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如今的自己算是自作自受嗎?嘴角揚起了抹自嘲,看著繁華的獅子城街道,冷笑。

 

  ──「詛咒消除後──不能再和他相見。」

 

  想起當初答應地如此爽快,此刻儼然成為一種諷刺。原以為自己會在那時死去的……怎麼每每面臨生死關頭總死不了呢?不禁感到有些可笑,這是一種幸還是不幸?死了還能一了百了,如今卻得承受思念的痛苦。

 

  握緊雙拳,指尖嵌入肉裡。那麼他們……他們也會為了自己的離開而心痛吧……?不!時間會沖淡這些曾經的!他們一定會好好過……一定會的……所以即使沒有了我,他們也……

 

  閉上眼,催眠著自己──別再想了!

 

  蹲下身獨自失神地嘆息,如今的自己真的是一點牽掛也沒了……愀然地笑了笑,最令人訝異的還是詛咒竟然消失了,那原先轉移到自己身上的詛咒……不過按照當時的情況,最有可能是莘蘭解除掉的,這該說是因禍得福嗎?

 

  牽掛……?

 

  ──「對了,記著,『這永遠都有一個位子等著妳』。」

 

  永遠嗎?老頭。這是不是代表著只要是你活著的一天,那個位子都是等著我的?即使我或許死了、抑或是生死不明?

 

  輕輕起身,輕微地淡然笑著,你現在恐怕也沒時間培養下個接班人吧?

 

  教宗這個位子嗎……

 

  確立方向,跨出腳步,邁向教堂。

 

 

  站立到偌大莊嚴的教堂前,我深呼了口氣,心中竟然有股淡淡地懷念。當初祭司的修煉,就是從這裡開始的。想起與那老頭的相處,不禁微微一笑。那段時間能定下心,沒有讓思念給支配,有一部分還得多虧他。

 

  ──「若是妳沒辦法剛好輸進要施放聖光的光能量,這扇門是不會打開的。」他淡然一笑,笑得很符合他的職位:聖人,但是說的話卻十足沒有憐憫之心:「而打不開,就算你要餓死了我也是『絕對不會』來救妳的哦!順道一提,外頭想進去也是進不去的,所以若妳被反噬我也沒辦法,自求多福啊!」砰的一聲,石門被用力關上。

 

  ──「你這個沒良心的死老頭──!」

 

  那次……好慘,被關了將近一個禮拜才出來,還好他還不算太絕,有留少許的水給我,我才不至於被渴死。

 

  也是因為他每次所安排的修煉內容都沒什麼人道可言,讓我好幾次都是去鬼門關前走一遭。大部分的心思完全放在修煉上,思念的心情也就同時被壓抑了下來。

 

  「凌……丫頭?」一道難以置信的聲音從身後直直傳來,蒼老的嗓音中藏著訝異和驚喜。

 

  緩緩地轉過身,他驚訝的眼映入眼裡,我回給他一抹大大的微笑。

 

  「怎麼?死老頭,眼睛不用睜那麼大,我是活人。」

 

  不同於他嶙峋的身段,他直直急奔而來,蒼老的雙手輕柔地握住我的,「沒死?明明是從棺材裡跳出來的。」

 

  我唇邊的笑意又多了一分,「好個聖人有個死人徒弟啊?傳出去還得了?」

 

  他和我一同相視而笑。

 

 

  「好好解釋吧,這段時間。」一進到教宗室,待雙雙入座後,他很快地就開口詢問。

 

  我眨眨眼,無奈道:「說實話,很多地方我並不清楚,只能說個大略。」

 

  以簡略的方式大致說完這段期間的情況,不過卻適當做了些隱瞞,隱瞞了莘蘭和封印之島,只說了那段時間失去記憶,似乎有人好心救了我,並且治療了我身上的傷口、臉上的疤痕、甚至解除詛咒。當我回復記憶時就已經在遺跡森林的沿海,先前的事完全不記得了。

 

  雖然我很想知道封印之島之於目前的地位是如何,但是我卻下意識地想替自己保留些後路,隱瞞了封印之島上所有的事。

 

  帕米拉略有深意地看著我,我心中莫名一震,他問道:「那妳接下來……想要怎麼辦?」

 

  我苦笑了半會,「我根本與現在的情形脫節了,跟我解釋一下現在的局勢。」

 

  「現在希曆 815 10 月,你消失了將近半年,但是就僅僅半年,變化卻是這幾年來最大的。」他莫名地嘆了口氣,續道:「就在 5 月時,宣佈王儲為二王子亞洛,當時曾一度鬧起內亂,獅子城很不平靜; 7 月,獅子城才剛平息沒多久,甚至還有些餘波,大王子亞西斯就與新渙城的駱紅舉辦婚禮,異常盛大,受矚目程度甚至超越宣佈王儲時。這些是有關王室的大事件。」

 

  我輕輕地點頭,想要努力保持平靜。沒想到不過半年時間,亞洛就已經成為王位的繼承人了。但是他的勢力很薄弱啊!從 7 月亞西斯的婚禮就能看出。亞洛接下來的路會很走的辛苦啊……夏勒、小黑,你們有陪伴在他的身邊嗎?

 

  「亞洛情況很不利,新渙城的地位跟獅子城可算是並駕齊驅,亞西斯的婚禮……」我冷笑一聲,「根本是想叛亂吧。」

 

  帕米拉不置可否,而是繼續道:「再者是貝里教徒的問題。」他的雙眸有些黯淡,「情況惡化的比我想像中還要嚴重,雖然去年已經有做些調度,但畢竟長久以來的安逸讓大部分的人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就連王室都不甚重視,又正巧碰上王室內亂期間,貝里教徒抓準時機,比先前更加猖獗。」

 

  我遲疑地微瞇雙眼,問:「猖獗?太過度王室不可能完全沒反應吧?他們應該還沒遲鈍到這種地步。」

 

  「王室處在內亂,又加上王儲準備,早已接應不暇了,根本無心力理會民間的現況。再者……」帕米拉猛然看向我,眼中有著異樣,「亞洛王子堅持不願接下位子,讓情況更加紊亂,更主要的是……他頻繁地往來獅子城和希爾特邊境,就連王儲儀式大典也沒現身,這也是內亂的導火線。」

 

  我腦中一空……連大典也沒出現?他也太不理智了!心臟卻急速跳動,原因是為什麼?追根究底……是我。

 

  他們還在找我!就算生存的機會多麼渺茫、就算已經好幾個月過去了,他們仍然還不放棄地找尋我……不想放過任何一絲我可能活下的機會!

 

  一股苦澀自心頭滑過,我該怎麼做?怎麼做才能夠讓他們不再繼續……找我,不要再被我的影子給束縛住……

 

  看來又重新回到這個點了呢?無奈地笑了笑,輕道:「老頭,教宗的位子我接了,不反對吧?」

 

  帕米拉原本黯然的眼,一聽我這些話,瞬間多了些生氣。「總算想開了嗎?」

 

  呵……原先我會再來教堂,本來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若是我真的沒這個心,大可直接鬧失蹤就行了,我會回來的用意他還不明白?

 

  「我從來沒有想不開……」我笑著回嘴,但接下來的問話,唇角保持著笑意,眼中卻是認真無比,「可是教宗接班人的名字,是『夜凌』,不是『冰凌』。」

 

 

 

  對不起,允許我無法再用原先的身份去找你們,但是我會盡可能地用我的方式,扶持。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