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池旁站著六個人。

 

  自從若寒帶著贖罪之翼出現後,全場一片靜默,軍團頻也是毫無動靜。

 

  安靜了好一陣子,若寒的對話欄裡跳出黃色的字。

 

  From惡魔小護士:「寒,妳怎麼帶那個贖罪之翼來了!」看語氣是頗為生氣。

 

  若涵苦笑,打下一段話……

 

  To惡魔小護士:「他說要跟的。」

 

  她也對贖罪之翼講了,等等是軍團的聚會,請他先離開。他卻說沒關係,他可以等,她也不好再說什麼。再加上她不喜歡欠人人情,所以對於他的要求也不好意思推託。

 

  From惡魔小護士:「他說要跟妳就讓他跟喔?那麼聽話!」她語氣中的怒意更強烈。

 

  若涵無言以對,她也知道自己這樣是不對的……

 

  這時一般頻道總算有人開口了。

 

  「請問,你是?」小的是太監打破原先的靜謐。他並不是不曉得他是誰,因為若寒曾經在軍團頻道內提過他的ID。可是為了打破目前的僵局,只好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了。

 

  沉默了片刻。

 

  「你們好,我是若寒的朋友,若因為我的到來太過冒昧,請見諒。」贖罪之翼客氣的打下這段話。

 

  高招、真是高招!運用謙虛的態度讓他們無法下達逐客令,只得讓他繼續待在這裡。此時在場除了若寒、贖罪之翼以及永夜的其他人如此想著。

 

  此時最重要的主角總算出聲了:「嗯,沒關係。」永夜如此說道。

 

  當他決定按下Seal Online圖示的同時,他就已經整理好思緒,不再迷惘了!

 

  「那就謝囉!」贖罪之翼回完話後,打開道具欄,將原先準備的煙火按下。

 

  按下的同時,煙火竄起,閃著耀眼的光芒。

 

  接著眾人就如發瘋般的,繞著獅子城的水池旁不斷施放煙火。就連路過的路人,也一窩蜂的參加這種行列。

 

  如同舉辦什麼活動般,熱鬧不已。

 

 

 

  這只是表面。

 

 

 

  贖罪之翼按下煙火,看著煙火綻開後,將頻道轉為密語,打上「永夜」。

 

  To永夜:「你應該就是這場活動的主角吧?」

 

  好半晌,贖罪之翼才接收到訊息。

 

  From永夜:「是。那你跟來有什麼目的?」

 

  兩者之間都參雜了不少火藥味。

 

  To永夜:「因為若寒最近怪怪的,只是想確認原因。」

 

  永夜看到這番話,頓了,也同樣是傻了。是因為他的緣故嗎?這是否表示若寒對他是有這麼一點在乎?

 

  又隔沒多久,贖罪之翼再度傳送密語。

 

  From贖罪之翼:「看來我想的沒錯,至少她現在感覺起來好多了。」

 

  永夜聽了贖罪之翼這番話,將注意力轉移到一般頻道,卻發現他的團員們似乎擅自決定了什麼事情。

 

  「那就這麼決定了!」惡魔小護士說道。

 

 

  將內容上移。

 

 

  「欸!你們有沒有興趣團聚?」由惡魔小護士發問。

 

  「團聚?」小的是太監似乎有些訝異。

 

  「不錯呢!這樣還能目睹小寒寒的真面目,嘿嘿嘿!」花心大少不改本性的,做出這段發言。

 

  「臻,當真?」若寒帶著遲疑的態度問道,她……在膽怯!

 

  「當然呀!我看起來像在開玩笑嗎?」惡魔小護士甜甜的笑著。

 

  「似乎不太像。」若寒的態度仍舊一樣冷淡,但感覺起來似乎有些微的不同。

 

  「那就對了!」惡魔小護士頓了幾秒,又說:「那就這麼決定了!」

 

 

  轉為現在式。

 

 

  此時永夜頭冒青筋,含著陰險的口吻問道:「你們似乎很容易忽視掉我?」

 

  「嗯?老大這是什麼意思……」小的是太監話一出口,才想到他們剛剛似乎……不對,是完全忽視了他們的老大,就擅自主張說要辦團聚。一意識到這件事,就連語氣也膽小了起來。

 

  「字面上的意思。」永夜毫不猶豫的回答。

 

  「老、老大我們剛剛是看你太感動,都不講話,所以才不忍心打擾你寶貴的時間,才擅自作主的!」花心大少抱著能掰就掰的想法,打出這段冠冕堂皇的話語來。

 

  「唉……」永夜無奈的嘆了口氣,問道:「什麼時候?地點?」

 

  或許……能藉由見面,來釐清真相。

 

  「對呢!都忘了決定……你們都住在哪?我和若寒都是在台北。」惡魔小護士答道。不過連帶若寒的答案都回答了,若寒省去了打字這項事情。

 

  「小的在台中……」小的是太監回覆。

 

  「我是在基隆,不過常常到台北。」花心大少說道。

 

  「台北。」永夜簡潔有力的回答。

 

  「我是在台中,我能不能也去?」贖罪之翼突如其來的發言,嚇倒在場一半的人。

 

  不過當若寒看到台中……心中泛起異樣之感。

 

  「呃……」惡魔小護士頗為猶豫。

 

  若寒卻意外的說道:「讓他去。」

 

  她只是想確認一些事情,映證……她所猜想的是否正確。

 

  不過也因為若寒的這三個字,在場的人幾乎全嚇倒了。

 

  好一陣子,惡魔小護士才回過神來說道:「好吧!那就在台北XX捷運站、星期六早上十一點到。敢遲到就……嘿嘿嘿!嚴刑伺候!」

 

  接著大家就互相留下手機號碼,以便聯絡。

    全站熱搜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