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米拉狡黠一笑,「看情形恐怕是這樣沒錯。妳說,妳哪裡惹到他,讓他想把妳滅口?還是……」他眼中有些曖昧,「他真的有意把妳立妃?」一臉八卦!

 

  我第 n 次懷疑,這老頭真的是聖人嗎?

 

  輕扯嘴角,腦中浮現的卻是另一個世界的記憶,絕影他深情的眼,對我毫不遮掩,我輕甩頭,將煩人的思緒甩去,呼了口氣,「別開玩笑了!」不一樣了,絕影已經死了!早在來到這的半年前就已經死了!即使長得一模一樣又如何?他不認得我,他如今的性格……我更不認得!緊抱住懷中的小黑……好半晌,我淡道:「少扯這些了,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或許是接觸到我的視線,他頗為識相的不再繼續調侃,「或許是培養有能力擔任我這位子的人……」雙眼有些迷茫,但隨即又是坦然。

 

  「你說笑的吧?」我愕然道。

 

  他這句話的意思,便是……他快走了。教宗這個位子,就是一坐就得坐到死的職位,就算在死之前,也要找到下一名繼承人。

 

  他淡然一笑,輕道:「妳說呢?」很平靜的眼,卻無比地認真。

 

  ──絕對不是玩笑!

 

  可是莫名地,我此刻竟希望他說的只是玩笑話。

 

  「那麼……」我猶豫地輕咬下唇,不曉得該不該繼續說下去。他先前答應要幫助我成為祭司,可是卻同時要培養繼承人,這樣他要怎麼處理?別跟我說他想玩影分身。

 

  或許是他真的很會看人心思,又或許是我真不懂的遮掩,他了然地笑了,「同步進行囉!」眉角微微上挑,續道:「要當繼承人,就得對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瞭若指掌,並且要有足夠的能力去應對,做出最適當的處置……」看著他的笑,我猛然有股不詳的預感。「妳想,事情已經演變成這樣了,誰會最適合呢?」

 

  當然……是我!下一刻我脫口而出,「你設計我!」

 

  「講設計,真難聽。」他撇撇嘴,一臉不服氣,「頂多只能說是順水推舟而已!」

 

  我冷哼……講順水推舟,會不會太好聽了點?

 

  「我不會答應的,依照先前所說得並沒有這點,我沒理由接受這種安排!」我冷嗤,「更何況,你也曾說我就算能成為祭司,也不會是普通的祭司。讓我這種不倫不類的當教宗,你確定會有人服嗎?大家會接受嗎?」

 

  「其實這並不是什麼大問題……」他喃喃低語,眼中有些黯然,但沒有持續多久,就又說:「不論怎樣,我還是會實現承諾妳的諾言,幫妳成為祭司。」

 

  沉默了一會,我露出淺淺的淡笑,對於這種事,他果然還是很守信用的。可是……無奈地笑笑,「成為教宗」,我是真的沒這個心,當上上位者後,不免又是一番我虞爾詐,這太痛苦了,不是利用人、就是被利用。不論是另一個世界,還是這,我已經被利用的夠多了,不想再多碰這種事了。

 

  並不是沒有能力回擊,而是沒心在這方面多動心思,更不想深陷陰謀的囫圇內。

 

  自由,才是我的冀求。

 

 

  「我曾說過,是妳體內的光暗相抗衡,才讓妳體內的能量能平衡吧?」我頷首,帕米拉才繼續說:「事實上人的體質,都會偏向某一種屬性,所以些微的失去平衡是沒有關係的。就舉魔法師來說,火魔法師體質一定是偏向火屬性,這樣才能承受並且控制火精靈的力量。」

 

  「然而大部份的人,哦不,該說是正常人,都不會擁有兩種相剋的屬性。」他調侃地說。

 

  這算什麼?說我不正常就是了?我狠瞪他一眼後,無視。

 

  「所以這種情形我們就稱之為特例。」他玩味地看著我笑,「而正常人呢……」又扯到正不正常了!「體內通常不會有光、暗的能量,因為這種力量,是只有……才有。」他中間莫名地說得很小聲,我楞了楞。

 

  「你說什麼?」

 

  他沉思了半晌,才裝作沒事地說:「沒有啊!」爾後刻意嘻笑著,「所以簡而言之,正常人體內是沒光、暗性質的!」

 

  ……,總之就是想說我不正常就對了?

 

  刻意對上他的眼,他卻立刻撇開,看來是有事情瞞著我了。唉,既然他不說,那就當作沒事吧。

 

  「而妳綜合了所有的不正常,所以就是……」他頓了頓,眼中有種難以理解的光芒。

 

  「就是什麼?」

 

  微微一笑,正色道:「非常不正常。」

 

  沉默了好幾秒……將小黑直接用力扔到帕米拉身上,「去、死──!」

 

  〝汝,敢拿吾來出氣?〞原本一直睡著的小黑被我這麼一扔,氣得在帕米拉身上直跳腳。

 

  啊……不小心一時手急,沒東西丟就把小黑給扔過去了。我尷尬地笑著,說:「不然今天我……親自掌廚?」亞洛都是這麼威脅小黑的,所以我拿這來彌補,應該行得通吧?

 

  小黑看了我半眼,就厭惡地從帕米拉身上跳過來,〝吾想活久點。〞繼續躺下,睡覺。

 

  ……好樣的,算你狠!

 

  帕米拉別有深意地盯著小黑,喃喃低語,不曉得說了什麼,才繼續道:「而所謂的祭司,剛開始其實是無屬性體質,只是在祈禱的過程中,慢慢轉為光屬性。」

 

  「那我……」

 

  「妳由於是在光暗的平衡狀態,所以也算無屬性。可是妳身上的偏偏是很強烈的光和暗,若妳祈禱的話,破壞體內的平衡,暗會傷害妳的身體造成損害……」他呼了口氣後,繼續說:「為了防止因破壞平衡而造成身體的崩壞,所以妳得多一項步驟──控制妳體內的暗。」

 

  「控制得住的話,妳的身體會偏向光屬性,如此一來就能夠使用神術。可是同樣的,妳使用愈高等的神術,所要控制的暗就得愈多,若是控制不了的話……」他的神色嚴肅,「暗就會反噬,妳就等死吧。」

 

  我吞了口口水,所以又是得賭命的嗎?

 

  「光的本質是治癒;暗的本質是攻擊。如今妳選擇光,暗就會暴動,若是妳控制得了就沒事、控制不了就是反噬。」

 

  「不過妳體內終究是存在光和暗,所以神術絕對不是純正的。妳在使用的同時,會有些微的暗被釋放,所以妳無法學習治癒系的神術,若使用的話可能還會讓目標受傷,可是攻擊系神術的效果會因為暗而大增。」

 

  苦笑,這算什麼?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麼講好像是在自我安慰……

 

  「但是這些的前提,全都在於妳得控制得住體內的暗。若是辦不到,全部都只是空談。」

 

  「那解除詛咒的方面?」

 

  帕米拉思考了一會,才道:「得分辨詛咒的性質,以及詛咒的強度。詛咒並不一定都是暗屬性,這方面……妳控制能力得更好才行。」

 

  「舉例。」我說。

 

  「唉,那麼就將能量數據化吧。譬如有個詛咒的能量是:光10、暗150,妳就得在他身上使用光150、暗10,運用抵銷的方式來解除。可是交給妳來做又更困難了,妳在使用光150的同時,就得控制體內150的暗,所以妳等於得控制三個方面。」

 

  我搓揉著指尖,感覺上……風險真的很高。

 

  吸了口氣,我輕聲說道:「明天開始。」眼神卻是堅毅無比。

 

 

 

  我說過了,我會不論任何的代價,去救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憶搖 的頭像
憶搖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