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曆 815 4

 

  手輕輕向前一托,雙手朝上,釋出一點光元素,同時抑制體內隨著光芒溢開而狂暴的暗元素。看著眼前手中托著的光芒,掺著一點黑,像是一團粉白的麵團沾到了髒東西而變黑一樣……又施了點勁,將黑和白攪和在一起,融合起來的是同時散發出黑光與白光,一個矛盾的存在,就像混沌一般。

 

  「哦,凌丫頭,控制的還不錯嘛!」帕米拉的聲音赫然傳來,我手一分開,那團混沌瞬間消失在空氣中,彷彿從來不曾存在過,只有一點能量盤旋,證明它曾經出現。

 

  「老頭,你也挺清閒的嘛!」我挑眉,毫不客氣地回道,對於他這狐狸,根本不需要太客氣。「現在應該不少地方還在調整兵力,你哪來閒工夫過來?」

 

  「還好,都辦妥才來的,更何況一有時間當然要來多多關照可愛的徒弟啊。」他嘻嘻笑著,然後身子向我靠過來,我抖了抖,下意識地退了一步,他卻腳步迅速地跟過來,到我耳邊低語,「下面的話妳給我聽好了。」

 

  我愕然,相當正經的語氣。

 

  「有人想置妳於死地,不曉得是哪邊,可以肯定的是:絕對是王室的人。」

 

  他又笑嘻嘻地步開,「還不給我認真學習,想丟我的臉是嗎?小心我隨時『監視』妳,讓妳偷不得閒,給我記住了,『小心謹慎,臨機應變,該逃就逃』,若都這種時候了,還不小心被反噬,我也不屑救你。」他輕蹙起眉,走到我旁邊輕道:「對了,記著,『這永遠都有一個位子等著妳』……雖然我更希望妳能一直保持最初的本質……」

 

  他的話一落,瀟灑的走了。我楞了幾秒,立即大聲回道:「帕老頭,有些事情我不敢隨便亂保證!若是『真有不測』,我也沒辦法,只能盡量『通知你一聲』了。」至於那位子,我苦笑,現在還是無法給你肯定的回答。

 

  因為在這之前,有件事,是我就算賠上性命也會做的!

 

  語閉,我衝回房間將所有東西收拾,啟程。

 

 

  有人在監視我,八成想藉以調查亞洛身在何處,更甚至是想……除掉我。

 

  可是即使這樣,我也無法想這麼多了。只求能夠活著到希爾特邊境。

 

  而帕米拉刻意用這種方式告訴我,就是擔心隔牆有耳。「小心謹慎,隨機應變,該逃就逃」意味著要我該走了,所以他其實是來向我告別的。

 

  風輕輕吹過,飄散了我的髮絲。我輕輕一撥,望向蒼穹,「已經,一年了呢!其實時間也過的挺快的……即使思念,但在學習的過程中,也不算太難熬。」

 

  看著天色漸漸昏暗,我停下腳步,隨意地找地方歇息。才到哈代爾修道院的前半段而已,距離希爾特邊境……還有段距離。

 

  閉上眼……一年啊,不短的時間。

 

  怎麼熬的?小黑待個一個月就走了,是的、走了。畢竟教堂,還是跟嚕啦族格格不入的,讓牠撐一個月也夠可憐牠了。所以是我放牠走的,畢竟我也不是牠的主人。

 

  牠會回亞洛身邊嗎?嗯,或許吧!畢竟亞洛煮的東西確實比我的要好多了。

 

  前八個月,全都在反噬與抵抗中度過。說實在的,和殺手的訓練來說,痛苦程度有過而無不及。很痛,撕裂心肺般的疼痛,釋放了一點光元素後,要立即壓制體內的暗元素。說來簡單,卻根本無法想像暗能量在體內是多麼的瘋狂,衝撞著身體每個角落、就連指尖也不放過,體內每一吋都成為它暴動的場所,根本無法喝止,只能任憑它摧殘著身體。

 

  有好幾次都是從鬼門關前被帕米爾給救回的,生與死之間拔河,苟延殘喘著。

 

  嗤嗤一笑,來到這世界前死的時候,根本是完全置生死於度外,所以根本沒有這種矛盾。如今,我卻有我未完成的心願,所以在達成之前,不管怎樣也不許死!也是因為這樣,才會在掙扎中選擇活下吧!

 

  洛、夏、小黑……你們都在希爾特邊境嗎?

 

  都在那……等著我嗎?

 

  你們知道嗎?我好想你們啊……好想、好想!每每午夜夢回,都是那一幕幕快樂的場景,逍遙遊自在遨遊的種種回憶。可是醒來,卻發現沒有一個人在我身邊,一個也……沒有。

 

  淚水慢慢滑落,在夜空中閃爍著那思念的夢。

 

  除了剛離開時,坐在馬車上的流淚外,我還沒哭過……!為什麼會在這種情況?呵,是這夜色太容易凸顯孤單寂寞了吧?

 

  眨了眨眼,卻發現還是一點睡意也沒有。

 

  從包包中抽出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四個字、不,事實上是五個字。

 

  ──我是你的、日。

 

  這是亞洛當初教我識字時所寫的紙條,無奈苦笑著,當時跟文盲沒兩樣,根本看不懂啊!

 

  隔了段時日整理包包時,才又發現這張紙。當時再見到這紙時,已經書寫閱讀完全沒有問題了。看到這上面的字:「我是你的」時,整個人愣住了,這分明就是……告白。

 

  先前還一直以為真的是笨蛋,沒有多注意,沒想到……

 

  再多看了幾眼,才發現「是」上面的日,以及「的」左邊的日,都有特別加深的筆跡,才悟出真正的含意。

 

  ──我是你的陽光。

 

  當時是亞洛要我讀給他,意思是我是他的陽光?可是我有這個資格嗎?還是他寫給我,所以這是他想表達給我的意思?

 

  抑或者兩者都是?

 

  心中猛然有些陰霾,我寧願你當我的陽光,這樣……就好。又深深地看著這紙條,輕嘆口氣,至少它現在還能讓我睹物思人。字如其人,確實有些道理。瀟灑中帶著飄逸,飄逸中又帶著溫柔,就像他的人,因為渴望自由而瀟灑離去,卻走的飄逸,待人又是無比的溫柔。

 

  這樣的一個人,怎麼適合待在牢籠般的王宮中?

 

  心中有些無奈,發現愈是思念,就愈無法入睡。

 

  或許是要我繼續趕路吧?

 

  堪堪站起身,卻突然有抹黑影在眼前搖動,而且往這移動。

 

  繃緊神經,我緩緩地抽出包包內的匕首,以常人無法跟上的速度,在他靠進的瞬間──迅即一揮。

 

  〝鏘!〞一聲金屬撞擊的聲音,在寧靜的夜中響起。

 

  藉著刀面反光而映照出的臉,一霎那,我愣住了。

 

  「絕……亞西斯……殿下。」我彆扭地轉過語調。

 

  自從一年前的那件事以後,就沒再見過他了。仍是那熟悉的臉龐,卻不再是我所熟悉的人。

 

  突然想起帕米爾老頭所留下的話──有人想置妳於死地。

 

  難道……是他?

 

 

 

  同樣的臉龐,是否裝著相同的魂?上一世,你犧牲性命也想保護我;而這一世,你卻是想殺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憶搖 的頭像
憶搖

隨風搖「憶」

憶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