吃……」

 

  「帝──我又折斷東西了!」

 

  「帝、帝,你看你看,這個發明,可以……」

 

  「帝,意識體的成長如您所說得一樣。」

 

  看著眼前自己所創造出的意識體們,密帝亞無奈一笑。

 

  接下兩意識體口中「可以吃的東西」,各咬了一口,嚼了幾下後,卻不禁面色糾結。「布林,這東西好像有些硬。還有斐琳,它的味道……好奇怪。」

 

  話一出口,就看見眼前兩個嬌小身影開始互相譏笑。

 

  「哈哈,斐琳你做的果然不能吃啊,味道詭異、不能入口……」

 

  「你的才好笑吧?硬梆梆的,根本不能吃……」

 

  「呵……總比你的難以下嚥好啊!」

 

  「你的根本吞不下去!」

 

  密帝亞無言地聽著他們的爭論,早料到他們是來這比較的……撫了撫頭,他決定不再理會,轉而向另一個手中握著「斷裂物」的龐大身影道:「比斯特,老話一句,自行善後。」

 

  比斯特聽著聽著,捧著斷裂物到旁邊陰影去了……

 

  「卓伏……」密帝亞低小頭看著眼前的矮小人影,不曉得該說些什麼,「這個東西能做什麼?」很長的竿子,矮小的身軀提著特別滑稽,不過竿子的前端,竟是尖銳的。

 

  卓伏雙眼滿是晶亮,捧起手中的東西,「它可以挖土鏟地切東西,你看!」他吃力地揮動,卻一不小心失了重心,尖峰襲向了在一旁微笑不語的希爾蓆地。

 

  「小心!」密帝亞飛快地擋在希爾蓆地面前,尖峰還是狠狠地揮下,劃傷了他的手臂。

 

  「帝!」一旁的意識體吼。

 

  卓伏完全傻住了,「帝……」

 

  「不要緊。」密帝亞撐起笑容,朝卓伏搖搖頭,「這東西有危險性,還是不要再製造了。」

 

  「是……」卓伏愧疚地低下頭。

 

  希爾蓆地的手突然撫上了他受傷的部位。乳白的光芒亮起,他只感覺到手臂上一股暖流流過,不過幾秒,光芒斂去,希爾蓆地將手抬起,手臂上就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

 

  「蓆地?」密帝亞訝然。

 

  希爾蓆地笑了,「突然發現的。很好玩呢,原來我們的能量能夠分離哦……」

 

  密帝亞親暱地摸摸希爾蓆地的頭,也笑了。

 

  「多拉格,馬魯艾爾呢?」密帝亞轉頭向最後一個意識體問道。

 

  他恭敬地敬禮,道:「在老地方。」

 

  密帝亞了然地笑笑,「謝謝你了。還有,真的不用這麼恭敬……」

 

  多拉格沉靜一笑,「是必要的。」

 

  密帝亞無奈地搖搖頭,「哎啊,怎麼會創造出你這麼固執的存在……」他說著,轉而拉上希爾蓆地,微笑道:「走吧,去看看馬魯艾爾。」

 

 

  密帝亞牽著希爾蓆地,熟稔地走向一間用石頭搭建起的屋子。

 

  原本是用一些較堅硬的植物來製造屋子的,不過卻意外發現有種物質更為堅硬,所以新建的屋子全都以那種物質來搭建,他們稱那為「石頭」。

 

  兩人一同走進,互望了一眼,一同喊:「馬魯艾爾!」

 

  他是第三個,自生意識體。

 

  第二個則是他身旁的希爾蓆地。

 

  這裡唯獨他們兩個,完全不是出自他的手。

 

  其他的,比如剛剛的布林、斐琳、比斯特、卓伏、多拉格……都是他所製造出來的。不過其實正確來說:只有多拉格是他一手創造。其他的像是布林、斐琳、比斯特,是他和希爾蓆地一同做出的,而卓伏這一堆奇怪思想的,則是他、希爾蓆地還有馬魯艾爾一起製造的。

 

  也是因為如此,他們的長相並不相同,和他們這三個自生意識體也有不小的差別。

 

  他們自生意識體之間長得較相像。都是直立的型態,擁有兩雙手能夠做較細緻的工作;兩雙腿能夠行走;背後有兩對羽翼,一雙白、一雙黑,能夠在天空中活動。

 

  他們所創造的意識體就不同了。

 

  布林和斐琳比較相像。他們的體型瘦弱嬌小,背後有一雙薄翼,飛得並不高,但是他們行動敏捷,陸上的行動有絕對的優勢。

 

  比斯特的體型壯碩,身上的毛量較多,有著孔武有力的身形與力量,不過他並沒有翅膀,只能在陸上行動。所以啊,他最常喊的一句是:「你們誰啊……就不能帶我上去看看嗎!」不過自從有次多拉格被他煩到受不了,答應他以後,被他折斷了一隻角,沒人敢再答應他的要求。

 

  卓伏是他們之中最矮小的,不過絕對和嬌小扯不上關係。他沒有翅膀,也沒有比斯特的力氣。但他的優勢是他的腦袋與手藝,不得不說,自從創造了他以後,這裡的環境變得更為多采多姿。他的發明雖然有八成都有問題,但是只要十件中有兩件是有貢獻的,就有很大的幫助了。

 

  多拉格最為特別。不曉得是不是因為他是密帝亞一手創造的,他有其他意識體所沒有的幻化,能夠幻化成與自生意識體類似的型態。但是他的主體與自生意識體差距最大,是以匍匐的方式站立,頸部長長的,頭部有一對角,背後則有一對龐大的翅膀。而他幻化以後,也會轉為站立的型態,只是保留了頭部的角,還有符合身形的翅膀。

 

  不過很詭異啊,為什麼他一手創造出的多拉格,性格會最陰沉呢?

 

  他真的百思不得其解。

 

  「呵呵,你們來啦?」

 

  看著眼前的馬魯艾爾,密帝亞和希爾蓆地互看一眼,不禁愣了。

 

  他身上掛著不下十個的意識體,有些壓在他頭上,有些拉著他的臉皮垂下,有些趴在他肩上,有些勾在他臂上,甚至有些……咳咳。

 

  「沒辦法啊,這些意識體纏人的緊啊,呵呵……」馬魯艾爾無可奈何地笑。

 

  「你這樣真的很好笑啊!」希爾蓆地好心地將幾個抓到自己身上。

 

  「就說沒辦法啦,難不成把他們甩掉?哈哈,又不是想被帝做掉。」

 

  密帝亞笑了,也伸手接過幾個,「這些意識體啊……」他突然想起了什麼一樣,笑道:「你們不覺得,一直叫他們意識體,好像不怎麼好聽?」

 

  「好像有一點啊……」希爾蓆地抓了一個放在眼前,像在玩一樣的拉啊拉。

 

  「咳,蓆地妳別欺負他們!」馬魯艾爾緊張地將被希爾蓆地欺負的意識體抓過。

 

  「我哪有!」希爾蓆地不滿地道。

 

  「你們……唉!」密帝亞無奈地笑笑,「不如我們就統稱為『冥隱』吧?」

 

  「冥隱?」希爾蓆地和馬魯艾爾不解地看著密帝亞。

 

  「嗯……我不是誕生於混沌嗎?就算有意識以後,也是隱身在裡頭,隔了不曉得多久以後……才有所改變。雖然不太喜歡當時的感受,可是總還是想為最初的地方保留點什麼……」密帝亞不好意思地說,「但是叫做混隱還是沌隱……呵呵,聽起來很怪啊。」

 

  「裡頭,印象中很暗,也很孤寂……所以,就想說,叫做『冥隱』。」密帝亞有些緊張地看著他們,最後說:「還是換一個好了,不然這名字和你們一點關係也沒有……」

 

  「就這個!」希爾蓆地一聽,想都沒想就道,「我一醒來……雖然已經不是在混沌了,可是有你陪著我,才有現在的希爾蓆地啊!」希爾蓆地雙頰泛紅地看著密帝亞,眼神認真。

 

  希爾蓆地……是他取的呢。

 

  密帝亞愣愣地看著希爾蓆地,最後緩緩伸出手,撫著她泛紅的臉頰。

 

  「我也覺得冥隱聽起來不錯,就這個吧!」馬魯艾爾呵呵一笑,轉身進去繼續照顧那些「小冥隱」們。

 

  他們兩個啊……呵……

 

  自己醒來時,其實也是在混沌的。在那一片混沌不知道遊蕩了多久,卻意外發現,竟有片不是混沌的地方。

 

  那是他,密帝亞改變的地方。

 

  如同奇蹟一般。

 

  他到底是怎麼創造天和地,創造這一切的?

 

  真的……比起混沌來說,這裡好太多太多了。光是靜靜看著這一切,就覺得美好了起來。

 

  當他踏入這裡時,看見的就是密帝亞和希爾蓆地。

 

  所以,他成為第三個意識體。

 

 

  「呃。」密帝亞也臉紅地收回手。怎麼馬魯艾爾突然就走了?可真是……他嘆了口氣,突然想到她剛剛所用的能量,「蓆地,妳是怎麼將兩種能量分開的?」

 

  「啊,那個啊?」

 

  希爾蓆地不急不徐地伸手,一個溷濁的圓球慢慢聚在她的右手上。她的左手這時也靠在那顆球體旁,接著慢慢地,一顆圓球竟然被分離成兩顆,一黑、一白。

 

  「你看,很簡單的……」希爾蓆地抬起頭笑著,「我無聊玩著玩著就玩出來的。」

 

  密帝亞看著也有樣學樣,果然,只要稍微變一下技巧,就輕輕鬆鬆地分離了。

 

  「真的呢……不曉得能不能用來製造意識體……」密帝亞沉吟著。

 

  「咦?不是說叫做冥隱的嗎?」希爾蓆地奇怪地道,隨後笑了,「所以應該叫做小冥隱才是,呵呵。」

 

  密帝亞也笑了,「是啊,妳說的是。」輕輕拉過她,走到外頭,「走吧,到外頭跟布林他們說,我們以後就叫做『冥隱』……」

 

  冥隱,一種誕生於混沌的存在。

 

  他們在這什麼也沒有的地方,創造著……

 

  一切的初始。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