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心只因為牠這一句似無心無意的話而被完全抽空,原來還不需要亞洛到我面前,只需要小黑,我就能失控成這樣。

 

  原來,我並不如自己想像地那樣灑脫。

 

  「你認不出我?你這蠢……!」嚕啦族!我破口大罵,唇,卻在蠢字下緊抿。

 

  我說了什麼?不被牠給認出才是正確的不是嗎?

 

  周遭傳來的是日曦等人的詫異。

 

  我靜了靜心,虛弱地道:「對不起,我認錯了……」

 

  是吧?無論我認錯是真是假,這才是最好的結果。

 

  卻發覺小黑的視線,一剎那間不再如最初見到的那般混沌,而是將原先的迷濛慢慢褪去,最後是銳利。就在我欲開口答話,離開這的瞬間……

 

  〝懦弱的人類,汝想逃?〞

 

  是心靈傳音!

 

  我內心一震,眼睛瞠大看著牠的眸瞳,迅速收縮,收回了原先所想說的話,反而是道:「我,叫做夜凌,如夜中的冰晶……」獨自孤寂。輕輕地我笑了,回望小黑,分不清是什麼情緒。

 

  牠竟然認得出我來啊,這麼笨、這麼蠢,整天只想著吃的小黑……竟然在我變回了原本樣貌後,還認得出!

 

  明明不能被夠被牠認出的不是嗎?那為什麼此時此刻我竟感到有些開心。我始終無法做到想像中的灑脫吧?即使明白再這樣發展下去,所要面對的將不只是小黑。

 

  「那麼今後我們逍遙遊就有四個人囉!」日曦有些遲疑地看著我和小黑,爾後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般地開心說道。

 

 

  是夜,待日曦等人都就寢後,我潛入日曦的房間將小黑給帶出。

 

  如往常般地,我將牠環在胳膊間,緩緩地走出同是酒吧也是旅店的屋子。走離了雪山礦村,到了邊境,我仍舊不止步,直到……

 

  〝汝,還識吾?〞

 

  低沉雄厚的諷刺聲從我懷中傳出,牠突然用力掙脫,跳離了我的胸懷,小小的黑色身軀轉過來直面對著我,圓大的黑瞳卻在接觸到我雙眼的瞬間,驚訝地收縮又放大……

 

  〝希……〞

 

  「你怎麼了!」我靠了過去,牠卻毫不遲疑地直接跳開。我苦笑了半晌,無奈、心痛如利刃般劃遍心頭,最後只剩下幾不可聞地三字:「對不起。」。

 

  只聽見牠冷嗤著,半晌後才不太自然地道:〝汝這話,該對亞洛道。〞

 

  第一次聽見牠說我們的名字啊!平時牠都是人類、人類地叫……腦中又猛然一頓,如今──現在的我和他們,還能夠稱作「我們」嗎?

 

  我閉眸,不想面對這話題,而反問:「那你又為什麼沒在亞洛他們身旁?反而是和日曦他們在一起?」

 

  〝誰知那群人是什鬼!〞

 

  我訝異地看著牠,看不出半點虛假的可能,而牠……會有理由騙我嗎?

 

  笨蛋!我暗罵著自己。在這個希爾特,除了逍遙遊,除了他們以外我還能相信誰?沒什麼好懷疑的吧?

 

  「那你……」我話還沒講完,牠又打斷我的話。

 

  〝汝才莫名出現,神智回復後就突地現吾前。〞

 

  我僵硬地扯動嘴角,怎麼這說來說去,反倒變成我奇怪了?

 

  〝接著一回復就想起前刻汝大吼蠢……〞

 

  我無可奈何地截斷:「停、停!」再讓牠抱怨下去恐怕要沒完沒了了。我可從來不知道一隻嚕啦族的怨念可以如此強烈!「也就是說,你先前有意識是在什麼時候?」

 

  墨黑的身子輕輕歪了一邊,靜謐了好幾秒,才聽見牠喊:〝吾怎知!〞

 

  我錯了,我竟然希望一隻整天只知道吃的傢伙記得這種事。

 

  〝吾似乎在王宮時仍有印象。〞

 

  王宮?朦朧間,似乎有雛型慢慢浮現。我斯量著,緊接著低身靠在牠旁邊,壓下了聲音,對牠低聲道:「小黑,日曦他們自稱為逍遙遊,而你失去意識的時間,就是和他們在一起。」我頓了頓,「所以,找出原因吧!他們不會只是單純的崇拜者這麼簡單。」

 

  而且應該……是為了引出誰而出現的。那麼會是我嗎?但就連我自己也沒辦法確定自己會活下,布局的人怎麼敢如此設下這棋?如今我所能推測的有兩種可能。這逍遙遊的幕後人就是亞洛,是為了讓「假如」能活下的我顯示位置的一種方式,也就是說這「逍遙遊」的中心任務,就是找出我;另一種可能就是亞西斯所設下的,但是我都不敢肯定會活著,他又怎麼敢設這局?

 

  「夜凌!你們怎麼會到這裡!」

 

  日曦的聲音從遠出傳來,風雪中夾雜著風颯颯的聲音,而顯得特別小聲,但那充滿活力的語氣卻仍傳了過來。

 

  他們會是計策人,還是被設計的人?

 

  「沒什麼,我只是晚上睡不著覺出來逛逛,剛好碰上小黑也走出來,所以就一起到這吹吹風了。」我笑道,小黑卻投來了鄙視的眼神,像在傳達著:我明明是被綁出來的。

 

  「是嗎?真難得小黑竟然不睡覺,明明平常一沒事就只會睡的,大概是平時睡太多了吧。」日曦隨即坦然地笑了笑,「不過你們都沒事就好啦,剛剛發現你們不在的時候很怕你們出事呢!」

 

  我淡笑,直直地直視她的眼,「我們會出什麼事呢?又不是什麼重要的角色!」語落,我注意著他們各自的神色。

 

  那名為菲夜的突然站了出來,突然眼神懍厲地對我道:「妳這是在試探嗎?」

 

  突然感覺周身有些寒氣掃過……看來菲夜,我想不只菲夜,亞茲對我也仍充滿了不信任。不過……我暗自笑著,這樣才是正常的吧?太過簡單就取得了他們的信任,就等於百分之百──他們目標是我的證明。而如今這種局勢,或許兩方都還處在膠著狀態。

 

  我無辜地道:「我只是開開玩笑而已……」

 

  〝汝真虛偽!〞心中隨即響起了小黑的抱怨聲。

 

  我無奈苦笑,這種情勢我能做什麼選擇?虛偽?我能說是情勢所逼嗎?在現況還不允許我與他們撕破臉,我還得找真正的主使者。

 

  菲夜和亞茲淡淡地看著我後,然後沒多說什麼,只道了:「回去吧。」

 

 

 

  就來看看,是誰在試探誰吧!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