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開啟醜小妹,想要先平靜一下心,再去面對。

 

  還是別對他說實話了吧,反正這分感情對現在的他來說也只是壓力。看昨晚那楓沁的態度,就可以知道衰衰成功了。

 

  是啊……成功,我一定能微笑給他祝福的……

 

  我才不想像其他人潑婦罵街一樣的難看呢!我還不想輸的這麼徹底。

 

  至少,我還替自己留有最後的一絲尊嚴。

 

  這個時候,外面好像有人回來了。我看了看時間,是哥哥吧?

 

From月夜星空:妳……圍巾送出去了嗎?

 

  看到他,心情突然好了一些……呵,好歹他也是陪著我這隻醜小妹到處亂跑的人嘛……

 

To月夜星空:沒有,我還在考慮要不要送出去。

 

From月夜星空:是嗎?妳來小銀找我一下。

 

  小銀……看到這,心有點抽痛的感覺……

 

  我立刻擺脫這感覺,風塵僕僕地到了小銀,看到他人在銀行後。

 

醜小妹:要做什麼?

 

  話語一落,哥哥的房內好像有什麼騷動……嘖嘖,他在發瘋嗎?

 

月夜星空:拿東西給妳。

 

  接著畫面出現了一條圍巾,是白色的,中間有紅色愛心的圖樣……我楞了好久,我按下取消……

 

醜小妹:你……這有什麼意思?

 

月夜星空:妳希望的話,可以接受它原本的意義;若無法放下……我可以繼續充當護鴨使者,陪著妳。但是請妳不要拒絕,好嗎?

 

  我腦中一片空白,可是隔壁老哥房間的騷動卻更大,他到底在做什麼?他不知道這是噪音污染嗎?

 

  我顫抖地點下了「交易」,這已經完成了一半,突然我的房門被踹開,我一個驚嚇,把「確認」也按了下去。

 

  我轉到門口,想看是誰好大膽,敢踹我門……

 

  看到的是一位樣貌與我老哥相比,有過而無不及的人,只是他此刻面如寒冰,就像是……我欠了他幾億一樣。

 

  接著,我看老哥站在他後方,然後一個眨眼,他瞬間消失無蹤!

 

  喂喂,就這樣把妹妹丟在一個陌生人面前,嘻嘻哈哈地逃走,這樣對嗎?

 

  我認真地看了他,確定我不認識他後,我問:「你是誰?」

 

  他的臉更寒了幾分,感覺上不只是億,進階成幾十億了。

 

  他冷到不行的臉,突然笑了起來,「醜鴨,一個禮拜沒見到我,連我也不認得了?」

 

  ……,我瞠大眼睛看著他,這麼熟悉的話……

 

  「不僅如此,好像還找到另一個護鴨使者了嘛?」

 

  「衰衰?」我顫抖著雙唇,輕道。

 

  難道他就站在我和月夜星空旁邊?

 

  我掃著周遭的所有人,果然……!

 

  「衰衰,我沒有……!」

 

  他突然走到我旁邊,按下了I鍵,冷笑,「沒有嗎?明明都已經接受了。」

 

  我一聽,火氣也來了,想到當時的場景。

 

  「又是誰趁我不在的時候,也去結交紅粉知己啊!正好在我想送你的時候,被我撞見你送圍巾給她!是誰先對不起誰的啊?虧我還打了一個禮拜,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我不斷地朝他喊著、叫著,卻不料下一秒,我竟發不出聲,「……唔?」

 

  他突然俯下身,霸道地貼住了我的唇,軟軟的……而且他的一隻手還放在我的腦後,另一隻手抓住我的手腕,不讓我有掙開的機會。

 

  而他扶住我腦後的手是靠在我後面的電腦椅,我們兩個幾乎是很近的貼在一起。

 

  我愕然地看著他,他的舌頭突然伸了進來,我一個驚訝,輕輕地把他咬下去。

 

  總算、總算掙開了……簡直,快窒息了!

 

  而且此時我的臉,一定紅到不行!

 

  看著離我不到幾公分的俊顏,我下意識地撇開頭。

 

  他將我的頭移正,讓我直直地看著他。

 

  「聽著,楓沁,是、我、妹。」

 

  ……,我楞了幾秒後,「啊?」

 

  「所以我可沒背著妳找什麼紅粉知己。」他這時眸中充滿著笑意。

 

  可惡,我竟然又想臉紅了。啊……現在臉已經夠紅了。

 

  「幹嘛跟我解釋?」我仍舊繼續跟他的手頑強抵抗著,想要撇開臉。

 

  「呵,我怕有人……不對,是鴨會吃醋。」我感覺他的氣息更進了,近到連他的鼻息都一清二楚。

 

  「你、你才吃醋呢!不知道誰剛剛直接衝進我的房間的喔!更何況,我、我又沒說我喜歡你,你少……唔!」胡說八道……

 

  可惡!又亂吻我!

 

  只是這次不若剛剛第一次的霸道,反而很輕、很柔……我竟沉浸在他的溫柔當中,無法自拔,感覺到原本岌岌可危的心,竟因此而愈陷愈深,不斷地淪陷、再淪陷……

 

  良久,他離開了我的唇,認真地道:「可是……我卻已經愛上妳了……」我隱隱約約看到他的雙頰泛紅,「妳願意接受嗎?」

 

  哪有人都吻了兩次,才問這種話的?

 

  可是我還是被他看的雙頰燥熱……

 

  「我、我……願意、願意吧……可能……」我對上他認真的雙眼,不禁慌了,雙眸立刻移開視線,不僅說得小聲,連語氣也結結巴巴。

 

  但是,卻在此刻聽見了他的笑聲……

 

  「哈,醜鴨妳好可愛喔!」他突然將我緊緊地抱住,在他懷裡。

 

  我閉上雙眼,沒有推開,而是沈溺在此刻的幸福中。

 

  隱隱約約地,我聽見他的聲音在我耳邊迴響:「讓我陪著妳成為天鵝,一同飛翱天際,好嗎?」

 

 

  好,我願意。

全站熱搜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