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立下約定時,亞西斯沒有這麼傻,單憑著口頭的約定就答應了我們之間的交易。所以他在我和他的小拇指間裝了束縛的禁制,那似乎是王室的東西,兩個環,是一對的,戴在小拇指上後會自動的隱入,僅留下若有似無的淺銀色痕跡,確保約定。

 

  還記得他當時說了,只要違反了約定,那麼對方的禁制上會有反應。

 

  我緩緩抬起左手示著那道若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見的痕跡。淡然道:「這就是禁制,我和亞西斯的約定,我和亞洛不得相見的原因。」

 

  全場靜默,最後打破靜謐的竟然是從房間走出的愛莎:「姊姊,那如果違反了禁制,會有什麼後果嗎?」

 

  我輕輕苦笑:「他就會知道,然後他也會更確定──我沒死。」

 

  愛莎奇怪地看著我,「可是姊姊確實沒死啊,妳不想讓人知道妳還活著嗎?」

 

  我啞口無言,我不想讓人知道我還活著的事實嗎?我想啊!但是若我出現了,難道又得淪為被利用的工具?或者是踏入王宮?

 

  沒錯,我是膽怯。

 

  無關制約,也無關約定,僅僅是因為膽怯……罷了!

 

  我咬了咬唇,隔了許久才吐出:「……愛莎!我的出現,只會讓情勢更糟、更糟!希爾特會因此更動盪不安!現在已經夠糟了,我不能……再添亂了。」輕扯著嘴角,我心中湧起了一股自我厭惡的感覺。

 

  愛莎睜著大眼看著我,可是沒有再說什麼。她是個聰明的女孩,她一定聽出了我話中的含意……

 

  ──逃避。

 

  「冰凌,妳的決定我們不會干預,也不會洩漏……」塔斯深深地望著我,甚至企圖看入我的眼裡,「但是我們要妳清楚地明白,自己的決定!」

 

  ……將會帶來什麼後果,是嗎?

 

  我何嘗沒想過?輕輕地苦澀一笑,從我踏回了希爾特這塊土地起,我無時無刻都想著!也不斷被罪惡感侵蝕著,但我有得選擇嗎?

 

  「好,也謝謝你們。」我輕允,答謝他們不打算洩漏出去。「還有,我現在是……夜凌!」

 

  最後我聽見了塔斯的輕嘆,還有莎蓮娜的話:「若有什麼需要,可以來找我們……」

 

  我勉強地淡然一笑,走出。

 

 

  回到了酒吧,正要走到二樓看看日曦他們回來了沒,就聽見有其他冒險者的談話內容,反倒選擇在一旁的位子坐下,聽著他們的對話。

 

  「……對了,聽說他們是去滅『妖』?」其中一個圍在吧台旁的男子用著粗啞的聲音說道,語氣中帶著若有似無的輕蔑,我將視線悄悄瞥向他,不自覺地,我感覺到自己的這一撇有些冷。

 

  他身邊另一名比他還瘦小一點的男子聽了聽,笑了,「是啊……這是不是不自量力呢?明明不是真正的『逍遙遊』,憑他們那點實力,哼。」這男子鄙夷的語氣更加明顯了。

 

  我一聽,莫名地感到煩躁。為什麼?為什麼?他們說得明明就是事實,我也鄙視著,但是為什麼胸中卻彷彿有團火在燒,而且毋庸置疑地──是怒火。

 

  「但是原本的逍遙遊也不知道為何銷聲匿跡了……唉,現在這種時局,他們卻消失了……」最先開口較粗獷的男子感慨地道。

 

  「可不是嗎?在這種最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卻不曉得夾著尾巴躲到哪去!」瘦小男子抓起手中的……或許是酒,直接往嘴裡灌,雙手放下的同時,仍緊握著杯子,手指甚至因為過度用力而有些泛白。

 

  我聽著,我更肯定──我厭惡那個男子!他憑什麼這樣講我們……憑什麼!

 

  「艾利!別這麼說!」粗獷男子試圖勸阻他的話,卻引來他更大的反彈。

 

  「龐德!別阻止我!讓我講!我尊敬他們──原本!他們重整了樂園鎮,我很感謝他們!是他們給了我……不,不只是我,他們給了全鎮希望!可是我們卻也因此掉到地獄!我現在恨他們──恨他們為什麼當時不來挽救!在那個時候……我們全都相信著逍遙遊……他們會來拯救我們的!但是並沒有!沒有!」艾利瘋狂地說著,絲毫不理會其他人所投射過去的視線。

 

  我在回復自主權時,才發現自己已經走到了他們的旁邊,我眼神顫動,輕問:「發生了……什麼事?」

 

  他轉過來,還來不及收起憤恨的視線,我就這樣直接迎上。「毀了!樂園鎮──毀了!就連殘骸都是奢求!」

 

  我心中猛地一敲,很痛,打從心底的……

 

  「為什……麼?」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此刻語氣中的乾澀。

 

  他身邊的龐德突然看向我,眼中有著不明的含意,「在大概半年前,嚕啦族席捲了整座樂園鎮,三隻,只有三隻,但是那一整晚,是我們的地獄!牠們摧毀了整個城鎮,就連一點殘骸也沒留,現在的樂園鎮,只是荒蕪一片的土地……」他的語氣忽地一轉,冷冷一笑,「『牠們』殺了所有人,除了我們,並對我們說……『要恨!就去恨逍遙遊吧!』」

 

  要恨!就去恨逍遙遊吧!

 

  我腦中一陣昏眩,不斷地重複著這句話……

 

  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嗎?我不該如此恣意妄為嗎?我不該提替他們重建的這種話嗎?

 

  所以,是我……是我害了他們的嗎!

 

  「龐德!艾利!咦?這位是?」

 

  突然從旁邊走來了一個少年,我抬起頭,一見,我摀住口,極力地克制住驚呼──是勒薩!他似乎長高了不少,變得更健壯了,眸中也仍然是渾然正氣,他並沒有被打擊,他的眼中還是很堅定。

 

  他旁邊也站著另一名小女孩,正是當時的樂樂。她也脫了一些稚氣,看來更成熟一些了。

 

  他們沒死!他們沒死!我心中在見到他們後帶著一種希望──希望著龐德剛剛所說的一切不過是杜撰出來的……樂園鎮還在、還是當時我們一起設計的那般,安然地存在!

 

  龐德忽然深深地看著我,才對勒薩解釋:「是個……對逍遙遊很感興趣的人。」

 

  「逍遙遊嗎……」勒薩喃喃地道,閉上了眼,隔了半晌後伸出手對我笑道:「妳好,我是勒薩。」他指了指身後的女孩,「她是我妹妹,樂樂。」

 

  我此刻只覺得心情複雜,若有似無地輕輕嘆息了一聲後,才撐起笑容,「我是……夜凌,請多指教!」

 

  「對了……剛剛有個消息,『逍遙遊』……他們輸了,被打傷在邊境那裡。」勒薩突如其來的消息,讓我心中更為複雜,不曉得該以什麼態度去面對。

 

  「哼!」

 

  艾利冷哼了一聲,換來勒薩無奈的續道:「而且『妖』,似乎還想殺了他們……」

 

  我沒聽清楚後面的話,我只知道……我衝出了酒吧,而且用著許久都不曾使用過的步伐,直往邊境。

 

 

  夏勒!拜託你……別殺了──他們!

創作者介紹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