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出木屋的同時,我不由自主地抬眼,望向蔚藍蒼穹,嘆聲自語:「總算要離開了嗎……」閉上眼,憶起方才的對話內容,不由得在思緒間多添上一些迷茫。

 

  正好第三天清醒,那麼若是我晚一天醒來的話,還走得了嗎?雖是我自己暈倒的,但如果過了這天月圓日,我留在這裡的情況也勢必會變得曖昧不清的。

 

  那麼莘蘭會怎麼處置我?

 

  無奈地低聲自嘲,這之間太多的不確定因素,如此的猜測又能如何?至少如今的我不會碰上這個問題。

 

  「夜凌,妳沒事吧?」突然的呼喚聲喚回了我的思緒,尋著聲音一看,我見到依諾擔憂的視線。

 

  想起剛剛對他的態度,心中苦笑,一股愧疚感不禁油然而生。

 

  我輕輕搖頭,「沒事。」深呼了一口氣,誠懇地道:「剛剛的事──對不起!」

 

  依諾聽道我的道歉似乎楞了幾秒,爾後才輕輕一笑,「我不接受。」

 

  這次換我傻住了,我瞠大眼看著他,只見他對我溫柔一笑,然後道:「我想要妳唱歌給我聽,我才接受。」

 

  唱、歌……?我楞楞地細碎念著這兩個字,低叫:「我根本不會啊!」就連記憶都沒有,怎麼唱?

 

  「憑著直覺唱囉……妳剛剛就這樣把我轟出去,這麼一點要求不算過份吧?」他眨了眨眼,眼中充滿狡黠。

 

  我無可奈何地看著他期待的臉,只好咳了幾聲,嘆聲道:「唱不好我可不管哦!」

 

  低下身坐上茵綠的草地,清風輕輕吹過,我隨著風聲輕輕哼了幾個音,看著依諾同樣坐下,我微微一笑後閉上眼,如同下意識一般,從唇中傳出了一點點音律,「seal,光と闇は長い時を超えて,人の知らない歴史を紡ぐseal,光與暗跨越了漫長的時間,造訪了人們所不知道的歷史)……」

 

  輕輕地哼過間奏,腦中立刻閃過一個片段,歌詞如流地迅速迸出,「空に雲に舞う翼が僕を仲間へといざなう,人が見えた,並び立つ木が見下ろす世界で子供してる我用在天空和雲裡飛舞的翅膀,邀請了我的朋友們一同飛翔,我們看見了,眾多豎立的樹,俯視著世界中的孩子們)……」我彷彿感受到自己正起舞著,右手交疊在另一人手中,此時此刻我宛如將自己完全交給他,兩人在大河邊恣意翩舞。但那人的面孔,我卻怎麼也看不清、看不清……

 

  兩人的手緊緊相握,十指緊扣,畫面中的兩人說著什麼,既堅定又沉重,「大きな川のほとりで君と誓い合った,きっと大切な気持ちも見つけられるかな(在大河旁與你誓下了誓言,不過我相信最重要的那份心情,你也一定能看得見)……」

 

  緊接著剛起音,一股莫名的壓力襲來,頭部疼痛欲裂,我顫抖著音,死咬緊牙根繼續唱下去:「無くした過去を諦めるわけじゃないけど,忘れられるように魔法をかけよう(雖然是不能忘卻的過去,卻好像被施下了遺忘的魔法般)……」猛然間,模糊的畫面彷彿跑馬燈般一一播放,鼻頭滑過一股酸澀,「何度も初めて出会ったときの気持ちを,感じていたいだけだから……(為什麼,每當想起第一次與你相遇時的那份心情,就感覺到心痛,不過卻又……)」直至最後一個音,音階直飆升高,卻在最後一刻嘎然而止,不再繼續唱下去。

 

  緩緩睜眼,卻已淚流滿面。

 

  用手背笨拙地擦拭臉頰,依諾原先閉上的眼也緩緩睜開,我投給他一抹勉強揚起的歉然笑容,低聲道:「我盡力了哦,剩下的我忘了。」無奈地笑笑,仰望蒼穹,想將那些快爆發的淚水給逼回。

 

  依諾沒回話,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後,同樣看向藍天。

 

  好一陣子的靜謐,他猛然問道:「這是什麼曲子?」

 

  我輕咬著下唇,輕聲說:「不知道。」

 

  「那麼……」

 

  不待他將話說完,我逕自站起身,拍了拍身子,臉色已歸為平靜。「我先回莘蘭婆婆那整理整理。」回覆了一抹淡笑,我揮了揮手,轉身,離去。

 

  再見,還會再見嗎?

 

 

  一進屋內,我深呼了口氣,走到莘蘭身旁,直直地看向她,她卻恍若無物地整理著手邊的藥材,不將我的存在放入眼中。

 

  沉默了好半晌,不曉得隔了多長的時間,我看著桌面上攤著的藥材,揚聲一一道:「心冰,取自奇幻樹海的馬尾藻,擁有安定心寧的效果;藍結晶,也稱為藍色結晶,取自一般黯淡之石、黑色岩石片……等,具有提煉藍藥水的效能;炭,取自雪原發亮之石,可用來製作炸彈;命卡片,或稱幸運之卡,取自環狀馬尾藻,可作護身符之用……」還打算繼續說下去,莘蘭卻已經出聲打斷我的話。

 

  「好個『您為何救』……最後一個字是『我』吧?」莘蘭說著,眼神閃爍,「不需要用這麼迂迴的方式。」

 

  我回以一抹虛假的笑容,緘默不語。

 

  「這些材料並不是說想認識就能認得的,有些性質相當類似,就連外觀也很相像,是需要真實接觸並且有人教導才有可能判斷出……」莘蘭猛然起身,走到房間的一隅,隨後拿起了一樣東西,轉身。

 

  手上所提著的是冒險者背包。

 

  她果然聽出我的含意了。

 

  她走向我,並將那背包交給我。接過手後,我查看著裡頭的東西,耳畔卻傳來了她的話語。

 

  「放心吧,我會安全將妳送回希爾特大陸,至於未來的走向,沒有人能左右妳,妳選擇如何也不會有人有資格怪妳。不論是想拋棄、想逃避、想面對、想對抗,朝妳所想要的方向前進就行了。」

 

  我訝然地看向她,眼中卻有股酸酸的感覺。

 

  意思是:我可以選擇裝作什麼也不曉得,隱姓埋名過下去;又或許是放棄平淡的方式,追回嗎?

 

  為什麼莘蘭她可以這麼明確的點出?

 

  白光乍現,周身彷彿沐浴在白光之中,看著莘蘭的臉孔由清晰轉變為模糊,看著景象慢慢被白光完全覆蓋住,我思緒奔騰為最初最初……

 

  莘蘭的立場絕對不簡單,她會願意救我也不會是偶然,之於這個世界她是特殊的存在;封印之島的存在也是謎,似乎不被一般人所知。

 

  白光散去,睜開眼,望向天邊月色一片皎潔。

 

  自背包中取出了雷坎特之鎚,踩上了既熟悉又陌生的陸地上,我顫抖著,緊握著,深呼了一口氣……

 

 

 

  再度與你們站在同塊陸地上,而你們……過的好嗎?亞洛、夏勒、還有小黑。我──回來了──包括曾經迷失的記憶。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